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藏人主张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保罗 泽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2日 转载)
   
    关于西藏的天主教教堂及其信徒鲜有详实的记载。即使论者有片鳞只爪的叙述,也往往与事实有较大出入。比如,1989年王永红先生在《略论天主教在西藏的早期活动》中断言:“天主教尽管在西藏活动了一百多年,但是既没有留下一所教堂,也没有发展起一户永久性的信徒。” 1
    (博讯 boxun.com)

   <推荐:月费起价$4.99,免费大陆回拨号码、任选美、加电话号码.点击这里加入有5美元折扣>
   
   
   
   
   
    1990年,房建昌先生在《西藏基督教史》中进一步讲道:“目前,伊斯兰在西藏还有清真寺,基督教则完全绝迹了。” 2显然,以上二位论者不知道具有百余年历史的盐井天主教堂不仅是目前西藏境内唯一的天主教教堂,而且还有740余人的信徒。本文试就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教过程、相关历史事件及其现状略作考述,聊备一谈。
   
    一、盐井的历史地理及其他
   
    “盐井”一名最早见于清康熙年间,是藏语“茶卡楼”(意为产盐地)的义译。东北与西藏芒康、四川巴塘相邻,南与云南德钦接壤,西与西藏左贡县扎玉、碧土、门孔等相连,海拔2600米左右,气候相对炎热,盛产青稞、大麦、玉米、小米等农作物,以及苹果、梨子、石榴、核桃、西瓜等水果。因自古生产井盐而闻名遐迩。据记载:“此盐销于康南各县及云南边西一带”。 3历史上是吐蕃通往南诏的要道,滇茶运往西藏的必经之路。清代“雍正三年,云南鹤丽镇总兵南天祥征藏于此设台,令刚达寺喇嘛督率百姓转输粮饷”。 4就在那时,“本城尚有汉蛮商店十余家,由此购置盐、茶、铜、铁、杂货,输至察隅以西野人地方”。 5按史书,至少从清代开始盐井与巴塘有特殊的关系。《盐井县志》记:“茶卡楼历为巴塘正付土司管辖之地,其旧制设古曹二人……光绪三十二年巴塘变乱平定,改土归流一同设治,翌年… …西划闷空、扎宜,改为盐井县,隶属巴安府”。 6 “茶卡楼”、“古曹”为藏语“??繲??繴?"、“罞????"(意为代理人)的音译;巴安即巴塘;闷空(门孔)、扎宜(扎玉)今左贡县境内。据当地老人讲,现在的上、下盐井藏族是当年赵尔丰治理康区时从巴塘迁来的移民。无论怎样,今天这两地藏民的口头方言、衣食住行、住宅建筑等民俗都十分相似,而近代西方传教士也经常往返于这两地之间。 1959年,盐井划归西藏,设立盐井县;1960年,将宁静县、盐井县合并为宁静县,1965年,更名为芒康县。真正意义上的盐井分上盐井和下盐井两个自然村,其中下盐井的居民以纳西族为主,而上盐井以藏族为主,也有少量的纳西族。天主教堂座落于上盐井,其信徒也集中在该村。
   
