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拈花时评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今天上来读新浪的新闻,首先读到了执政机构发表的白皮书。首先两句话是非常吸引我的:
   “中国多党合作制度可避免政权频繁更迭”
   “实行专制独裁统治,违背历史发展规律和人民意志,也必然要归于失败”
   似乎有点新意,可惜读完后的感觉是:一个性从业者,在宣布立起了贞节牌坊。
   原来那两句话是招牌话,至于以后的工作意图,大致就是与现在所施行政策毫无二致。然后就是谈论先行政治架构的合理性。其谴词作句,更加是了无新意,就是说我们现在施行的就是社会主义民主。这是中国的国情,绝对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行而已。

   我看到的这两句话,原来不过是拿来装门面的,剩下的都是毫无意义的气体而已。大概最近国际国内对此的呼声太高了,所以就围绕这两句话解释一下现有制度的合理性而已。
   但是,谁都知道所谓政协,不过是用来做装饰作用的一个道具而已,连橡皮图章都算不上。这能算是政党合作?那些所谓民主党派,比较象京吧儿,也就拿来玩玩的作用而已。
   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政党合作?至少也要做到权力分享吧?可是知道最近才产生了建国以来的第一位非执政党政府正部级的官员,鬼才知道这位正部级官员说话有多大的分量。大家都知道,一个位置是可以让很多种人坐,但是真正有多大的影响力绝对是因人而异的。就这样一件事情,还被受严格控制的媒体好好宣扬了一番,大概是作为民主改革的一大步了吧。
   那么所谓多党合作的影子在哪里?政协会议有什么权力?有什么作用?基本上这就是一个安置退休官员的闲散装置,这应该是人所公知的事实了。硬要把这说成是一种民主体制,不是硬给自己数贞节牌坊是什么?所谓政协委员也从来没有被哪个官员放在眼里。
   还有第二句,“实行专制独裁统治,违背历史发展规律和人民意志,也必然要归于失败”。也很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难道我们这六十年来不是实行专制制度吗?否则就不会发生文革、反右、大跃进等等愚蠢而破坏力极大的政治运动了。
   我不过是“皇帝的新衣”里的那个孩子,把大家都知道的实情说出来而已。我也准备好了为此付出代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