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主张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东赛按语:

   
   1,西藏著名学者茨仁夏加撰文评析所谓的“百万农奴解放日”,让人感触极深,又表达了当前藏人想表达的真实声音。
   2,本主持人比较喜欢学习历史,尽管从大学算起接触藏中历史近二十年,但是,还没有吃透,更没有抓准,仍在蜗牛似地爬行于历史的沙漠深处。虽然如此,从历史学的角度看,除了短期或除了北京政府的缓兵之计外,官方设立并庆祝“百万农奴解放日”给全世界答复了另一个提问,即何时西藏纳入中国版图的时间,因为,新华社发布的“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永载世界文明史的光辉一页”一文明确地向世人大声说明“1959年3月28日,对历史来说,不过是短暂的一天;对西藏而言,却是一个新旧社会的分水岭。... ... 世界再次将目光聚焦在了西藏50年前的那一天:1959年3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从而揭开了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当家作主人的序幕,西藏实现了从黑暗走向光明的伟大历史跨越。... ... 雅鲁藏布江欢腾,唐古拉山作证,古老的西藏新生了!”当然,这并非北京政府不知道,而是有一种安慰印度的强烈意图,如此才能印度将会放心悬而无果的边界争端;如此才能有可能达到狼狈为奸,共同瓜分西藏的企图,但是,胡温政府过分依赖战术而步入了战略误区,从而西藏纳入中国版图增加了变数,“西藏自由运动”至少延伸了100年,更提高了西藏在世界棋局中的分量和加码。
   3,现在看来,藏人不需要去过分地在乎“农奴解放日”,反而这个节日成了“塞翁失马”式的新传说,干脆大家把这个称之为“达赖失马”吧。
   茨仁夏加 西藏与中国:现在的过去
   
   原文发表于英国“开放民主”:http://www.opendemocracy.net/article/tibet-and-china-the-past-in-the-present
   
   译者:台湾悬钩子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著名学者茨仁夏加/摘自网络
   
   茨仁夏加说:中国官方庆祝1959年“解放”西藏,乃是一个否认藏人声音与意愿的殖民者愿景。
   
   China's official commemoration of its "liberation" of Tibet in 1959 is underpinned by a colonial vision that denies Tibetan voice and agency, says Tsering Shakya.
   
   中国政府在2009年1月宣布,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个称之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节日,将在西藏展开庆祝活动,以此来纪念1959年的事件:在藏人反对中国人僭越统治而群起抗议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了拉萨,直接统治了该国家。
   
   成立节日的决定——也是对于2008年3月与4月,遍及青藏高原各地抗议事件的回应——乃是经过精心的计算,并且以反映西藏人民真诚祈盼的样子来呈现。这个“解放日”的宣布【1】——2009年3月28日——是由拉萨的“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的藏族委员所作出的,这个机构代表的是中国对藏人所承诺的自治权,然而实际上却是一个,总是承奉中国共产党指令的橡皮图章,而并未反映当地的民情。
   
   当然有可能,这样的动议确实是来自一群藏人——少数的党员高官,因为没办法在2008年向中央政府保证藏民族的忠诚与听话,而受到了内部批评。但这本身已经很能显示“农奴解放日”的提案的性质:在一个极权统治的政体里,地方代理政府的失职,代表它只剩下少数几个选择,表演即为其中之一。那么很自然的,极权政体会喜欢看到壮观的表演活动,仔细规划以臻完美,民众亦被要求参与仪式表演,以表达他们的幸福美满。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这种现象在北朝鲜相当明显。但即使在那里,这样的表演活动在地方人民心目中的逻辑,跟它表面上所想传达的讯息,也许也是非常不同的。有一次,一个北朝鲜的难民告诉我,他当时很喜欢参加这些表演活动【2】,我以为他可能是欣赏其中的美感;事实上,他说,他喜欢表演的原因,是因为参与者在彩排与演出当天,都可以饱餐一顿。
   
   对于地方的藏族官员来说,“农奴解放日”想要传达的讯息,就是人民大众服从北京领导的成果展现。一个经过精心策划的壮观典礼,里面会有前“农奴”声泪俱下地控诉旧社会的邪恶,而数百名土著会齐步走过领导的演讲台,身穿多彩的服装,并且划一地舞蹈着——这些都会强化党对1959年事件的说法,更传达出今日藏人的心满意足,感激涕零。这个也会让藏族官员创造出一场让他们保住乌纱帽的表演,而地方人民满足了地方领导的需要,才能安居乐业。如同约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 3)笔下【4】,一百年前在欧洲帝国主义统治下的非洲,地方土著学着体会殖民主人对他们的“高度信任”("exalted trust" )。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生存之道
   
   还有其他近如眼前的事例。中国自己也在日本占领期间经历了类似的状况,当时中国本土与日方合作的人士——如汪精卫,他本是1940年代早期的中国官员,现在大部分的中国人都认为他是汉奸(背叛汉族的人)——被迫施行日方的命令,代表他们的统治者强迫人民做事。今日,党在处理非汉人的需求时,也需要这样的当地买办,来提供土著顺服的表象;据说,党经常为这些官员举办会议,而从北京为此目的专门派下来的党员高干,会花上几个小时,轮流赞美与警告这些地方官僚。
   