    二、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教过程
   
    在天主教传入上盐井前,这里的所有民众都虔信藏传佛教。那么,天主教从何时、以何手段传入该地、招收信徒、修筑教堂的呢? 1986年,我们曾对谙熟盐井天主教堂历史的阿色老人(现已故)进行专门采访。据他讲,天主教大约在100多年前从察瓦博木嘎地方开始传入盐井。之后,我们又查阅能够接触到的相关史籍,但始终未能找到它的确切年代。 1991年,曾长期工作于四川省档案馆、且掌握较多康区天主教传教史料的刘君先生在《西藏研究》上刊载《康区外国教会览析》一文,讲道:“盐井教堂为19 世纪60年代法籍吕司铎开办,有信徒342人。” 7谈及了教堂的修筑年代、修建者以及当时的信徒人数,可惜的是未能注明文献出处。我们从其他文献资料的记录来看,这一说法大体符合史实,且从诸史书及当代研究者的有关文章中就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播始末提供了一些零星的资讯。 1858年,中、英、法签订了不平等的《天津条约》,规定允许传教士在包括康区在内的边沿地方从事传教活动。随后法国人以胜利者的姿态,争先恐后地闯入川、滇、藏交界处历来为清廷及藏政府难以顾及的现今四川巴塘,云南维西、德钦、察瓦博木噶,西藏芒康、盐井、扎那、门孔等地进行所谓的“传教活动”。首先步入上述地方的是法国传教士罗启桢(CharlesReneAlexisRenou)及查尔斯·菲格(Jean-CharlesFage,又译潇法日)。 1861年,他们从驻京法国代表baronGros与总理衙门处领取入藏通行护照,同年6月4日顺利抵达藏东重镇之一的江卡(芒康)。当地官员就在既不禀报噶厦政府,又匆忙承认其“护照”的情况下,准许他们在芒康境内进行传教活动。时过不久,拉萨三大寺得知此事,震惊万分。同年,另一传教士德格定(Than-kmsbgar-bo)来到芒康,他在当地传教的同时,企图把教区扩展到卫藏地方,但遭到当地官员的拒绝。 1861年8月5日,又有一名叫VicarApostolisThomine-DemaZures的传教士来到芒康,并急忙奔往昌都。 8 8月20日,他从四川总督处领取护照,试图从昌都直入拉萨,但同样遭到三大寺的强烈反对,被押回昌都。就在这一年,法国遣使会传教士从云南维西再次进入察瓦博木噶。 1862年6月,罗勒拿从察瓦博木噶前往芒康,与德格定一起朝拉萨走去,而途中被拉萨派来的官员押回。罗勒拿回察瓦博木噶。 1863年11月21日,驻藏大臣满庆和帮办大臣恩庆奏:“该罗勒拿又至江卡,声言景大人处已奉谕旨,前藏所属之察瓦博木噶地方,赏交罗勒拿永远管理。” 9罗勒拿再次来芒康的时间是1862年;景大人为第106任驻藏大臣景纹;前藏指当时的噶厦政府;察瓦博木噶(又称察瓦帮呷)位于盐井南部,德钦西南,怒江东岸,北纬28°20′附近的边远乡村,即今云南德钦的察瓦咪线一带,距盐井240余公里。 1864年11月7日,恩庆又奏:“惟以前自云南及打箭炉行至察瓦扪孔置业之天主教罗勒拿、潇法日等,在彼数年,任意传教,已扰乱蕃民数人心意。现在设法将该从(教)者分别查办,并不准彼处人等擅行来藏……应请援情奏明大皇帝,饬由打箭炉地方官认真清查出关兵民,方免洋人潜越藏地,实于黄教大有裨益等因。奴才等查所拟尚中肯綮,除咨明理藩院、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成都将军,及札行打箭炉厅外,理合具奏。” 10 “打箭炉”为藏语“繻纩???纀??"的音译,即四川甘孜州的康定;“察瓦扪孔”(又称“察瓦闷孔”)为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门孔(腘继?罶繴累?)村,与察瓦博木噶隔怒江相望。根据上引奏文片段,再结合其他文献资料,可发现如下大致情况:(1)早在1858年前,即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罗勒拿从康定出发,经巴塘、芒康,抵达昌都,在昌都被当地官员押回四川。这是西方传教士第一次装扮商贩进入藏东芒康、昌都等地。 (2)大约在道光三十年(1850年),罗勒拿和潇法日改道云南,从离盐井颇近的云南维西藏区进入当时系属西藏噶厦政府辖区的察瓦博木噶,在此建立了天主教在康区的第一个传教点,找到了暂时的立足点。在察瓦博木噶及其附近的门孔和扎那(?缴?肵?,今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境内)进行“传教”活动,并招收到极少的信徒。 (3)罗勒拿及潇法日于1861年6月、1862年6月先后两次从察瓦博木噶出发,经扎那、门孔、碧土、扎玉等澜沧江与怒江间的察瓦岗诸地由南向北地来到芒康、昌都等,但未能达到预期目的,无奈之下返回察瓦博木噶。罗勒拿于1862年6月第三次来芒康等地,其目的似乎有两点:一为在芒康、昌都等寻找传教点;二为迷惑芒康、昌都等地方官,让其承认他们在察瓦博木噶建立传教点的合法性,无中生有地编造所谓“景大人处已奉谕旨,前藏所属之察瓦博木噶地方,赏交 ”给他们“永远管理”的谎言。一旦遭到当地官员的拒绝,便试图前往拉萨,以同样的骗人手段说服或玩弄噶厦政府及三大寺,承认已在察瓦博木噶建立的传教点,准许对其永久性的“管理” 。而在途中却遇到拉萨派来官员的阻止,再次押送芒康,返回察瓦博木噶。翌年10月18日,曾活跃于藏东的法国遣使会传教士罗勒拿死于此地,是西方传教士死于藏东的第一人,史书对其死因未作记录。 (4)罗勒拿等之所以较顺利地抵达芒康、博木噶、门孔、扎那、昌都等地,一是从法国驻北京代表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处领到了入藏通行护照,为他们顺利入藏开了绿灯;二是在藏东境内先亮出“护照”,证明其经北京清廷允许入藏,一旦当地官员不理睬“护照”,三大寺反对入藏时,则“假称贸易,欲赴西藏传习天主教 ”,在察瓦博木噶、门孔、扎那一带任意传教,并收笼为数极少的信徒。不久,引起当地僧俗群众的强烈不满。 (5)满庆、恩庆之所以联合上奏,主张不准洋人潜越藏地,究其内在原因有二:一是逐步领悟了上自噶厦及三大寺,下至当地官员及僧俗群众的反洋教情绪,顺应了他们的呼声。二是同治元年(1862年)康区发生了“瞻对事件”——瞻对(今四川甘孜州新龙县)头人工布朗结“纠合德尔格土司扰及霍尔、章谷等土司地方 ”。这一事件波及靠近今四川藏区的西藏芒康、察雅、贡觉等。值时,罗勒拿等又在巴塘、芒康、昌都一带“恃势横行”,活动频繁,以博木噶为据点,在门孔、扎那一带进行“任意传教”,使清廷驻藏官员以为罗勒拿等人在藏东的传教活动与同属康区的瞻对头人工布朗结的反叛有关联。如,1862年11月21日,在满庆与恩庆联合写给噶厦摄政汪曲结布的信函中说:“藏界东路法国罗勒拿、潇法日等,为恨西藏官民不令其来藏,与瞻逆工布朗结勾成一气。该罗勒拿于今春派刘姓由炉城运来茶包,在巴、里一带散给汉兵,要买人心”。(炉城指打箭炉,即康定。巴、里指巴塘和理塘)之后,汪曲结布进一步查实道:“细查该罗、潇二人誓要来藏之意,名为传教,实欲善取西藏。”再次认清了罗勒拿等所谓“传教”的险恶用心。同治皇帝收悉奏文后下旨:“严饬沿边各属认真查察。如有内地传教之人潜赴藏地者,概行截回,毋令乘间偷越。”使朝野上下对传教士的入藏有所警醒。 (6)随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对法国驻京公使进行多次交涉,同时受英、俄的强大压力,使法国政府对其传教士在藏东的活动感到不妙,于是,1864年3月 15日,法国驻华公使柏德密通知法国传教士立即撤出藏东。 4月,遣使会传教士离开芒康,回到巴塘。 1865年9~10月,察瓦博木噶、门孔等地发动反天主教运动,使法国传教士被迫离开其经营了十几年的察瓦博木噶传教据点,来到今日的上盐井。
   
