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对话网友]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话网友

   网友:
   30年?那时候国际社会好象根本不承认中国是个合法国家吧?改革还不到30年~经济刚有点起色底子不厚啊~搞民主需要的是综合实力,如果现在搞民主成本太高风险太大!比民主更重要的是法制建设,完善的制度向民主过度只是时间问题.再说了民主不民主重要的是效率,这20多年经济快速增长很能说明问题啊~等待吧,也许再等她个30年就差不多了呵呵~
   
   博主:
   首先我主张的是政治改良,是相对的民主,这样做的风险不大,至少比保持绝对专制没有民主的风险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高压政策只是将社会矛盾爆发的时间延后,并没有消除隐患,越是后延,爆发的力度越大。现在是社会的自由度、容忍度比以前大幅度升高了,而政治的自由度、容忍度严重滞后,这样更加危险。国人在所谓改革开放大量接触西方自由民主思想,而且越是开放,越是接触得多,随着经济的起飞,生活的改善,追求民主、自由的心愿更强。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就是这个道理。

   效率并不是唯一的考虑,而且专制制度的效率正面作用大,反面作用更大。最直接的就是权力完全没有监督,官员做好事没有监督,做坏事的时候同样没有监督。过去的成功经验事实上不能代表以后都可以借用的,社会矛盾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主动地、有步骤地民主化,或者说相对民主化,能够适当使极权得到控制,才是长治久安之策。三十年?呵呵,社会是可以这样设计的吗?

   
   网友:
   多做事,少抱怨,就什么事情都好了!
   
   博主:
   是批评,或者说抨击,不是抱怨,绝对不同的。把他们当作家长,看得高高的,是抱怨。把他们视若平常,甚至不太把他们放在眼里,是批评、抨击。至于什么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更是屁话,好象我们吃肉就要感谢政府似的。搞好经济本来就是他们的责任,何来感激之说?况且他们是在改正自身的错误,我们为什么要感激他们?奴才才这样说话,我不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