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的儿子病了]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儿子病了

   这几天,我的儿子病了,肚子痛了好几天,最后才确诊是阑尾炎,已经穿了孔,昨天下午才做了手术切除,所幸的是基本上手术还算顺利,只要不感染,一周内就可以出院了.
   我这个当爹的,为了亲生的小东西,自然免不了鞍前马后,上下奔走,左右腾挪,出钱出力.只是辛苦了各位相关单位的人士,如影随形,陪伴左右,连我下半夜去 7/11买报纸都要跟着,还时不时侵扰一下我,提醒我一下他们的存在和辛劳,当真令张某受宠若惊.怕是半分没有,但是夜半三更,凄风冷雨中居然有人陪伴我左右,做不要钱的保镖,实在辛苦你们了.
   应该道歉的是,由于我个人修养还是有欠缺,在不堪侵扰的情况下,主要是对我儿子的侵扰,终于向贵单位的人士发火了,好生将贵单位的人士羞辱了一番.所幸的是,这位人士修养比我好多了,在我百般辱骂之下,仍然能够隐忍不语,真是好同志.他使我避免了侵犯国法,我要谢谢他.要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可以手碎两块青砖的,大小擒拿手阴狠毒辣,招招都是分分筋错骨,好险,幸亏没用上!
   但是,还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各位对我们这个普通家庭的兴趣,我等何德何能,得到各位如此如此垂青?我们全部对政治都绝没有参与的兴趣,不会"反党反社会主义",小日子也还过得去,没有必要反社会.违法的事情记忆当中就没有做过,也绝对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以后我们会做.那么,花费如许资源,以十年之长对我们进行监控乃至百般打击、侵扰,意欲何为?至于发牢骚,我张老三头一个认是发得最多的。但是我认为言论自由是人类生而俱有的权力,敢言是人类高贵人格之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是保卫为了你说话的权力,我愿意付出生命。“这是我大致记得的美国一位开国元勋的话,我深有同感。
   要是仅仅针对张某一人,你们只管来好了,张某生性不畏权势,各位固然藏头露尾巴,我还是有本事把你们拉出来在阳光下晒一番的。

   但是,各位何忍向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和三岁的孩子下手?各位良知何在?人格何在?
   十年前,我的母亲几次悄悄对我说有人在搞我们,我当时一直不肯相信,因此令她大为不快。结果在半年内老人积忧成疾,患了肺癌。半年前她经过单位体检结果是正常的,半年后检查已经是肺癌晚期。三个月后她悄悄地告诉我无法入睡因为有人在搞她,我还是无法相信。三个月后她就撒手人寰。
   六年前,我的儿子才三岁,因为贵单位的侵扰,他无法安睡.我抱着他,睡在客厅,整个客厅震动有如处于茫茫大海.我当时实在想不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技术居然可以在其他人完全不觉的情况下做到这样,我当时只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彷徨无助.
   现在,我已经基本明白了,原来是贵单位的杰作!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具体名称,但是我肯定你们的存在.我身边有很多人知道你们,只是没有人胆敢告诉我,同时你们罗织了各种不同的罪名给我,蛊惑人心.只是,你们能够说出任何一样我触犯国法的事情吗?
   难道各位都是畜牲?都没有人生父母养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