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拈花时评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网络的力量
   Monday, 18. December 2006, 13:02:16
   今天看到新闻,《时代》杂志评出今年的风云人物是“你”。也就是我们,无数的网民。使我有点感慨。借助网络的力量,你我-昔日的蚁民、草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也许,是到了好好运用这一力量的时候了。
   我的电脑仍然接受着24小时的监控,所以,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得不写一行,存一行。以免象前几天一样,辛辛苦苦写了三千字以后,电脑被人搞死掉这个线程,于是心血白废掉了。好生心疼,气得懒写了。呵呵。好在被逼出好些修养,不然就吐血了,哈哈。要是象周星池一般喷薄而出,在下小命休矣。
   好歹经过一年苦研,加上些许天份,已经将大部分本人的PC控制权拿了回来,要知道,我面对的是互联网都查不到详细资料的技术水平,有点沾沾自喜了。

   说实话,小生的文章已经发往中共中央组织部、人事部;国务院网站、公安部、国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查院;美国白宫、副总统切尼、美国国务院。还有 BBC、路透社、法新社、华盛顿邮报、CNN等等一大批媒体。由于对手从事的不谨慎,以及对我的极度轻视,所以证据可以说满地皆是,知者甚蕃,掩饰是不大可能的。其实我的几块硬盘就是最好的证据,可以证明我受到如何严密的监控。也就是说,这一仗我已经胜了九成,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在下身负血海深仇,行事辣手了点,被逼无奈的,得罪了。我会继续辛勤工作下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借助网络的力量,我将要赢取一场不可能赢的战斗,面对的是一个权力几乎不受任何限制的机构!但是,为什么会有不受制约的权力存在呢?就是因为这种没有任何制约的权力,造成了我们家庭的遭遇和我母亲的悲剧。即使借助网络的力量使我赢取了这一场不可能的战役。
   但是,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化。先贤言尤在耳。
   所以会有所谓社保基金案、数省交通厅长前赴后继地倒下、公营金融机构不可遏制的坏账率、官员的59岁现象等等,都是不受制约的权力的后果。社会管理制度根本上的缺陷,如果不加以弥补,后果不堪设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