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我的一段记忆]
侯文豹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我被媳妇占领了!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序篇
·互联网推动了中国社会与政治的变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一段记忆

   
   
   我的一段记忆
   
    公元1998年2月6日,农历大年初十,星期五,是个冰雪已经开始消融的日子,漆黑的晚上,安徽省北部靠近中国交通大动脉——京沪铁路线向西约1.5公里距离号称千年烧鸡之乡以北3.5公里一个叫侯庄的小山村,乡村的夜晚除了偶尔几声犬吠之外是那么的安宁。

   
    在家里看22点CCTV晚间新闻,新闻里,海霞她那无时无刻都保持着微笑艳若桃花的样板面容正在播报着中华大地初春的祥和与中东的爆炸......
   
    突然传来剧烈的狗叫声,紧接着,咚咚咚......,听到几声明显的敲门声。再接着听见老父亲走到家院大门的问话声:谁?我XXX(注:此人系时任村支书),指挥(本人乳名)单位来人找他有事!父亲打开门后,一窝蜂似的涌进来一群不明身份的男人,直接冲到堂屋对着我说:你是侯XX吧!“是,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粗暴?”“我们是警察,这是证件(安徽省公安厅XXX)来找你有事,你要跟我们走一趟!”这位看似头模样的壮男说道。“我们先走,你们几个留在这里检查后再回去!”说罢,五六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簇拥着把我“请”出了家......
   
    来到大门外,又看到在我家巷口与院墙拐角处又冒出来七八个男人,这时,我看到在离我家不到一百米的南大路上停了5辆闪烁着猩红色幻影的车辆,只不过没有丝毫的刺耳声罢了。村里的犬吠声依旧此起彼伏,但我的乡邻们似乎已经沉睡......
   
    来到一排象征着国家强制力的轿车旁,“叫他坐到我的车上”头模样的男人说道。随即我被推上一辆好像是显眼位置叠加着几个环状物的车里,我的两边各坐着一个壮男,那位头模样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排闪着猩红色幻影的轿车上路了,由我家出来到烧鸡古镇3.5公里的道路是充满着坑坑洼洼的,强制集了几次资也没有建好的县道,今天似乎也不那么颠簸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屁股下异常柔软的缘故。车里没有一丝声音,除了发动机那微弱的工作声......
   
    经过让人窒息的几分钟后,来到了烧鸡古镇位于206国道北边曾经办事来过几次的安徽省SUZHOUSHI公安局FULI分局(现为派出所)。在壮男们的簇拥下上了二楼,进了会议室,他们“请”我坐下来。头模样的与几个人走进隔壁的局长办公室......大约过了不到一颗烟的时间,我被“请”到了局长办公室,“坐下吧,我们先聊聊”那位省厅头模样的说道,“知道我们问什么把你请到这里来吗?”“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嘛?”“你做的事你会不知道!”“不知道”!“你想组织XXXX是吧?”“与这有关吗?”“怎么会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们会大老远半夜连觉都不睡来请你!”“现在先到这里,你跟着我们到你单位(注:安徽省濉溪县水泥厂,99年已经破产),我们要到那里了解一下!”此刻,局长办公室里那座时钟已经过了午夜。
   
   随后加上已经从我家搜查回来的,仍旧是那五辆警车的大队人马再次启程开赴20公里之外我的单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