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藏人主张
·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东赛按语:
   
   1,中国官方论“藏青会”基本上牛头对不上马嘴,因此,中国人对“藏青会”的误会加深了。同时,藏青会的国际地位也相应地提升了。
   
   2,李江琳女士带领下中国大众开始评论“藏青会”,这对探索“真相”提供了难得的实地考察资料。毋庸置疑,这是中国有识之士中开始站在事实上评论“藏青会”的第一步,作为藏人应当看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
   
   李江琳: “藏青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原刊载于《西藏资料网》http://tibetfile.com/Default.aspx?tabid=89&language=zh-CN
   
   转自 莫之许 @ 2009-3-5 1:13 评论(16) 推荐(118)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mozhixu/archives/284051.aspx
   
   
    长期以来,西藏问题的聚焦点集中在达赖喇嘛以及西藏流亡政府。2008年3月的拉萨事件,使得西藏流亡社区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突然成了新的焦点。这个组织就是“西藏青年大会”(Tibetan Youth Congress),简称“藏青会”,或者“青年会”。
   
    “藏青会”是西藏流亡社会中最大的非政府组织,但它并非唯一的非政府组织。 除了青年会之外,比较大的非政府组织有“西藏妇女会”(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和“自由西藏学生会”(Students for Free Tibet,简称“学生会”),此外还有“前政治犯协会”,以及一些类似同乡会的组织。
   
    “藏青会”是一个明确主张西藏独立的组织。该组织的网站首页毫不讳言,其宗旨是“恢复整个西藏,包括传统的西藏三省,即卫藏,康和安多的完全独立。”藏青会纽约/新泽西分会网站的“本会宗旨”也公开表明要“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为西藏的完全独立而斗争。” 为此,藏青会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激进组织”。
   
    在中国人所习惯的语境中,“激进”往往令人联想到“革命”,而我们所受的教育又很自然地把“革命”与“暴力”相联。因此,一般中国人对藏青会的“激进”很自然地理解为“暴力”, 对它的说法五花八门,有的称它为“恐怖组织”,有的甚至称它为“哈马斯”式的组织。藏青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我在美国,印度,尼泊尔和锡金访问西藏流亡社区时,遇到过不少藏青会成员,有机会采访各级藏青会的前任和现任领导人,同一些普通成员谈话,也曾就外界的传言当面向他们求证。
   
   
   
   藏青会的历史与现状
   
   
    藏青会的想法出现于上世纪末,那时达赖喇嘛出走印度已经十年,追随他出走的八万多西藏难民,分散在印度,尼泊尔,锡金和不丹等国家的20多个定居点里,用各种方式生产自助,并且建立了多所学校和寺院,难民儿童开始接受现代教育。
   
    到60年代末,西藏流亡社会第一批接受现代教育的青年已经毕业,其中一些人赴欧美等国继续深造,另外一些人来到达兰萨拉,加入流亡政府服务。虽然达赖喇嘛已经开始着手政治体制改革,在流亡社区中推行民主体制,但是这些年轻人对当时的流亡政府很不满意。流亡使得每个人都必须面对新的生存条件,他们必须面对复杂的新形势, 做出相应的决策。这些年青人认为,从西藏逃出来的老一代贵族官僚们并不懂得什么是民主,也不适应新的形势。受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一代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发出自己的声音。
   
    为了更好地团结和组织流亡社会中的年轻一代,为争取西藏的自由而努力,四个流亡印度,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决定成立一个年青人的组织。这四个人是丹增格杰哲通,丹增南嘉哲通,索南多加和洛地嘉日坚赞。他们发起第一届西藏青年代表大会,成为西藏青年大会的创建人。日后,他们四人都在流亡政府中担任过重要职务。
   
    1970年10月7日,三百名来自各地的西藏青年聚集在达兰萨拉,代表流亡社会的年轻一代,在达兰萨拉召开大会,宣布成立西藏青年大会。 达赖喇嘛和他的两位经师参加了大会, 达赖喇嘛并致开幕词。成立一个年青人组织的想法,一开始就得到达赖喇嘛的支持。一个民主的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西藏青年大会的成立,不仅表明流亡社会的年轻一代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行动,也表明西藏流亡政府开始有了压力团体。这个团体一开始就具有鲜明的独立性,常常反对流亡政府的政策和主张,还不时与流亡政府唱对台戏。
   
    藏青会总部设在达兰萨拉,下辖81个分会(Regional Tibetan Youth Congress, 简称RTYC)。我在达兰萨拉采访现任藏青会总书记顿珠拉达时,他告诉我,目前藏青会共有三万多会员。从网站上可以看到,藏青会在印度,尼泊尔,不丹,挪威,法国,加拿大,台湾,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家设有分部。在北美有纽约/新泽西,明尼苏达,西雅图,旧金山,波特兰/温哥华和多伦多等六个分会。由于流亡藏人比较集中的地区是南印度,该地区的分会自然人数也是最多的。
   
   
   藏青会的组织形式
   
   
    藏青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每三年召集一次的全体代表大会(General Body Meeting,简称GBM)。只有GBM有权选举藏青会的执行机构,即中央执行委员会(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简称Centrex)。所有分会的会长和秘书长自动成为GBM的成员,除此之外,为了避免领导层专权,各分会的每50名普通成员有权推选一位代表参加GBM。由于经费或者其他原因,普通成员代表不一定能够做到每50名中有一人参加全体代表大会。但通常会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推选一定数目的代表参加。
   
