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一场辩论]
拈花时评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辩论

   博主:
   呵呵,学马列的?用钱钟书的话说:不就等于什么都没学嘛。呵呵,别生气啊,调侃一下。可以说你没有观点,因为这观点根本不是你的,而是执政党塞到你脑袋里面去的,呵呵,你被人洗脑了,然后再成为洗脑的工具。这是当局灌输的观点:有民主,有没有民生。呵呵,那你怎么解释当今世界所有经济搞得好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当我们的垄断企业要提价的时候,就说与国际接轨。当国外降价了,我们不降,就说是中国国情。呵呵,纯粹是诡辩,你还拿来当自己的思想?呵呵,抱歉说一句,愚昧啊。呵呵,历史将证明以后我们绝对可以离开共产党。

   
   博友的回复。
   朋友你好,我不想跟你探讨观点问题,因为我知道我们的观点就像两条铁轨,永远是平行的,所以在观点上是无法沟通的。我在这里只想澄清两个事情。

   第一,关于洗脑,这个词应该是贬义的。是吧?但是,我不这样看。如果说我的观点是执政党灌输到我的脑袋里面,现在这些观点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自觉地认识了,而且我还能宣传这些观点。说对我洗脑,那就是一种自觉的行为了。其实,我想告诉你,每个人的意识都是从外面得来的,我知道,你也不能不承认,你的观点也不是你自己的观点,如果你说你的观点是来自于你的大脑,那我也无话可说,因为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真的就无可交流了。我想继续说,任何教育都是洗脑,你也是被洗了脑的,否则你就不会坚持现在你的观点了。按照你的逻辑,如果不想被洗脑,那就是不要接受任何东西,不要接受任何思想和文化的成果,呵呵,不用我说,你就会成为一个最幸福的人了。什么人最幸福?当然是没有思想,没有观点,没有人的意识的人,行为完全被欲望和神经反射所控制的人,没有了喜怒哀乐的人,完全自然状态的人是最幸福的了。
   第二,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的点,那就是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在世界上强盛起来。你不会连这个都要反对吧?如果那样,我真的就无话可说了,因为我可能会由于和你不同祖不同宗而无法统一。那我们所说的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方式和道路的问题,你们的派别和我们党的主张是一致的,那你说的就是谁来领导的问题了,是不是呢?如果你认为这样一个有着13亿左右人口的大国不需要一个政党或者政治组织来领导,那我只能认为你缺乏常识,如果你认为你的支持的政党或者政治组织可以更好地代表人民,在国内是哪一个政党?或者是你想要成立这样一个政党?或者你准备邀请国外的某一个政治集团来执政我们的国家政权?我不知道你的观点是不是被你认识的朋友或者同事或者亲友或者邻居或者什么人所接受。我反正是要保留意见的。
   第三,你说的社会问题,不管谁执政都会出现的,其中有的是执政中的问题,有的是其他方面的问题。但是所有的问题都是所有国家所有社会形态下所有进步程度的社会状态下都会出现的,也是人们致力于将其解决的。如果没有了这些问题倒是有毛病了。你是一个成年人,你是一个很有理智的人,你应该有自己的基本的判断,就连我的学生,也就是还没有很多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做判断需要对事情的所有的原因和影响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也许你是一个学者,也许你对社会问题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和深入的研究,也许你的观点是能够经得起历史的验证的。我知道,用这样的东西来攻击先人的政府或者执政党,这不是什么新的招数了。
   第五,关于诡辩。你说诡辩,只要说到了事情的原因,只要说到了理由,就是诡辩。是这样的吗?我们知道,任何事物都有产生的原因,也都会有对周围其他事物的影响。使用辩证的思维考虑问题,需要两个方面看问题。我想你不会连这个都反对吧?因为我看你的思维就是,社会出现了问题,共产党内部出现了贪官,执政方面出现了问题,那对于共产党来说,就应该下台,就得出结论,没有共产党会更好一些。我没有别的感觉,就是感觉这样得出结论的方法有点武断,有点绝对,有点片面。当然,你肯定是不会同意我的意见的,你保留你的意见,我保留我的意见。这样好吧?
   最后,你说历史将证明以后我们绝对可以离开共产党,呵呵,请恕我抬杠,其实,现在你就没有接近共产党,以后你能不能改变你的观点,这不好说,我看不会接近的面大一些。至于共产党能不能继续维持自己的执政地位,这要看我们党的领导和执政能力建设和党的自身建设的情况。这是我们党内的事情,也是人民关心的事情,因为这关系到人民的切身利益。我坚信我的观点,我也坚定我的立场。党是好的,党的本质和宗旨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根本!其他的问题可以解决。
   希望能够继续交流!
   