    关于传教士首次来盐井的过程,据阿色老人讲:天主教传入盐井之前,诸传教士先后在左贡县门孔、扎那,云南的维西、察瓦博木噶、茨中、德钦,以及四川的康定、巴塘进行传教活动,但他们在上述地方始终遭到以黄教寺庙为首的地方官员的强烈反对,后来都被驱逐出境。大约在100年前,察瓦博木噶和门孔地方掀起了较大规模的反天主教运动,烧毁了传教点,并声言杀死传教士。当时在察瓦博木噶的传教士由几名信徒陪同仓惶出逃,从察瓦博木噶出发,沿古商道经门孔、扎那、碧土,翻越察瓦堆拉,来到澜沧江西岸,与上盐井隔江相望的今盐井曲孜卡乡境内的库如囊村。在该村某户人家借宿十来天,搜集和掌握江东上盐井村的民族结构、宗教信仰、户数等情况。十几天后,传教士横渡澜沧江,进驻江东当时隶属上盐井的果冉村的董仁仓家,在此为村民看病行医,间接传播天主教的教义、教理。不久有两三个村民渐渐地成了天主教教民,他们是传教士进入盐井后的首批信徒。传教士在果冉村深入了解上盐井民情的基础上,最后闯入上盐井,借宿于略有名气的雅卡·嘎仓家里。几个月后,又搬到与后来所建教堂一墙之隔的雅卡·德仁萨仓家里。其间,这位传教士主要从事社会慈善活动,一则为村民免费治疗;二则为家境贫寒者修房、买地;三则为当地的刚达寺布施大笔大洋,深受群众的信赖,赢得刚达寺的赞誉,得到让其暂住此地的许可。随后就在与他关系密切的群众中进行传教活动,有不少人成了天主教的教徒。这位传教士在上盐井呆了约半年后前往巴塘,之后有三四位传教士来盐井,他们同样从事慈善及传教活动。时至司铎吕耶来传教时,从刚达寺购买地盘,动员所有信徒,修筑教堂。接着设立卫生所,继续为村民免费治疗;开办学校,学校分高级班和初级班,开设藏文、汉文、英文、算术、音乐等课程,教员都来自维西、下关、康定、巴塘等天主教传教区的传教士或信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