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拈花时评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网友:
   不引入权利制约机制、公权行使监督机制,总有一天会积重难反,执政党将何去何从呢?
   问题是谁来制约权利?谁来监督权利?以权制权?那等于以贪制贪.
   
   博主:

   不是这样的,小兄弟,呵呵。广义的权力是讲对一切事物的影响能力,因此几乎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一种权力。比如媒体有话语权、监督劝,政府有行政权,议会有立法权、法院有司法权。狭义的权力主要是讲行政权力,这是对民众影响最大的,在中国几乎是压倒一切,毫无制约的。
   那么无论是监督也罢,制约也罢,说到底都是一种权力对另一种权力的影响而已。那么民众如何对各种权力施加影响,也就是行使公民对国家的权力呢?这种行使公民权力是通过间接进行的,也就是通过选举议员、各级别的行政长官等等进行。因为民主也有一个可操作性的问题,每一件事情、决定不可能都通过全民公决的,因为有成本问题、时间问题和效率问题。
   那么公民主要通过各种选举来决定议员、行政长官的人选,然后通过他们来行使公民对国家的权力,就是民主的具体表现了。这种选举是有任期的,公民通过任期调整来调整各种权力行使的人选,于是各级权力也就有了民意的制约。
   如美国等主要的权力就是分成大家熟悉的司法权、行政权、立法劝三权独立以形成权力的制约、监督权力,同时也在国家机器中加入民意的制约。
   权力有自上而下的,就是各级官员、议员、法官等行使其职权,也有自下而上的,就是公民的选票还有媒体的监督,于是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总统任命内阁官员、大使等是要经过议会批准的,预算也是,美国政府使用的每一分钱原则上都需要提交议会批准的。法律也是国会制订的,而法律赋予的权力则主要由各级法官行使。州长、市长、州议员、市议员都是通过民选产生,而且直接向选民负责,而不是向上负责。整个国家的权力被分成很多条块,于是会得到充分的监督与制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