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2]
井蛙文集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2

   又回到修拉的点彩。修拉的画是不能在屏幕上看的,那样会毁了他的点彩。2007年在巴黎奥赛博物馆看到的点彩派,绝对是视觉上的震撼所带给我的对修拉喜爱的因由。我没弄懂JAMES讲到达达主义的时候津津乐道而到了修拉就两目无光。
   这个周末我得再次走一趟MOMA MUSEUM(旧金山现代美术馆)。对比一下ROBERT RAWSCHERBERG和GEROGES BRAQUE两个画家的作品。闲逛博物馆的时光会否一如往日般令人振奋?我想一样吧,我没多大变化。最近觉得,看了云抱写的《水调歌头》就没写下去的欲望。他可害了我,让我在河边乱逛。
   所以,我更愿意回到印象派或者修拉自己。那样,会把我的视觉逻辑以及思维逻辑通通找回来。
   (2009/2/1JINGWA)
   

   哥哥寄来他的书法横幅,我欣赏不已。卞之琳以及李商隐这两首诗也是我喜爱的。我儿时最为崇拜的偶像就是我哥哥,他的书法,他对艺术的狂热,这些都直接影响了我。我在美利坚虽然被迫学习洋文,可是,一看到中国的古典艺术,心里就激动不已。这是艺术之根,也是我家传统。现在,只等玛儿的画了。那样,我的书房就像是我的书房了。什么是平静的生活?一个人未必平静,许多人也未必平静。平静,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是不带给他人烦恼,也不因他事烦恼。深层次的平静就是无欲。欲不达则苦,苦则烦,烦则恼。这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悲伤之处。对于我的平静,就是坐下来写诗。
   (2009/2/2 JINGWA)
   
   这可能是修拉的梦境。因为画面鬼魅神秘。19世纪的法国是否有这样的SIDE SHOW,但是,它看上去不是现实的。它更像是地狱里的音乐演出。每当看到此画,我都想这是修拉的梦。
   (2009/2/3 JINGWA)
   
    凡高与高更第一次在巴黎认识修拉的时候,凡高看修拉解释他的点彩DIVISIONISM时眼里就充满了崇敬。一个只有二十五的画家竟然对绘画技巧有如此高超的创新和见解。在绘画理论上,凡高与高更当时都不及修拉。因此修拉才是后印象派的领袖。尽管修拉在人世间只活了三十一年,但是,他对光学色调线条的科学研究成果却比以莫内为首的印象派在用色上要讲究。捕捉住大自然留给人瞬间的光色印象是印象派的主题,而修拉则是将这些映入我们眼中的光色细致地分割成为点状色彩。在修拉身上,会被他的科学精神迷惑,而他的艺术感觉,则带给我一种秩序的美。
   (2009/2/4 JINGWA)
   
   把流行艺术称之为波普艺术是把西方现代艺术在中文世界里弄得更神秘更流行。这个译名不知道好不好,但我喜欢直接把POP ART 读成流行艺术。我这些天都在读罗森博格(RAUSCHENBERG)的作品。在旧金山MOMA MUSEUM里,除了马蒂斯和毕加索的没重复兜转之外,其他的我都重复走了几遍。但后来,我遇到一个正在抄抄写写的白人女孩儿,她说COLLECTION 很COOL。我说是的,确实很COOL。但她问,究竟罗森博格想干什么呢?意思是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呢?把一大堆垃圾堆积在一起。我笑说,生活是不是垃圾不重要,因为这种认识对于一个画家实在太肤浅了。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捡垃圾然后用垃圾去表现艺术?而我们要思考的,为什么这幅画会被珍藏在现代博物馆里?
   不是艺术家才逛博物馆,每个对艺术好奇的人都应该去逛博物馆。而目的都不需要一样。因为,艺术品首先需要被了解,其次才是被理解。
   (2009-2-7 JINGWA)
   这是罗森博格的经典摄影。支撑起整个生命的原来只是一根细细的线。黑白天地间,只有一张自信的脸以及悠然的笑容。这就是为什么抽象派和流行艺术家的平均年龄比印象派高的道理。毕加索也是年老而终,修拉只活了三十一岁。
   (2009/2/8 JINGWA)
   
   
   院子里的梨花开了,粉红色,很美。隔壁家的也是梨花,但是白色,透过篱笆,长长的伸过我这边来。可是,窗外的柿子树却干枯得不成样子。周六早上,我会泡杯爱尔兰红茶坐在花园里的椅子上看天。天空有时候很蓝,有时候灰色。但这并不影响我呆坐一个上午的平静。老邓养了三只像模像样的竹丝鸡,到处瞎逛。天冷,就跳到门前鞋架上,蹲在我最喜爱的布鞋上取暖。那是去年我找了大半个湾区才买到的布鞋。我心疼了很久。求它们别这样糟蹋我的鞋。但是,它们不听。每天来,趁我去了学校或在屋里看书,我有六双鞋,它们哪双鞋都不蹲,就挑这双专门跟我作对。
   (2009/2/9 JINGWA)
   
   我谁也不想见。我一个人过得很好,我一个人过得很舒适,我一个人过得很忙碌,我一个人连走在路上看路都很快乐。一个人的生活是最自由的,一个人并不孤独,一个人也从来不会感到寂寞。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念很多人,只有与很多人在一起时才最想念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很大,很多人的世界很小,因为空间不够分配,就像糖果少孩子多一样。
   
   (2009/2/10 JINGWA)
   
   
   换了一个地方写诗。这是一个好地方。灯光暗淡,东西凌乱地摆设在身旁。木桌上铺满粉一样的灰尘。我在上面写诗。周围噪音绕耳。可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觉得声音像结冰了一样,它在,但它进不了耳朵。多好的环境啊,我失去这种创作激情实在太久了。它终于回来了。回到我的血液里。心灵深处像多了一对翅膀,想飞,在这么糟糕的雨天。以往我厌恶雨季,因此得了雨季后遗症。忧郁、多思、难眠。现在,人的思维就像冰河上的冰凝固在河上,只等到炙烈的阳光才有可能产生变化。尽管如此,隐藏在血液深处的疯子基因会时不时浮现。
   
   (2009-2-21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