    执委会的选举分两步进行。先由GBM提名60到80名候选人进行初选,从中筛选出25到28名正式候选人,然后通过GBM全体成员投票,选出10名执委会成员。 执委会有正副会长,正副秘书长和一名会计,并设有文化,出版,公共关系三个部,每个部各有一至两名负责人。执委会任期三年,会长可以连任一届。执委会办公室设在达兰萨拉,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藏青会总部”。在其他国家生活的藏青会成员如果当选为执委会成员,必须去达兰萨拉工作至任期结束。
   
    分会领导由该分会所属成员投票选举。由于各地藏人社区人数不同,各分会的领导成员人数也不同。以纽约/新泽西分会为例。我采访该分会秘书长才旺贡波时,他告诉我,纽约/新泽西分会成立于1994年,现有1500名登记在册的成员。其领导机构是理事会,现任理事会是第9届。理事会每两年选举一次,由即将卸任的理事会提出约20名候选人,普通成员也可以推出候选人,然后全体成员投票选出理事会成员。理事会主席可以连任一次。
   
    藏青会的成员必须缴纳会费,会费和募捐得来的款项是藏青会财政来源。藏青会执委会成员有部分是领工资的,分会理事会成员则全部是不领工资的志愿人员。藏青会成员参加各种活动也没有补贴,都是志愿行为。由于藏青会成员大多要么有工作,要么是在校学生,不是随时都能参加活动,因此很多活动是在傍晚下班后和周末举行。有时候活动频繁,大家只好轮流请假。
   
    这个组织已有近40年的历史,现任执委会是第13届,每一届都是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早期的藏青会成员是西藏流亡社区中最早进行民主实践的一代人。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藏青会对流亡藏人民主意识的传播,帮助流亡藏人建立社区的选举制度等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藏青会成员
   
   
    加入藏青会并没有特别的条件,只要年龄16岁以上,认同藏青会的基本宗旨就可以加入。藏青会没有年龄上限的限制,因此,虽然名为“青年会”,但也有一些30多,乃至50多岁的成员,不过这些“老青年”不多,藏青会的主体成员是18到30多岁的年龄层。藏青会成员只限于藏人。
   
    藏青会是一个不分教派,不限地域,不限僧俗的世界性组织, 因此藏青会成员男女老少,僧俗皆有。藏青会成员并不完全是出生在西藏境外的藏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平均每年有2千5百到3千名藏人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加入流亡社区,这些人被称为“新来者”。他们中的大多数属于12岁以上,30岁以下这个年龄段。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潜在的藏青会成员。他们中有多少人加入了藏青会? 到目前为止,没有确切的数据。
   
    从我采访中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藏青会成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新来者”。由于各种原因,这些人不一定象境外出生的成员那样活跃,因此使外界产生“藏青会成员全是从未去过西藏的境外藏人”的印象。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比方说,现任藏青会秘书长顿珠拉达就出生在康区。 他于1996年出逃印度,在印度接受教育,参加藏青会并成为骨干成员之一。换句话说,只要藏人在西藏的状况没有较大的改变,年轻一代的藏人还在继续出逃境外,藏青会就不会缺少“新鲜血液”。
   
    当然,流亡藏人分布在十几个国家,各地的情况有很大差异。有些早年建立的定居点很少有“新来者”加入,其分会会员基本上全是出生在境外的第二,三代难民。“新来者”比较集中的地区是印度和尼泊尔,这些地区藏青会的力量比较强。
   
    藏青会的成员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他们基本上全都受过现代教育,其中相当多的成员受过大学以上的高等教育。藏青会成立至今,一共有过约130名常委会委员。这些人全部受过现代教育,其中70%以上在印度、尼泊尔、美国和欧洲受过大学本科以上的高等教育。纽约/新泽西分会有十位理事会成员,我采访过其中的几位。他们都有正式工作, 都会说流利的英语。我随意采访的一些藏青会普通成员大都是在校学生,有的在读大学,有的还在读高中。除了为本民族的前途奋斗之外,他们同样有自己的人生理想。一个名叫扎西措姆的16岁女孩告诉我,她希望高中毕业后能去英国牛津大学学法律,将来当企业律师。
   
    这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年青人与他们的父辈有何不同?他们与上一代之间是否有代沟?这是我在采访藏青会成员时常常问的问题。纽约/新泽西分会秘书长才旺贡波坦率地告诉我,“代沟”确实存在。跟老一代比起来,他们有明确的“政教分离”意识。老一代人百分之百服从达赖喇嘛,只要是达赖喇嘛说的,他们就会去做,很少会去独立思考,更不要说反对了。而他们这些年青人虽然尊奉达赖喇嘛为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和民族领袖,但是并不是百分之百拥护他的政策。他们认为,在为西藏民族的前途奋斗这一点上,他们与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但是藏青会有不同的目标和策略,在这一点上,他们与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存在分歧。“那并不等于说我们就是在反对达赖喇嘛,”藏青会秘书长顿珠拉达笑着对我说。他对媒体上“藏青会反对达赖喇嘛”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纯属对藏青会缺乏了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