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尴尬的三月]
藏人主张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尴尬的三月

   
   
尴尬的三月

   
   
   

   年轻藏人拉萨颇穆,为三月写下这篇文章,于是首发在此。
   图为藏人画家念扎的作品。(唯色语)
   
   我的三月:尴尬的三月,辱没的三月,虚伪的三月……
   
   •拉萨颇穆•
   
   
   伴着阴绵的细雨与蔓延的潮气,三月降临了。三月,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闲适;三月,不是双燕齐飞共归故里的完满;三月,不是寒梅霞光满天、群芳皆妒的傲骨……我的三月:尴尬的三月,辱没的三月,虚伪的三月!在翡翠般的碧波前总也望不到遥远的对岸,昔日的归程也隐匿了踪迹,曲曲折折、寻寻觅觅亦枉然。细风细雨中,飘坠的梅,落在颊上,化成腮上淡淡的泪痕。
   
   走在新学期的走廊,巧遇了Jack——我们的外教。欣喜地问候着彼此的假日生活,当我依旧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时,突然间他轻轻地、紧紧地将我拥起。我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个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人,回首往昔的点滴,笑容顿时绽放在我惊愕的面颊上,泪丝开始浮游在眼眸里。莫问楼道里不息的人流,我知道他对于眼前这个来自遥远图博的女孩,总是多一份疼爱与怜悯。看来昼夜运行的宇宙和地球不过一个周期,却将我们的心牢牢地拴在了一起。是他,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告诉我,理性的诉诸胜于一切;是他,在我进退维谷的时候给予我莫大勇气;也是他,只因我的眼泪,在齐聚一堂的时刻,当着满堂的汉族同学喝声指出:“I thiink the beijing goverment is stupid!”——让我歉疚的是,此事差点让他被驱逐出境。来自西方国度的他,于我是格外的亲切。看着他微笑而温和的眼睛轻轻松松地透出温暖和真诚,我真觉着幸福。他如兄长般抚慰我心中最痛的创伤,他如长辈般指点我诸多模糊的方向。原来只要彼此的心扉敞开着,再远的距离也不是距离,否则再近的邻里依旧陌路。
   
   清晨,一阵幽然自得的江南雾气,烟烟淡淡地弥散在透明的风里、透明的空气中。望着地上湿漉漉的水迹,薄薄的云层里透出霭色的晨曦,想那雨季还在吧。世界上单单属于我们的辞旧迎新的时刻来临了,本该是在声声爆竹中喝着“古突”、 驱走邪气的吧,本该是在掺着糌粑、厥麻的“切玛”前,洒起新年的喜庆吧,本该是卸下所有的包袱,欢心地沐浴在哈达柔和的拥抱里吧。一波烟雨无人晓,肠断冰山灭踪迹!可是我怎么敢呢?为着我的自由失去了他们的生命,为着我的信仰蹂躏了他们的躯体,于是洛萨不再是团圆的“古突”和畅怀的庆祝。遥想在帕廓某个嘈杂的大院中,孩子生疏地切着萝卜丝,这本是母亲的绝活;妈妈无力地和着面团,这本是父亲的职责……就在去年忽然刮起的一阵狂风中,不过几句袒露心意的嘶喊,自此望断天涯却不见良人归!
   
   这不是欢庆的时刻,更不会有恬淡的心境。我只求不要打破我寂静的哀悼,无声的心灵救赎。
   
   一通铃声扰了我的清静,辅导员老师那惊奇与喜悦的话音在我耳畔响起。她亲昵地指责我没有告诉她节日的来临,还说学校领导也很关心今年在校过洛萨,因而今晚要欢聚一堂,共同庆祝。我涩涩的不知道应是感激他乡的盛情,还是要坦诚诉说自己的心情。许久的徘徊还是终于拒绝了今晚活动的主持任务,我悻悻的不再好拒人千里不去出席。
   
   席间我克制着自己黯淡的双眸、虚空的心灵以及浓浓的歉疚,我总不能在这么一个场合失声痛哭吧!一曲<青藏高原>悠远飘去,倒是家乡的日月山川为我带来稀贵的慰藉,随之那首<北京的金山上>令人啼笑皆非……推开尘封许久的窗门,又在提示“救世主”伟大的恩惠么?孤立无援的应和中,只求守住自己的心,这也算是我圆融的处世之道了吧。我后退了几步,可依旧怀揣着自己的底线。
   
   啊?跳舞?即使我此刻的伤怀不会拒绝那欢快的旋律,扬起的衣袖中也会飘落点点泪雨吧。便是他人的盛情纯属真心,不可曲解亦不可拒人,背叛灵魂的舞姿也不会优美吧!于是我选择悄无声息地离开,噙着的泪也要暂时隐藏起来。
   
   后来发现她俩也回来了,质朴的话语久久萦绕我的耳垂和心灵。她俩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们说没了我的身影,自己也不自在。怀念着已故的同胞,她们的心也在痛彻!友谊永远是争相开放、鲜艳欲滴的百日草。永永远远的我们,一起静默哀悼,一起灌溉着心灵的枯萎和友谊的花朵。
   
   临睡前满腔的温情伴我甜梦,梦中的和平世界没了现世的面目狰狞。再也没有颠沛流离、东藏西掖的人或书本,再也没有爱别离、怨憎会的苦楚,再也不用活在出卖灵魂的浩淼谎言中。暴力可以消亡所有的肉体和生灵,威武却永远征服不了一个民族的文化与精神。在苛刻的管制中、严厉的束缚下依旧播撒生长的是我们不灭的族性!在肆虐横溢的贪欲、野心、欺瞒、暴力中,永存的是我们的信仰。这样年年岁岁,这样岁岁年年,这片土地上才会崛起一代代不屈的灵魂!
   
