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盛世诤言3]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世诤言3

   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的状况。
   前一向有一位高级官员在讨论我们自己的民主状况时,说过我们其实早就有了民主的架构,有政协、有人大。似乎我们的民主已经相当完美了,架构完整了。
   其实,我们简单讲一下就可以非常清楚了。我们以省一级行政架构为例,通常省一级最高的行政官员从来不是省长,而是书记。省长能不能排到第二还不一定,要看书记的心情。然后省长通常是副书记,还有几位副书记的,其中一位会专门主持人大工作,还有一位专门主持政协工作。通常所有的省、市、县级别的主要官员全部都是人大代表。
   这是民主吗?这是典型的家天下。
   也就是说,我们仍然在历史怪圈里面,没有转出去。他们同历史上的那些官僚阶层一样,几无二致。中国有史以来就有崇拜官僚的传统,统治国民思想的儒教思想就最重视礼,其实这种所谓”礼“讲究的就是上下有别,讲究等级。所谓“八佾舞于庭,吾不欲观之”,孔子论语中的话很多就是讲究礼的。比较起仁,爱人来,恐怕老夫子更加重视森严的等级制度。

   实际上,这是孔子思想里面最大的糟箔。最近兴起的所谓孔子热,我仿佛就看到了背后推动的手。我们能够指望他们自己去监督自己吗?看看黑煤窑时间和假奶粉事件就知道了。那些黑煤窑存在了十年,我似乎没有看到一个官员被惩戒,而且案件一个月就审结了,这明显就是在敷衍社会,官官相卫。而假奶粉事件后居然被开除的工商所的工作人员仍然在正常上班。
   那么,我们有正常的舆论监督吗?单是所有的媒体都是他们办的或者背景是这样这一点,就再清楚也不过了。我们时不时会看到欧美的媒体用贿赂官员后拍的视频,但是你见过我们有吗?难道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廉洁得多?恐怕是不敢,也许根本就不想。
   于是有了法院买车要被告买单,于是有了前赴后继的各位交通厅长。官场风气绝对是天下风气之先,于是有了卖假药的药厂,有了收回佣的医生,有了百万富翁的学校校长。
   比如说西方绝大多数国家对公务员都有收受礼物的法律约束,超过若干金额的礼物就必须向上级报告和上缴。香港的公务员就有超过两百港元的礼物就必须报告和上缴,为什么我们没有?于是官员办一次生日,可以收到数十万礼物。审判的时候可以振振有辞地说是人情。
   西方很多国家的高级公务员必须在上任和离任的时候申报财产,为什么我们就不需要?据说是因为公务员都有私隐权,那么他们的私隐权比政治的廉洁,吏治的好坏更加重要?
   我看到过报道,说现在是中国亘古未有的盛世,可惜我没有看出来。中国曾经保持世界经济总量第一的位置达两千年,而现在连日本之弹丸之地都比不过,这种结论从何而来?
   清末民初,到欧美各国谋生的中国人都称呼祖国为“唐山”,是因为唐朝是中国国势最盛的王朝之一。而唐朝最盛的时期,当属唐玄宗即位前段的“中唐盛世”。这是史届公认的,而这段“盛世”离后来国家破碎,生灵涂炭的“安史之乱”不过十多二十年而已。
   官员们的操守差,其实并不是他们个人的人品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手中的权力完全没有监督,没有制约。所以说,这些出了事的官员们,大多不过是做了不合理制度的殉葬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