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未来的中国]
拈花时评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的中国

   网友:
   仁兄你真是太酷了,在中国讲三权分立,谈何容易?仁兄你真话讲太多了,难怪博客被封!象大多数人一样谈谈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一下保管无事,可仁兄太有才了没办法!最怕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博主:
   呵呵,时世难料。就象格林斯潘没能预见到次贷危机一样,再厉害的人也未必能够准确地预测事态发展的。我相信老邓到死也没有预料到中国今天的发展。以邓、格之流何等厉害,仍然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何况我等?实际上,至少在思想方面,共*产主*义在中国已经*破*产了。

   这样的烂透了的社会,哪里还存在什么理想?何况共*产主义这种幻*想乌托*邦。象韩国、台湾等,当经济在独裁专制中获得长足发展以后,民众的民主要求会不断高涨,经过一段时间的乱象以后,相继走向民主、自由的社会。
   我们国家这样三十年反周期的高速发展,不可能再有一个三十年继续如此的。经济学家有这种观点,经济运行有本身的规律的,从萧条-复苏-高潮再到萧条。我们这样使用凯恩斯宏观经济学说,用政府赤字加大公共工程拉动GDP的方法是不可持续的,实际上是在透支未来的景气而已。因此当萧条来临的时候,势头要比正常情况下猛烈得多。
   假如经济萧条出现,专制的极度不合理现象肯定会激起民变,独裁专制未必能挨得过,那个时候也许就是执政党成为过去式的时候了。一个高度民主、自由的崭新社会,将会出现在中国,从而使中国摆脱三千年的封建集权统治,走出治、乱的历史怪圈。

   
   网友:
   想改变环境太难了.因为我们的太渺小了.我们的呼声也许没有人听到,因为他们有媒体,他们有大喇叭,我们没有.我们有的只是发自心底深处的呐喊,当我们把呐喊付与行动的时候,他们就拿出了刀和枪,我们没有,我们有的只是一腔热血,在这个没有自由,没有民主的国度里,你还能做些什么,出国吧,也许还有希望,这也是我多年来所想的.不要忘记带上我.~~~阿门~!
   
   博主:
   呵呵,这也是当局所希望的,把我逼出中国,最好是我申请政*治避*难,然后永远拒绝我入境。他们无数次以各种身份这样建议我,呵呵,这样就可以废掉我的武功了。就象当年****、王军、方励之之流一般,一旦出去了,对国内就没有半点影响了。
   虽然我的影响力比他们差太多了,但是我发誓绝对不会离开我的国家。当年谭嗣同说过,每个国家要变*法,都是需要人牺牲了才能成功的,所以他没有逃出中国,而是为中国死*在法场了。呵呵,当然我比他差得更多,但是我也不会逃。就我个人而言,生死前途都看开了,无所谓了。我是信佛的,死对我来说不过是重入轮回而已,当然我对发*轮*公毫无兴趣,不要误会了。
   就象我前面写的,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个高*度民*主、自*由的社会将会在中国出现,那我为什么要逃跑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