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讨论]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

   网友:
   新闻工作者是党的喉舌。这句话无论到哪都萦绕在每一个传媒人的脑子里。
   为什么传媒要成为政府的工具,一是监督社会,二是上报社会状况(内参),三是传达中央思想。从大局上说,传媒的言论能够起到安定社会抑或扰乱民心的作用。
   如果负面报道过剩,很有可能导致民心惶惶,不但影响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可能影响国民经济。如果人人不敢买奶粉、不敢吃包子、不敢下煤矿、上街还要处处提防被拐卖,难道就是“披露”的目的吗?
   所以,博主应当用辩证的眼光看待政府手中的“工具”。

   
   博主:
   呵呵,朋友是一位女性,那我尽量用平和一点的语言与你对话。抱歉说一句,你真是一位忠心的党奴,呵呵,彻头彻尾被赤化了。
   新闻工作是党的喉舌?呵呵,这也许是中国最大的悲哀。因为执政党控制了一切权力,还要来控制国民的头脑和心理?还要控制教育,让国人从小就学习对他们有利的理论,受愚民洗脑。这些都是反人类的做法。
   请问欧美国家并没有严格控制媒体,那么为什么他们没有不敢买包子、吃奶粉、下煤矿、上街?就是因为执政党对媒体舆论的控制,使文革那种全体国民大疯狂成为可能,否则中国不会倒退十年。就是因为党对国民思想的控制,使老毛可以卑劣地欺骗国民,让他们互相争斗,把人性中最卑劣无耻的一面显露于人前。
   所以,要文革、反右、批林批孔的那种悲剧不再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演,首要的就是媒体、舆论的防开。
   我们没有批评党的自由、没有批评政府的自由,难道连思想的自由都不可以有?
   那些党棍的思想水平就比我们更高吗?于是他们永远是对的?他们就可以控制我们的思想?我认为他们根本没有这种资格

   
   网友:
   三权分立会降低效率的
   
   博主:
   在这一点上我同意朋友的说法,三权分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行政效率。但是,这是一个经济学上称为tradeoff(权衡)的选择,就是我们在获得一件事情的好处的同时,必须在另一个方面承受一定的损失。三权分立在政府做好事情的时候承受一定的效率损失,但是他却可以防止政府做坏事情,或者说做不好的事情。
   以我国为例,假如中国一直有一个拥有真实权力的民选议会,我们应该可以防止“大跃进”、“文革”、“反右”等等。毛就不可以因一己私利发动一场又一场的政治斗争,那么我国经济状况远远比现在的水平高得多,也不会有上千万人饿死,人吃人的惨剧也不会在我们国家出现。那是多大的好处?为此牺牲一小部分效率又算得了什么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