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2]
井蛙文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2

   又回到修拉的点彩。修拉的画是不能在屏幕上看的,那样会毁了他的点彩。2007年在巴黎奥赛博物馆看到的点彩派,绝对是视觉上的震撼所带给我的对修拉喜爱的因由。我没弄懂JAMES讲到达达主义的时候津津乐道而到了修拉就两目无光。
   这个周末我得再次走一趟MOMA MUSEUM(旧金山现代美术馆)。对比一下ROBERT RAWSCHERBERG和GEROGES BRAQUE两个画家的作品。闲逛博物馆的时光会否一如往日般令人振奋?我想一样吧,我没多大变化。最近觉得,看了云抱写的《水调歌头》就没写下去的欲望。他可害了我,让我在河边乱逛。
   所以,我更愿意回到印象派或者修拉自己。那样,会把我的视觉逻辑以及思维逻辑通通找回来。
   (2009/2/1JINGWA)
   

   哥哥寄来他的书法横幅,我欣赏不已。卞之琳以及李商隐这两首诗也是我喜爱的。我儿时最为崇拜的偶像就是我哥哥,他的书法,他对艺术的狂热,这些都直接影响了我。我在美利坚虽然被迫学习洋文,可是,一看到中国的古典艺术,心里就激动不已。这是艺术之根,也是我家传统。现在,只等玛儿的画了。那样,我的书房就像是我的书房了。什么是平静的生活?一个人未必平静,许多人也未必平静。平静,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是不带给他人烦恼,也不因他事烦恼。深层次的平静就是无欲。欲不达则苦,苦则烦,烦则恼。这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悲伤之处。对于我的平静,就是坐下来写诗。
   (2009/2/2 JINGWA)
   
   这可能是修拉的梦境。因为画面鬼魅神秘。19世纪的法国是否有这样的SIDE SHOW,但是,它看上去不是现实的。它更像是地狱里的音乐演出。每当看到此画,我都想这是修拉的梦。
   (2009/2/3 JINGWA)
   
    凡高与高更第一次在巴黎认识修拉的时候,凡高看修拉解释他的点彩DIVISIONISM时眼里就充满了崇敬。一个只有二十五的画家竟然对绘画技巧有如此高超的创新和见解。在绘画理论上,凡高与高更当时都不及修拉。因此修拉才是后印象派的领袖。尽管修拉在人世间只活了三十一年,但是,他对光学色调线条的科学研究成果却比以莫内为首的印象派在用色上要讲究。捕捉住大自然留给人瞬间的光色印象是印象派的主题,而修拉则是将这些映入我们眼中的光色细致地分割成为点状色彩。在修拉身上,会被他的科学精神迷惑,而他的艺术感觉,则带给我一种秩序的美。
   (2009/2/4 JINGWA)
   
   把流行艺术称之为波普艺术是把西方现代艺术在中文世界里弄得更神秘更流行。这个译名不知道好不好,但我喜欢直接把POP ART 读成流行艺术。我这些天都在读罗森博格(RAUSCHENBERG)的作品。在旧金山MOMA MUSEUM里,除了马蒂斯和毕加索的没重复兜转之外,其他的我都重复走了几遍。但后来,我遇到一个正在抄抄写写的白人女孩儿,她说COLLECTION 很COOL。我说是的,确实很COOL。但她问,究竟罗森博格想干什么呢?意思是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呢?把一大堆垃圾堆积在一起。我笑说,生活是不是垃圾不重要,因为这种认识对于一个画家实在太肤浅了。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捡垃圾然后用垃圾去表现艺术?而我们要思考的,为什么这幅画会被珍藏在现代博物馆里?
   不是艺术家才逛博物馆,每个对艺术好奇的人都应该去逛博物馆。而目的都不需要一样。因为,艺术品首先需要被了解,其次才是被理解。
   (2009-2-7 JINGWA)
   这是罗森博格的经典摄影。支撑起整个生命的原来只是一根细细的线。黑白天地间,只有一张自信的脸以及悠然的笑容。这就是为什么抽象派和流行艺术家的平均年龄比印象派高的道理。毕加索也是年老而终,修拉只活了三十一岁。
   (2009/2/8 JINGWA)
   
   
   院子里的梨花开了,粉红色,很美。隔壁家的也是梨花,但是白色,透过篱笆,长长的伸过我这边来。可是,窗外的柿子树却干枯得不成样子。周六早上,我会泡杯爱尔兰红茶坐在花园里的椅子上看天。天空有时候很蓝,有时候灰色。但这并不影响我呆坐一个上午的平静。老邓养了三只像模像样的竹丝鸡,到处瞎逛。天冷,就跳到门前鞋架上,蹲在我最喜爱的布鞋上取暖。那是去年我找了大半个湾区才买到的布鞋。我心疼了很久。求它们别这样糟蹋我的鞋。但是,它们不听。每天来,趁我去了学校或在屋里看书,我有六双鞋,它们哪双鞋都不蹲,就挑这双专门跟我作对。
   (2009/2/9 JINGWA)
   
   我谁也不想见。我一个人过得很好,我一个人过得很舒适,我一个人过得很忙碌,我一个人连走在路上看路都很快乐。一个人的生活是最自由的,一个人并不孤独,一个人也从来不会感到寂寞。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念很多人,只有与很多人在一起时才最想念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很大,很多人的世界很小,因为空间不够分配,就像糖果少孩子多一样。
   
   (2009/2/10 JINGWA)
   
   
   换了一个地方写诗。这是一个好地方。灯光暗淡,东西凌乱地摆设在身旁。木桌上铺满粉一样的灰尘。我在上面写诗。周围噪音绕耳。可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觉得声音像结冰了一样,它在,但它进不了耳朵。多好的环境啊,我失去这种创作激情实在太久了。它终于回来了。回到我的血液里。心灵深处像多了一对翅膀,想飞,在这么糟糕的雨天。以往我厌恶雨季,因此得了雨季后遗症。忧郁、多思、难眠。现在,人的思维就像冰河上的冰凝固在河上,只等到炙烈的阳光才有可能产生变化。尽管如此,隐藏在血液深处的疯子基因会时不时浮现。
   
   (2009-2-21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