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最近一段时间,又开始听到关于姓资姓社的争议了。当局又搬出社会主义不同阶段的理论了,这可以说是百用百灵的良药了。这样一来一往的争论,倒有点做戏的感觉。
   这一矛一盾的交锋,自然是以当权派的最后胜利告终,在中国,始终到最后定论的是权力,而不是个人或者个人的集合。在中国,对当权者的理论挑战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体制使然,人心也是如此。
   所谓社会主义阶段论也可以叫做共产主义阶段论,就是说共产主义仍然是最终目标,只是现在离那个阶段还比较远,需要一个个阶段向那个目标不断接近乃至最后实现他。按照官用文人的理论,是那个阶段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好到现在完全不具备实现的条件,但是将来总是要实现的。
   而实际上,他确实是太好了,好到根本不存在实现的可能性,完全不存在可操作性。
   所谓共产主义的核心描述,就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所谓各尽所能,就是说人民的“觉悟”都无限提高,以至所有的人都自觉自愿地工作,而不需要任何分派了,这首先就是出于人性的误判。人性都天生自私的、懒惰的,至少大多数是如此,象我一样。假如没有生存的压力,大多数人会选择去海边晒晒太阳、去泡泡吧,甚至什么都不做,在家睡觉。绝对不会有太多的人会主动地去工厂农田工作。除非将来DNA技术无限发达,将主动劳动的意愿写到人们大脑里面,那人类也就成了机器人了。
   其次是“按需分配”,就是说社会物质条件无限丰富,可以任所有的人喜欢什么就给他什么。典型的乌托邦语言,要知道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而这个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且非常有限。即使在离共产主义还非常遥远的今天,我们的地球已经病了。各种矿产资源首先接近极限了,按照专家的统计,在五十年以内地球的石油将会被采尽,哪里可能会任由我们取用?然后随着人口数量的不断上升,气候也不断恶化,在可见的将来,如果人类不能遏止温室效应的加剧,南北极的积雪会全部融化,海平面将上升,沿海城市将被淹灭。
   据统计,如果全体中国人都以美国现在的生活方式生活,关键是对资源的占用水平一样,我们至少需要三个地球才能满足。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以“物质条件无限丰富”的方式生活?那么地球已经被毁灭了,还会有时间谈论“主义”吗?至少在人类掌握移居外星球生活所需的所有技术之前,这个乌托邦根本不存在实现的可能性。而那种技术水平看起来同乌托邦一样遥远。
   那么,就是说我们处在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的过程的一个阶段。会不会有点匪夷所思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