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与网友对话]
拈花时评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网友对话

   网友:
   呵呵!你不觉得你有些太过于纸上谈兵吗?就中国的国情而言,你觉得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执政党?你所指出的当代中国所存在的“24个为什么”,只是党内存在的一些不够完善的腐败而已,共产党的宗旨并非如此呀,只是在全面的去实施和执行的同时,也是需要一些过程的。
   
   博主:
   纸上谈兵?中国国情?

   首先我认为短期内提执政党的轮换问题是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的,我更加愿意讨论绝对专制体制下的相对民主。也就是改良的意思,来一场革命将中国打回二十年前代价太大了,我本身是学经济的,凡事讲个成本效应问题。
   所谓24问你可能没有仔细阅读,也没有深思,他本身与所谓“党内存在的一些不够完善的腐败”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我之所以引用,关键在于他指出了当今社会的一些执政党难以自圆其说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公民与执政党、政府的一些关系错位。
   首先我们的国体是共和国,而不是中华帝国。所以国家应该是大家的国家,是全体公民的国家,而政府、执政党是代理全体公民进行行政管理的。因此在现代中国不存在所谓“老百姓、统治者”之类的词语,这不是符合共和国国体的公民与政府的关系。而政府更加是没有教育我们的资格,更没有将有利于自己永久执政的理论强加给公民的资格。
   其次所谓“不够完善的腐败”是比较可笑的,现在几乎已经是无人不贪了,很多贪官对自己行为的口实是“大家都贪,如果我们不贪就会被边缘化,进不了核心,不会被当作自己人。”我相信你也应该读过相关的报道,因此所谓”一些不够完善的腐败“肯定不可以客观地评论政府、执政党现在的状况的。
   再者谈到执政党的宗旨,自然就是可笑的”共产主义“社会了,关于这个我有专题文章。因为他的宗旨本身就是一个可笑的乌托邦,那么其实他存在的合理性本身就有问题,只不过现实是他们掌握了中国的执政位置而已。有的朋友说”这本来就是一个美好的理想,可能性不大我们还是应该把他当作一个理想去追求。“这话的理论水平就有点低了,你去问任何一个执政党的高级人员,从他们口里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的,他们一定会说坚信共产主义一定能够实现的。否则执政党存在的基础都没有了,当初他们老祖宗设计这个政党的时候就是在实现那个主义的基础上的,没有那个主义,就没有执政党存在的基点了。

   
   网友:
   早就感受到你胸怀世界!我不是要求低,只是执业感受,现实要比理论难得多!中国在现有体制下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易了!
   
   博主:
   朋友说的还算是比较中性的了,我看到很多说中国从饥寒交迫、吃不饱饭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应该感谢执政党为我们所做的事情。全靠他们的工作我们才有今天。还有是在经济上面他们已经做得很不错的了。
   呵呵,朋友们都还是比较淳朴的,谁给我们饭吃我们就应该感谢谁是吧?还有是某犬儒说的”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
   可是我们吃的肉不是他们赠送给我们的,即使他赠送给我们,所花的钱也是从我们的腰包掏出来的。
   从79年至今约三十年间执政党所做的主要事情是什么?是改正他们自己的错误。所谓政策的越来越好,改革开放,所有的这一类事情,所有的这一切事情的基点就是在于他们前三十年犯了无比严重的错误,将中国的经济发展整整滞后了三十年的结果吗?
   那三十年,尤其是毛执政时代,如果早就开始开放国门,与其他国家友好相处,那怕是什么都不做,我们的起点就不应该在那里了,也许我们的GDP早就追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了。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们的不对吗?中国保持GDP世界第一的位置至少有一千年。那么这么多年的政策失误难道不应该归罪于他们?尽管他们拿出几个人头如江清、林彪顶了罪过,仿佛这三十年的倒退就同他们无干了?他们的执政业绩就可以重头算过了?不可以吧?政策也许确实是比以前好很多,但那些失误也是他们造成的。所以近三十年的工作,主要还是在更正他们自己犯下的错误,何来感激执政党一说?
   至于近十多年采取的政策,主要都是基于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所谓宏观调控、扩大内需、使用扩大投资拉动经济、使用经济手段调节经济如利率、准备金率、贴现率之类的全部都是数十年前国外的成型理论,有多少是他们发明的?新的理论?这些政策实际上并不只是他们才能做的。
   更何况他们每年拿了我们几万亿的税款呢?这些税款是从哪里来的?从我们每个人创造出来的财富。我们每个人为之创造财富的公司、企业,还有我们多数人交的所得税款。我就至少有十年每年交过万的所得税。没有我们这些纳税人交的钱,他们拿什么发工资?拿什么去挥霍?大吃大喝?每年他们吃掉挥霍掉的就有六千亿,这些钱都是从我们的腰包掏出来的?那么交出一份还可以的经济成绩单,本来就是他们的责任。我们为什么要感谢他们改正自己的错误,尽他们的本分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