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网友:
   不是还没二审吗,着什么急!中国的法制正在不断健全中,相信法律!
   
   博主:
   关键是为什么盗窃金融机构罪名成立就是无期徒刑?法律不过是让他们玩的工具,是他们的意识的合法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好象是律师啊,这种法律合理吗?


   
   网友:
   这应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都存在争议的案件。我个人认为成立盗窃罪是有些牵强的,这里有民刑转化的问题,还是看二审能不能争取最高院出一个司法解释吧,如果那样的话,案情就可能出现转机,当然也要看二审法院法官的素质了,为许霆祈祷吧
   
   博主:
   至少司法相对独立才能称得上法制健全吧?否则有再多的法律条文有什么用呢?合同有霸王条款,原来法律也有霸王条文。
   原来以为民意被强奸而已,现在才知道法律也被强奸了。司法权力难道不应该独立于行政权力?

   
   网友:
   这就是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了,而不仅是司法制度的问题
   
   博主:
   对,是体制问题,也是司法制度问题,这种体制注定是不会尊重法律的。不会视法律为最后依归,简单说就是没有法制精神。这是最落后的政治思想,也是未来的最大隐患,这样我们光发展经济又有什么用?一次内乱足毁掉所有的经济成果。

   
   网友:
   这应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都存在争议的案件。我个人认为成立盗窃罪是有些牵强的,这里有民刑转化的问题,还是看二审能不能争取最高院出一个司法解释吧,如果那样的话,案情就可能出现转机,当然也要看二审法院法官的素质了,为许霆祈祷吧
   
   博主:
   我觉得还是立法机构的问题,我们的立法会就是橡皮图章,任由执政党颠龙倒凤。法制健全中吗?我不太相信你的话。法律是力了不少,但是司法系统是官员用来玩弄的东西。

   
   网友:
   确实是这样,至少现在的法律空白和漏洞越来越少。立法与执法是两回事!
   
   博主:
   我当然知道立法和执法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但是条文上的漏洞少又如何呢?不受监督的权力很的程度上并不接受法律的监督,行政系统一套全部搞掂,尤其是党大于天,再多的法律也还是徒然。朋友,要知道现在的行政系统干预法制根本不需要法律的空白和漏洞,很多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象前向那个被网络上骂了一句的市委书记,直接就抓人了,还没听说有什么处罚呢,大概也就不了了之了。说句话就可以把你抓起来,关半个月,看你还敢不敢说,呵呵,这里有法律空白和漏洞吗?没有。

   
   网友:
   是吗?我去看看!这么黑暗,你还能和我一样的嘻嘻,不简单哪!
   
   博主:
   我们应该是一边揭露黑暗,一边发出不同的政见,然后一边可以欢笑的。我认为这才是正常的人生,我们看得深刻,却不妨碍我们享受生活,同时我们又是祥和的、充满爱心的。

   
   网友:
   过年了,要和谐,要高兴!歇会儿吧,别太累!
   
   博主:
   呵呵,你的头像真可爱。和谐?有不同意见就是不和谐吗?也许你不相信,我的个性是非常随和的,与周围的人相处也很好。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首先这是公民全力。其次这本来就应该是正常现象,不对吗?难道压制不同意见,使用高压来维持政权才是正常的?和谐的?
   这才应该是错误的,天天都听到不同声音的发表,甚至反对意见,这才应该是共和国的常态。朋友以为如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