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拈花时评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昨天,我在网络上读到一篇文章,标题大义是三权分立将在中国实现,我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太阳难道真的打西边出来了?执政党竟然有如此胸襟气度?还权于民?太伟大了。于是仔细阅读,读后哑然失笑。
   比较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机会了解性从业者的心理,但推想做这行首先应该把一切正常的人间道德观念全部放弃,否则怎么能做得下去呢?会被自己逼疯的吧?但是为什么我又见到了这样一座由性从业者树立的贞洁牌坊呢?
   该文的实际意思是,当局将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所谓“大部制”。就是将功能相近的一些部门合并,成为更大的衙门,所谓“三权分立”其实是“决策权”、“实行权”和“监督权”,而这三项权力不过是在同一个部门内部不同的功能部门而已。
   这是三权分立吗?
   当今民主国家施行的“三权分立”理论,指的是“行政权”、“立法权”和“执法权”,对应的机构是政府、议会和法院。三者是互不隶属的,各自直接向选民负责。在功能上又互相有所交叉,相互监督、制约。而不是象我们一样,三个功能部门同一个爹,关起门来,三兄弟一家亲,哪里有什么监督、制约。就向一个政法委书记管者公安、检察院、法院,关起门来怎么协调都可以,由一个爹协调利益就是了,哪里来的监督、制约?

   本来也是,其实现在的中国简直就是铁打的,其对社会控制之严,在全世界也几乎是首屈一指了,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有谁能把当局怎么地?似乎中国人都是好骗的,所以有那么多的人相信他们说的,但是真正具有反思能力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国人也越来越不好骗了。他们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但是他们心里是明白真相的。
   于是要做就做好了,奈何做完以后还要欺骗大众呢?直接说这是我的江山,我爱怎么就怎么,你要不好就把你关起来或者逼出国。这样说岂不是干净利落?何必再披一件羊皮,树一座贞节牌坊呢?
   现今中国的国情是,在当权者眼里,执政党是无限伟大的,这样一个伟大的党怎么能够接受监督、制约呢?很难想象会出现“胡主席”站在一个台上被民选议员平等质询的样子。可是,在大多数国人眼里,这个执政党与“爱新觉罗党”、“朱党”、“成吉思汗党”毫无二致,从来就不具有什么伟大的性质,无非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已。他们有什么比全体国民要伟大的地方?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监督、质询的?
   今天,我有一个十万点击的博客又被封了,这是第十几次了,每次当我的博客点击达到一定数量就会被屏蔽。
   我被当局断绝了经济来源快两年了,我的积蓄接近干涸了。我知道他们想逼我出国,这样我做任何事情都会被隔绝于国境,什么作用都起不了。可是,我决定留在国内,一直斗到底,无论结局如何,我愿意接受我的宿命。到了最后,也许我就不得不使用最后手段了,这不是刀枪,也不是炸药包。我只是一个书生,从来不会玩这些,但是我的最后手段比这些威力大无数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