   博弥(藏语,藏人)并不会指控这些人为叛徒,而是以俚语来嘲笑他们,笑他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模样:go nyi pa (藏语,两头人)。与此同时,地方的领导班子有时候被认为实在是太有办法了,因为比起其他的汉人同事,他们往往能够保住乌纱帽长达数十年之久:文化大革命时代的许多极左官员都在1976年之后被“清理”了,只有西藏地区的还保留下来。但他们能够继续待在原来的位置上,还有其他因素,因为党在这些“少数民族”地区,没有了他们,就没办法运作。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文化的道路
   
   这种长寿的结果往往造成可笑的现象,特别是在文化的领域上。例如,党一直有一份可以接受、能唱样板歌曲的藏族流行歌手名单。但这份名单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官方到现在还是认为藏族歌谣的天后就是才旦卓玛,这位从1950年代就被指定为最受宠爱的藏族歌手。虽然有很多人很讨厌她的歌,然而到现在,她还是出现在每一个政治性的场合。原因很简单,党觉得她的歌很迷人,是因为围绕着她的生活所建构的象征性:被人民解放军解放的一个贫穷农奴女孩,靠着一副好歌喉而斐声全国,她就是阶级斗争中光荣、正确的翻身代表,也是土著真诚拥护国家的象征。
   
   但是像在“农奴解放日”典礼上可见到的整套繁复的忠诚表演,总是可能遭遇的困难是,当地人民会有什么看法是难以控制的。我自己小时候在拉萨长大,还记得那时候去看史诗电影《农奴》(1963年,李俊导演)第一次在西藏公映。这部电影刻画了一个名为强巴的“农奴”受苦的一生,他的双亲被邪恶的地主杀死,他本人被地主的儿子当马来骑,(他在寺院又被道貌岸然的活佛欺凌),直到人民解放军来到,使他免服差役为止。这部电影,意图激发人民对于西藏上层阶级压迫的反感,到目前为止,仍在中国内地被视为对西藏社会制度的有力刻画。
   
   但即使它在拉萨放映时,几乎没有人用上述的感觉来看待这部电影。当地人早就见过李俊以及他的工作队拍摄电影的过程,他们还认识其中的演员,也听说他们只能遵照指令,对于电影中许多不正确之处没有置喙余地。
   
   然而这并不妨碍土著民族的“真情”演出:西藏的每个人在看这部电影时,都应该要哭泣;在当时的环境下,假如你看了以后不流泪,那就有可能被指控对封建领主抱以同情。所以我的母亲与她的朋友们就在眼睛下面抹清凉油,好让双眼看起来泪汪汪。
   
   在一个著名的场景中,强巴因为肚子饿而偷窃寺院佛龛上的供品,因而被僧人痛打。当时的拉萨人并不把它看成什么阶级压迫,反而认为他是个亵渎神佛的小偷,所以受到因果报应。这部片子于是在拉萨被称为“强巴多玛古玛”(意谓:强巴,盗窃供品的小偷)。即使今天,在提到这部电影时,也没什么藏人使用官方指定的名称。对中国官员来说,危险是“农奴解放日”也很有可能会在庆祝典礼过后,即在人民的记忆中遭逢同样的命运。
   
   对于中国人来说,问题更大,因为1959年的周年纪念日,不只是政治的重新安排,也是文化的重新塑造,亦即地方神祗必须受到诋诽,而地方的传统被称之为迷信(即使也是“充满异国风情”的)。
   
   在家乡的宣传
   
   中国政府一直未能在西藏建立起良好的管理与统治的系统,也没办法聘任能够了解人民的干部。西藏地方政府的主要目标,乃是针对“分裂主义”与“达赖集团”进行“殊死斗争”;当地的政治人物必须常常重复呼喊适当的口号,以展现他们“反分裂”的决心。但把这个当成官吏是否适任与能否升迁的标准,等于创造出妨碍良好政策发展的环境。
   
   有一段很长时间——自从1950年代晚期的“反右”运动开始,甚至更早,在图博(藏语:西藏)东部——能够为两个族群真正带来和谐关系的人,已经都被排挤出原来的位置。这也是殖民统治的典型特征,亦即透过地方的买办公开表示支持外来统治,如此创造其统治正当性,并且透过土著顺从的表演来维持。而这个计划能够成功的核心,就是否认当地自发的行动,虽然被呈现出来的民情刚好相反:地方人民热烈欢迎外来的现代化模式。
   
   这一点突显了,中国政治算计中统治图博的一个重要的优先性,那就是要说服“家乡”的听众(而不是被占领地区的人民)。这种展现“拥有”的行为——透过仪式性的权力展示、典礼与伴随而来的国家象征主义——都必须向国内民众一一解释与合理化。
   
   而达成的方式非常简单。例如中国的媒体常常会发表有关西藏主题展【5】的文章(包括国外展出与中国境内的),这些展览显示中国人在1950年代来到西藏之前,藏族生活的落后与野蛮。文章的形式,就是引述一个汉人的看法,请他(她)作证展览的说服力(而不是请一个藏人来肯定展览内容的真实性)。
   
   官方的报纸(英文)中国日报,报道了北京的一个内容相当血腥、暴力的“西藏今昔”展,正是在2008年藏区抗议最猛烈时匆忙推出的,其中引述了一位中国参观者的看法【6】:“展览让我觉得旧西藏是充满野蛮与黑暗的地方,更加了解到政教合一的落后制度阻碍了西藏的发展与进步。”中国政府需要首都人民笃信其任务的美德,清楚地显示了殖民计划本质上总是存在的不确定性与焦虑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