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盛世诤言3]
拈花时评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世诤言3

   再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的状况。
   前一向有一位高级官员在讨论我们自己的民主状况时,说过我们其实早就有了民主的架构,有政协、有人大。似乎我们的民主已经相当完美了,架构完整了。
   其实,我们简单讲一下就可以非常清楚了。我们以省一级行政架构为例,通常省一级最高的行政官员从来不是省长,而是书记。省长能不能排到第二还不一定,要看书记的心情。然后省长通常是副书记,还有几位副书记的,其中一位会专门主持人大工作,还有一位专门主持政协工作。通常所有的省、市、县级别的主要官员全部都是人大代表。
   这是民主吗?这是典型的家天下。
   也就是说,我们仍然在历史怪圈里面,没有转出去。他们同历史上的那些官僚阶层一样,几无二致。中国有史以来就有崇拜官僚的传统,统治国民思想的儒教思想就最重视礼,其实这种所谓”礼“讲究的就是上下有别,讲究等级。所谓“八佾舞于庭,吾不欲观之”,孔子论语中的话很多就是讲究礼的。比较起仁,爱人来,恐怕老夫子更加重视森严的等级制度。

   实际上,这是孔子思想里面最大的糟箔。最近兴起的所谓孔子热,我仿佛就看到了背后推动的手。我们能够指望他们自己去监督自己吗?看看黑煤窑时间和假奶粉事件就知道了。那些黑煤窑存在了十年,我似乎没有看到一个官员被惩戒,而且案件一个月就审结了,这明显就是在敷衍社会,官官相卫。而假奶粉事件后居然被开除的工商所的工作人员仍然在正常上班。
   那么,我们有正常的舆论监督吗?单是所有的媒体都是他们办的或者背景是这样这一点,就再清楚也不过了。我们时不时会看到欧美的媒体用贿赂官员后拍的视频,但是你见过我们有吗?难道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廉洁得多?恐怕是不敢,也许根本就不想。
   于是有了法院买车要被告买单,于是有了前赴后继的各位交通厅长。官场风气绝对是天下风气之先,于是有了卖假药的药厂,有了收回佣的医生,有了百万富翁的学校校长。
   比如说西方绝大多数国家对公务员都有收受礼物的法律约束,超过若干金额的礼物就必须向上级报告和上缴。香港的公务员就有超过两百港元的礼物就必须报告和上缴,为什么我们没有?于是官员办一次生日,可以收到数十万礼物。审判的时候可以振振有辞地说是人情。
   西方很多国家的高级公务员必须在上任和离任的时候申报财产,为什么我们就不需要?据说是因为公务员都有私隐权,那么他们的私隐权比政治的廉洁,吏治的好坏更加重要?
   我看到过报道,说现在是中国亘古未有的盛世,可惜我没有看出来。中国曾经保持世界经济总量第一的位置达两千年,而现在连日本之弹丸之地都比不过,这种结论从何而来?
   清末民初,到欧美各国谋生的中国人都称呼祖国为“唐山”,是因为唐朝是中国国势最盛的王朝之一。而唐朝最盛的时期,当属唐玄宗即位前段的“中唐盛世”。这是史届公认的,而这段“盛世”离后来国家破碎,生灵涂炭的“安史之乱”不过十多二十年而已。
   官员们的操守差,其实并不是他们个人的人品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手中的权力完全没有监督,没有制约。所以说,这些出了事的官员们,大多不过是做了不合理制度的殉葬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