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答辩]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一)
·拈花一周推
·朋友来稿照登:维稳警察约女网友群交获提拔 山东张军6次被精神病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
·拈花一周推
·电子酷刑系列之一:喉咙、眼睛和牙齿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拈花一周推
·祝所有新群友们六一节快乐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中国国家安全部脑控技术的致命弱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辩

   网友:
   共产党十几年前就开始研究中国的民主化了,这些你们可能都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事实就是最基本的、也是中国政府机构最基层的村委会,那就是民主化试点的开始。知道的人可能还记得,刚开始推行时是选也不当,现在是花钱买选票。按你们支持民主的逻辑,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怎么解释。中国的民主运动人士很多的,有个女的叫什么我记不太清了,全国各地喊了十几年,共产党一直没有抓她,现在听不到太多的声音了,人单势孤,不好成气候。
   
   博主:
   呵呵,实际上据我所知执政党研究所谓民主问题远远早于十几年前,当年毛泽东就同很多当时的大儒如梁漱冥之流谈过民主问题,如何走出治乱怪圈的问题。这能代表什么?不妨碍毛泽东搞文革、反右和大跃进之类的活动啊。

   我倒是很有兴趣讨论一下农村的民主化选举问题,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这一开始我就知道不可能成功的,我相信执政党应该也明白。
   首先,我们一直都在强调国人的民主素质很有点不够高,以至于民主制度在中国根本不可行,至少百十年内是行不通的。果真如此的话,农村人口应该是民主素质最不高的地方了吧?为什么要挑选民主素质最不高的地方施行民主的实验呢?不是太合理吧?
   第二点是,为什么没有相关的立法和执法的配套政策、措施呢?严格说,照我的理解,那些贿选的人是没有犯法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只有一部人大代表的选举法,完全不适用于村长的选举。你把他们算入商业贿赂?行政贿赂?都讲不通,没有相关的法律。甚至要抓他们都没有根据的。我们整天听到说村长选举贿选的消息,有没有听过如何处置吗?没有,从来没有。
   我们应该知道做一件事情,或者说大事情,必须要有相关的配套措施或者设施才有做成的可能性。比如说造桥你需要什么?资金、技术、勘探、设计、施工、监理等等等等,否则这桥能够凭空出现吗?选举也是如此的,谁都知道选举就会有贿选的情况出现的,如何让选举事宜公平、公正、公开地执行?相关法律和执法行为是必不可少的,即使实际实施的时候可能象我们的其他很多法律有实施不力的问题,至少这种威慑和相关管辖法律根据是绝对不可少的。
   我们为什么没有呢?当局有无数法律专家、社会学专家在编,难道他们所有的人都瞎了眼睛看不到这么明显的问题?然后贿选的新闻却满天飞呢?值得深思吧?难道本来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让他成功吗?我似乎看到了背后的手。
   说到底这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吗?以当局堪称全世界最强大的行政力量,人力、财力、物力和丝毫不受约束的权力,制定一部适用的法律,然后全力施行。出一个贿选的抓一个,关一个,当局绝对可以做到,于是河清水清,既然是如此大规模的民主实验,就应该倾全国之力保驾护航。果真如此的话,问题解决不应该太难吧?
   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性工作者声称自己的贞节的例子而已,国民真是好骗。
   另外,假如中国真的有了囊括一切的一部选举法,那么通往民主的道路上,又少了一个障碍,少了一个借口。恐怕这也不是执政党愿意见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