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高洪明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行政起诉状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高洪明先生再次被抓的兩個真正原因
·我与胡石根、徐永海在一起学习圣经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作者:查建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0 更新时间:2009-1-27 9:49:54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古人对出远门人孤独心境的生动描写。
   
    而坐牢的人虽不是出远门,但咫尺天涯此时此心亦同。我在监狱中度过了九个春节。每到春节,监狱总是让部分表现好的犯人与家属团聚包饺子。而像我这样不认罪的政治犯自然沒有这种待遇。每到大年初一,别的犯人或去与亲人团聚、或集中去一间大屋子看电视,而我总是一个人留在冷冷的牢房里,以床为桌给亲人写信,用家书温暖自己那寒冷孤独的心。
    今年好了,我可以在家过春节了。可不知怎么,我的心还在狱中,在思念那些仍在狱中的难友。今天是初一,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书桌前敲着电脑,用这篇短文寄托我对狱中战友们的思念。我思念全国各地我认识和我知道的还在狱中的几十位政治犯朋友。我思念北京最近被监视居住的刘晓波,前一小时我才在电话里和他夫人刘霞互相拜年,刘霞讲:过年想去探视晓波,但申请未批。我思念北京第二监狱和我一块坐牢但现在仍未出狱的四位政治犯难友。北京二监是关押重刑犯的监狱,北京部分政治犯关押此处。这几年刑滿出狱的有中国民主党案的我和高洪明;中国自由民主党案的胡石根、康玉春、王国齐、张纯珠;中国共产党改革委员会案的冯劭力、李增春;纪念六四案的江棋生及上百个所谓“六四”暴徒案的北京市民;还有海外民运人士杨建利等人。至今还未出狱的是何德普、王小宁、杨子立、靳海科四人。
    何德普与我同案,他是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之一。在中国(大陆)成立新政党,在同样也没有注册登记的中共眼里,都是犯罪行为。我们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有个内部商定:徐文立在徐文立负责,徐被捕查建国负责,查被捕高洪明负责,高被捕何德普负责,何被捕马X负责。徐文立1998年12月被捕被判刑13年。1999年6月我和高洪明同天被捕,被判刑9年和8年。面对着1999年全国十几个省市几十个民主党领导人纷纷入狱的镇压浪潮,何德普逆流顶风而上:发声明援救战友,续办党刊网上宣扬,联络海内外签署民主宣言,东奔西跑进行党的组织活动。2002年底何德普被捕入狱被判刑8年,在狱中我们见面了。我和德普不在一个分监区,见面不易,偶尔在监狱医院看病时碰上。虽然俩人身后各跟着狱警,但我们抓紧低声说几句最重要的话,随即被分开。德普,多保重!我期待着你的归来,到时我们可以自由地畅谈。
    王小宁与何德普都是50多岁的人,但小宁已半头白发。因网上发文宣扬多党制的好处被判刑10年。我和小宁的分监区仅隔一道铁栅栏。两监区有时放风碰到同一时间,我们就抓紧时间交流一会儿,他对时局看法总比我乐观,我这人习惯分析形势多看困难,但也是爱听鼓舞人心的话啊!
    杨子立和靳海科同案,他们几个年轻大学毕业生位卑不敢忘忧国,效法毛泽东成立了个新民学会。才碰头两三次就被捕,杨判8年、靳判10年。我看过他们的判决书,其中有一罪证是:在笔记中有对现时政治不滿的言论和对共产党领导不滿的言论。记得当时我悲愤得仰天长叹!眼泪充滿了眼眶。岂有此理!子立还有一个多月就8年刑滿出狱,他家在河北农村,过完年我就要为他出狱做些安排。
    靳海科也是农家子弟。他父母从河南许昌农村到京探视他,这几个月都住我家。老母亲说起海科伤心得很。说全家几个孩子就海科学习好,考上了北京的地质大学。供他上学的钱还未还完就出了这事。怎样的言语,都无法安慰了这朴实的贫困的老母亲的心!海科与我同一个分监区,我在一层楼,他在二层。每周三次放风,他都会隔着铁窗和我说话。我用井蛙居主笔名,他用人爱道者笔名,书面交流十几次。别看他比我女儿还小,但他和我争论起却毫不留情,真是难得的忘年交、狱中诤友。海科因监狱的一个小手术失败,搞得他至今身体极弱,但他才气横溢,在狱中写了几十万字的东西。记得2007年我生日时他赠诗祝贺:仲秋缧绁赠查老:“明月回环巡山河,蛙居再次过仲秋。秋风吹来风作酒,伴我豪情一生游。”再有两年,海科才十年刑满,海科,保重身体!你的人生和我们共同献身的中国民主事业的路还很长很长。
    还在狱中的难友们,你们的牺牲终将铭刻历史,我们的心是相通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