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在中国,自古就有兵匪一家的谚语。我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这种感觉,于是印象不深,没有感觉。昨天,终于让我亲身经历了一回,有了亲身的体会。原来这次的面试机会,竟然是贱狗们设定的一个局!
   通常我收到面试通知后,都会上我求职的两个网站查查该公司的资料,然后做相应的准备。但是,前天在上求职网站的时候,却怎么也无法登陆,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于是我明白是贱狗在作祟。但是我还没有想到这是贱狗设的局,只是认为他们想阻挠我面试而已,因为打电话给我的人太熟悉我了。所有我的资料他都知道,如果不是收到我的电邮不会这样的,当然贱狗更是了如指掌。
   于是我到了当地,那个自称温总的自称车子有事出去了,派了一台摩托车来接我。把我的包放在车上后,“温总”打电话给我,然后叫接我的“张师傅”听。张师傅听着听着,口袋里的一叠单子掉地上了,我下车去帮他拣,他就开着车跑了。
   我马上认识到这是一个局,贱狗们设的一个局,所以我前天怎么也登陆不了求职网站查看。也就是说我根本没有发过电邮给这样一个公司,否则不需要遥控我不让我上去查看。如果我没有发过电邮给他们,他们又怎么会对我了如指掌?令我失去戒心?
   需知道,我曾经一个人跑了半个中国,还去了好几个国家,从来没有吃过任何亏。这么简单的局,只要我上网一查到没有发过电邮就绝对不会去。而让我无法登陆的只有贱狗,事实明摆着。哪里有两个求职网站一起当机的可能,那是中国最大的两个求职网站!而且他们哪里来的我的详细资料?这么多年我面试怕也有数百次了,去外地的也不计其数了,从来没让我吃过亏。

   于是没有半分错愕,更没有半分受惊的感觉,更别说害怕了。我目送摩托车远去,招了一台摩托车,去了当地的派出所。虽然心里的念头是“自古兵匪一家,果不其然”,但是必要的法律手续是一定要做的,这是在法律上的记录。将来也许有一天算帐的时候,也好有一个凭据。
   当地警察的态度还是诚挚的,而且是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的警察,级别好象不太低的。办完各种必要的手续,我在路上走了很久才找到车,辗转回到了广州。接着带了一个晚上儿子,今天上来一查,果然根本就没有发过任何邮件给那样一个公司。今天上来就随便登陆成功了,小狗的局也太直白了。不过居然起作用了,抢掉我一台电脑,一部手机,还有文凭衣物等等。
   其目的一是可能为了我的电脑,因为那是一个凭据,读过我的博客的应该明白。二是为了吓唬我。前一个是达到了,后一个毫无作用,我想后一个原因居多。也怪我自己,整天在博客上说他们是酒囊饭袋,总要做些事情来反驳吧?否则不是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我的十多个博客,读的人至少超过十万了,这个面子丢得太大了。不过实在不好意思,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这件事情以后我更加认为如此了。
   真有本事的话,弄一个人过来比画以下我就永远留在当地了,眼中钉也就没了,岂不是弄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呵呵,我早做如此打算了,难道你们竟然不敢?以你们势力之大,不是无所不可以掩盖的吗?在这个国度难道还是有你们不敢做的?
   尽管兵匪一家,还是没能吓倒我,只有一份淡然,冷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接着来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