   雨后的枝叶洋溢着清新的绿意,流露出生命的蓬勃与英姿。原是如蝉翼般干渴的叶片,汲取到生命的汁液也就呈现出水绿鲜活的模样。生命原是滋润而长成的。生命如此,那属于生命的友情、梦想、信仰亦如此吧!去年三月,家乡事发,不断重复的画面下隐藏着强盗丑陋的嘴脸,不绝于耳的噩耗中凸现着同胞抗争的举意,让我心绪难定。过着眼泪之后还是眼泪、伤痛之后还是伤痛的日子也有数日了吧!跃跃欲试的心情急催马,无力申诉的愤懑不饶人。于是在某个惨淡的黄昏听说A市也有一群骚动的群体时,慷慨激昂,翻江倒海,彻夜未眠。在一夜的辗转反侧中变得出奇的勇敢,惊叹到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地步!似是在反复的激励中,自己因着那一群的鼓动而骚动,因着那一伙的胆识而勇敢。翌日,不问世事地转身踏上行往A市的列车,三个女孩决定了要放手一搏。而那时的我,激愤得丢了些许理智,笃定凶多吉少。
   
   在A市看见他们的团体,天啊!没想到会是巾帼不让须眉。难道随着阿佳啦的起身,这个时代的主题早已拟定?那就让我们不谈爱情只要自由、不爱红装偏爱武装,一起行动吧!当时的我们负担着一种沉重而畸形的痛苦,我们被所有博巴的勇气感动、震惊着,自己身上也有了惊人的勇气。为数不多的男生中,A君是闪耀的一颗。他说,我们这是一个革命创新的举动,一定要用恰当的方式表达;我们必须利用好自己这么多年累积的知识,争取我们上师的归来和宗教的自由;知识是我们唯一有力的资本。
   
   当时我们有游行A计划、发传单B计划。还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中,来了B君,他的学历年纪都在我们之上,自然威望颇高。原是理智稳重的人,吹过三月的怒风也就乱了分寸,也是投入了计划的行列。其实看着队伍的壮大,大家的勇气不减!可是A计划、B计划、C计划、D计划……计划久了才明白,眼前是注定不会有出路的。即使我们全都拿出生命赌一把,作用也微乎其微。渐渐的,在接连数日的规划中,明白了险恶、消磨了勇气、滋生了惧意,到最后,推脱了责任。
   
   其实我们也有好听的说法。说我们现在以卵击石,百无一用。说现在不是我们的历史舞台,我们要隐忍、奋斗、努力学习,有朝一日定要讨回这个公道。后来看到中央民族大学的他们,隐隐的愧欠再一次将我席卷。原来抉择时刻,我依旧贪生怕死!就是这样吧!自此看见了自己的懦弱,在痛苦与无望中挣扎,孤立无援。无能为力时便将所有的痛楚与艰辛,隐忍在瞻前顾后、沾亲带故的顾忌中,消磨于对于政治条件改善的茫茫期待中。说不定还在一点一滴、不知不觉中变得麻木,在一声一喝的威逼利诱下丢了自己。
   
   八月回到家乡,在陌生的繁华和窒息的气氛中,茫茫然艰难地呼吸着,试图寻遍出这片土地残留给自己的根。家乡给了我隐隐的隔膜和猜疑,还有处处可闻的“生人味”,真不知道这生人味是自己身上发出来的,还是那片“绿色”的生人味?也就在那一天,我开始痛恨曾经挚爱的大自然最初的颜色,尤其是在家乡的土地上!可是我知道,还有一群人他们永远热切地渴望着回到这片土地,他们原是真正的主人,一场事变、一场风波,离了家乡、弃了故土!因为走过了太多的地方,有了太多的第二故乡,他们有时候也会忘记家乡的模样。他们走到哪里,就在哪里洒下全世界都可以生长的种子,告诉这世界,家乡有多美!他们天南地北、浪迹天涯,随遇而安又居无定所。他们曾经在高原广袤的土地上游牧,现在却在全世界游牧流浪,他们不愧是游牧族的后裔。可是他们的游牧自然有着无所依傍的凄迷和惨淡,一如无根之木、无家之人,无依无靠。可是并非如此!他们虽然犹如翱翔在天际的风筝,飘着彩色的图案,在目不可及的遥远处若隐若现。可是风筝的线永远在家乡!这里有他们曾经拜谒过的佛像,有他们曾经抚摸过的经筒,还有日夜等待着他们的我们!
   
   每每如此,心被触动、摇曳、抽搐,最终还是紧缩了起来。带着与他们重逢的渴望,真的希望今年三月等待他们的我们,可以再做一次垂死的挣扎,再一次告诉世人我们小小的重逢的愿望!好吧,那就让我们勇敢一些吧!可是再想想一次次的劳而不获,只叫我惊慌失措、痛不欲生的是攥着上师的照片倒在淋漓的鲜血中的古修啦,是生死未卜、身陷囹圄的不计其数的同胞。
   
   博巴的心都连着的,谁不会疼啊。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再给我伤痛。苟且偷生吧,静观其变吧,但我……犹自不甘!
   
   去年的三月,今朝的铭记!今夕何夕,吾欲泪兮!
   
   2009年2月27日于加纳
   
   原载《唯色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