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拈花时评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Saturday, 23. December 2006, 07:19:50
   据了解,今年以来,广东上报的医疗纠纷就达400多起。姚志彬说,可能上报的这个数还不到实际发生的1/3,因为有的医院怕把事情搞大,自己内部就解决了。
   “今年我就有4次被人起诉到省法院,3次因为医疗纠纷。社会发展到现在,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姚志彬认为,是行业文化建设出了问题,整个社会人文精神缺失。按现在的医生培养模式,中学就分文理科,大学就开始学骨科什么的,没有一点人文的东西。院长们忙着建楼、疏通关系,比如打理跟社保局、跟财政局的关系,没时间去读点人文的东西。医生做得时间长了,可能会职业麻木、职业厌倦。这些都要靠人文的东西来改变,管理者更要带头去学。
   姚志彬说,我国卫生投入仅占GDP的5%,西方发达国家达到了16%—20%有多,社会越进步,对医疗服务的要求就更高。针对投入不足的问题,明年广东仅省财政这一级,就将增加67%的卫生投入,也就是增加11;12个亿左右。"(上文摘自新浪网新闻版)。
   近来,听到官员们谈论类似道德建设、文化建设、社会秩序重建的太多了!仿佛精神文明建设是个筐,什么垃圾都可以往里面装。官员们自然是已经尽力了,没有责任了,我们要改善,就自己每个人好好学习一下精神文件建设的文件,于是就可以全面改善,皆大欢喜了。

   在我看来,这无疑是官员们的一推四六五。在社会经济发展良好、管理措施得力的时候,每个官员都会出来邀功,百姓也会说某某领导干得不错。在出了问题的时候,难道就可以一推了之?把责任推到社会,就没有了具体负责的人,于是既不得罪人,又卸了责任,果然是好招。
   但是,我们的官员们存在的目的,不就是管治社会吗?如果责任都让社会来背,要他们来做什么?
   经济学有一条假定,就是人都是自私的,或者说都是利己为先的,所有经济学的学说理论都建立在这一点上面。这一点,无疑是建立在对人性的深刻认识上的,是睿智的。
   理论上说,我们在做事前,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会思考一下。衡量一下做事的成本(后果)和收益(成果),如果成本远远大于收益,是肯定不会做的。
   如果出现的是偶然现象,那么就是其个人文化道德问题。但是,如果这是一种普遍现象,显然首先是制度出了毛病。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因为不敢做坏事了);同样一种坏的制度,能使好人变成坏人(因为做坏事情的收益太高,而成本很低)。
   我们官员们应该做的,就是对其收益与成本的对比进行反向的调节,减少其做坏事的收益,加大做坏事的成本,例如立法、执法、各种监督以及增加各种信息的透明度等等。久治不灵的医药费用高企现象,未必就无法治愈。
   至于加大投入的方法,如果不辅以正确的治理措施,可能只是白白便宜了黑医、黑院而已,民众真正享受的也许会微不足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