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拈花时评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Saturday, 23. December 2006, 07:19:50
   据了解,今年以来,广东上报的医疗纠纷就达400多起。姚志彬说,可能上报的这个数还不到实际发生的1/3,因为有的医院怕把事情搞大,自己内部就解决了。
   “今年我就有4次被人起诉到省法院,3次因为医疗纠纷。社会发展到现在,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姚志彬认为,是行业文化建设出了问题,整个社会人文精神缺失。按现在的医生培养模式,中学就分文理科,大学就开始学骨科什么的,没有一点人文的东西。院长们忙着建楼、疏通关系,比如打理跟社保局、跟财政局的关系,没时间去读点人文的东西。医生做得时间长了,可能会职业麻木、职业厌倦。这些都要靠人文的东西来改变,管理者更要带头去学。
   姚志彬说,我国卫生投入仅占GDP的5%,西方发达国家达到了16%—20%有多,社会越进步,对医疗服务的要求就更高。针对投入不足的问题,明年广东仅省财政这一级,就将增加67%的卫生投入,也就是增加11;12个亿左右。"(上文摘自新浪网新闻版)。
   近来,听到官员们谈论类似道德建设、文化建设、社会秩序重建的太多了!仿佛精神文明建设是个筐,什么垃圾都可以往里面装。官员们自然是已经尽力了,没有责任了,我们要改善,就自己每个人好好学习一下精神文件建设的文件,于是就可以全面改善,皆大欢喜了。

   在我看来,这无疑是官员们的一推四六五。在社会经济发展良好、管理措施得力的时候,每个官员都会出来邀功,百姓也会说某某领导干得不错。在出了问题的时候,难道就可以一推了之?把责任推到社会,就没有了具体负责的人,于是既不得罪人,又卸了责任,果然是好招。
   但是,我们的官员们存在的目的,不就是管治社会吗?如果责任都让社会来背,要他们来做什么?
   经济学有一条假定,就是人都是自私的,或者说都是利己为先的,所有经济学的学说理论都建立在这一点上面。这一点,无疑是建立在对人性的深刻认识上的,是睿智的。
   理论上说,我们在做事前,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会思考一下。衡量一下做事的成本(后果)和收益(成果),如果成本远远大于收益,是肯定不会做的。
   如果出现的是偶然现象,那么就是其个人文化道德问题。但是,如果这是一种普遍现象,显然首先是制度出了毛病。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因为不敢做坏事了);同样一种坏的制度,能使好人变成坏人(因为做坏事情的收益太高,而成本很低)。
   我们官员们应该做的,就是对其收益与成本的对比进行反向的调节,减少其做坏事的收益,加大做坏事的成本,例如立法、执法、各种监督以及增加各种信息的透明度等等。久治不灵的医药费用高企现象,未必就无法治愈。
   至于加大投入的方法,如果不辅以正确的治理措施,可能只是白白便宜了黑医、黑院而已,民众真正享受的也许会微不足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