   博主: 呵呵,到底是老师,文字功底还是有的。
   首先为什么说你被洗脑呢?其实我也是一样,因为我们受的是同一种教育。但是你明白吗?世界上恐怕除了共产国家,没有别的国家会给小学生、初中生灌输什么我们的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种理论了。其他民主国家更本就不会开政治这一门功课。为什么呢?我的一个网友说:”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跟一个小学生,一个初中生有什么关系。“呵呵,每个人的人生观本来就应该由他自己去形成,或受家人、朋友影响。为什么要由一个政党来灌输?为什么教育要这个政党完全控制?因为他们要禁锢国人的思维,所以这是一种洗脑,不是教育。我们的思想应当在读书、生活、工作中形成,我们应当接受所有被人类所奉行的所有思想的熏陶,然后形成自己的看法,这才是思想自由。难道我们不学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思想就会变成完全没有思想的白痴?呵呵,笑话吧?接受洗脑这么多年竟然不自知,这是你的悲哀,进而做洗脑的工具,则是帮凶。
   让我们从小接受他们的那一套思想。所以我们从小以为,共产党是我们的党,政府是我们的自己人。可是我从出社会那天起就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个党是我们的党,这个政府是我们的自己人。当他们玩大跃进、反右、文革、批林批孔的时候,他们难道不是用这个党的名字做的?过后就推卸给林彪、江清那些人,那些人不用这个党的名字,能闹出什么东西来?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政党为这些罪行向国民道歉?难道他们不应该吗?
   其次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种政治口号也能成为你的思想之一,呵呵,这也是一个悲哀。中国积弱百年,于是想在世界面前证明自己的伟大,这还可以理解。但是这一类令人热血沸腾的口号不应该是一个做学问的人拿来当自己的思想的,我们既然要做和谐中国,为什么不和谐世界呢?我们不一定要让血液沸腾起来的,平和地做一个大国,当今社会与各国和谐公处的大国。这样不好吗?鼓动民族情绪,多少年来就是执政党的工作手法,一个做学问的人应该很清楚地了解。
   于政党的问题,请弄清楚了,我说的是可以缺少共产党,没有说可以缺少政党、政治组织,不要玩偷换概念啊,贵党最擅长这个。再者,不要随便引申,呵呵,没有共产党,中国可以出现无数党派出来,现在中国不是还有好几大民主当派吗?要组一个党派出来,肯定不是太艰难的事情。我说的是绝对不是不可以缺少,也不代表我主张共产党下台或者马上下台。你这样随意引申,就不友好了,带阴谋的味道,呵呵。
   然后谈到社会问题,我们做得不好就说谁来都会出现的?这跟耍赖没有什么区别了。首先说腐败,我们的腐败问题不说世界第一吧,至少是在大国当中数一数二了。为什么欧美国家能够比较好地解决这个问题?难道你会说其实他们也有,可能比我们更厉害,拿就是无赖了。至少他们那里的民众因为这个问题民怨沸腾的情况不存在,我们讲到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不讲谁都有,天下乌鸦一般黑呢?既然我们的社会制度如此美好,有那么多的优越性,我们应该做得更好啊。
   还有财富的分配问题,据我所知欧美国家是解决得比较好的。一是侧重公平分配的问题,采用重税以后进行二次分配,如北欧国家如挪威、丹麦等等。二是侧重效率和自由问题,税比较轻,但提供具有一定水平的公共服务和穷人的保障,如美国。
   至于坚信问题,当然这是朋友的自由,由不得我来干涉。中国会离不开一个政党?你恐怕太不了解我们这个生命力极强的国家民族了,也夸大了执政党的作用了。中国经过多少次改朝换代了,不是还好好地存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