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保罗 泽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2日 转载)
   
    关于西藏的天主教教堂及其信徒鲜有详实的记载。即使论者有片鳞只爪的叙述,也往往与事实有较大出入。比如,1989年王永红先生在《略论天主教在西藏的早期活动》中断言:“天主教尽管在西藏活动了一百多年,但是既没有留下一所教堂,也没有发展起一户永久性的信徒。” 1
    (博讯 boxun.com)

   <推荐:月费起价$4.99,免费大陆回拨号码、任选美、加电话号码.点击这里加入有5美元折扣>
   
   
   
   
   
    1990年,房建昌先生在《西藏基督教史》中进一步讲道:“目前,伊斯兰在西藏还有清真寺,基督教则完全绝迹了。” 2显然,以上二位论者不知道具有百余年历史的盐井天主教堂不仅是目前西藏境内唯一的天主教教堂,而且还有740余人的信徒。本文试就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教过程、相关历史事件及其现状略作考述,聊备一谈。
   
    一、盐井的历史地理及其他
   
    “盐井”一名最早见于清康熙年间,是藏语“茶卡楼”(意为产盐地)的义译。东北与西藏芒康、四川巴塘相邻,南与云南德钦接壤,西与西藏左贡县扎玉、碧土、门孔等相连,海拔2600米左右,气候相对炎热,盛产青稞、大麦、玉米、小米等农作物,以及苹果、梨子、石榴、核桃、西瓜等水果。因自古生产井盐而闻名遐迩。据记载:“此盐销于康南各县及云南边西一带”。 3历史上是吐蕃通往南诏的要道,滇茶运往西藏的必经之路。清代“雍正三年,云南鹤丽镇总兵南天祥征藏于此设台,令刚达寺喇嘛督率百姓转输粮饷”。 4就在那时,“本城尚有汉蛮商店十余家,由此购置盐、茶、铜、铁、杂货,输至察隅以西野人地方”。 5按史书,至少从清代开始盐井与巴塘有特殊的关系。《盐井县志》记:“茶卡楼历为巴塘正付土司管辖之地,其旧制设古曹二人……光绪三十二年巴塘变乱平定,改土归流一同设治,翌年… …西划闷空、扎宜,改为盐井县,隶属巴安府”。 6 “茶卡楼”、“古曹”为藏语“??繲??繴?"、“罞????"(意为代理人)的音译;巴安即巴塘;闷空(门孔)、扎宜(扎玉)今左贡县境内。据当地老人讲,现在的上、下盐井藏族是当年赵尔丰治理康区时从巴塘迁来的移民。无论怎样,今天这两地藏民的口头方言、衣食住行、住宅建筑等民俗都十分相似,而近代西方传教士也经常往返于这两地之间。 1959年,盐井划归西藏,设立盐井县;1960年,将宁静县、盐井县合并为宁静县,1965年,更名为芒康县。真正意义上的盐井分上盐井和下盐井两个自然村,其中下盐井的居民以纳西族为主,而上盐井以藏族为主,也有少量的纳西族。天主教堂座落于上盐井,其信徒也集中在该村。
   
    二、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教过程
   
    在天主教传入上盐井前,这里的所有民众都虔信藏传佛教。那么,天主教从何时、以何手段传入该地、招收信徒、修筑教堂的呢? 1986年,我们曾对谙熟盐井天主教堂历史的阿色老人(现已故)进行专门采访。据他讲,天主教大约在100多年前从察瓦博木嘎地方开始传入盐井。之后,我们又查阅能够接触到的相关史籍,但始终未能找到它的确切年代。 1991年,曾长期工作于四川省档案馆、且掌握较多康区天主教传教史料的刘君先生在《西藏研究》上刊载《康区外国教会览析》一文,讲道:“盐井教堂为19 世纪60年代法籍吕司铎开办,有信徒342人。” 7谈及了教堂的修筑年代、修建者以及当时的信徒人数,可惜的是未能注明文献出处。我们从其他文献资料的记录来看,这一说法大体符合史实,且从诸史书及当代研究者的有关文章中就天主教在盐井的传播始末提供了一些零星的资讯。 1858年,中、英、法签订了不平等的《天津条约》,规定允许传教士在包括康区在内的边沿地方从事传教活动。随后法国人以胜利者的姿态,争先恐后地闯入川、滇、藏交界处历来为清廷及藏政府难以顾及的现今四川巴塘,云南维西、德钦、察瓦博木噶,西藏芒康、盐井、扎那、门孔等地进行所谓的“传教活动”。首先步入上述地方的是法国传教士罗启桢(CharlesReneAlexisRenou)及查尔斯·菲格(Jean-CharlesFage,又译潇法日)。 1861年,他们从驻京法国代表baronGros与总理衙门处领取入藏通行护照,同年6月4日顺利抵达藏东重镇之一的江卡(芒康)。当地官员就在既不禀报噶厦政府,又匆忙承认其“护照”的情况下,准许他们在芒康境内进行传教活动。时过不久,拉萨三大寺得知此事,震惊万分。同年,另一传教士德格定(Than-kmsbgar-bo)来到芒康,他在当地传教的同时,企图把教区扩展到卫藏地方,但遭到当地官员的拒绝。 1861年8月5日,又有一名叫VicarApostolisThomine-DemaZures的传教士来到芒康,并急忙奔往昌都。 8 8月20日,他从四川总督处领取护照,试图从昌都直入拉萨,但同样遭到三大寺的强烈反对,被押回昌都。就在这一年,法国遣使会传教士从云南维西再次进入察瓦博木噶。 1862年6月,罗勒拿从察瓦博木噶前往芒康,与德格定一起朝拉萨走去,而途中被拉萨派来的官员押回。罗勒拿回察瓦博木噶。 1863年11月21日,驻藏大臣满庆和帮办大臣恩庆奏:“该罗勒拿又至江卡,声言景大人处已奉谕旨,前藏所属之察瓦博木噶地方,赏交罗勒拿永远管理。” 9罗勒拿再次来芒康的时间是1862年;景大人为第106任驻藏大臣景纹;前藏指当时的噶厦政府;察瓦博木噶(又称察瓦帮呷)位于盐井南部,德钦西南,怒江东岸,北纬28°20′附近的边远乡村,即今云南德钦的察瓦咪线一带,距盐井240余公里。 1864年11月7日,恩庆又奏:“惟以前自云南及打箭炉行至察瓦扪孔置业之天主教罗勒拿、潇法日等,在彼数年,任意传教,已扰乱蕃民数人心意。现在设法将该从(教)者分别查办,并不准彼处人等擅行来藏……应请援情奏明大皇帝,饬由打箭炉地方官认真清查出关兵民,方免洋人潜越藏地,实于黄教大有裨益等因。奴才等查所拟尚中肯綮,除咨明理藩院、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成都将军,及札行打箭炉厅外,理合具奏。” 10 “打箭炉”为藏语“繻纩???纀??"的音译,即四川甘孜州的康定;“察瓦扪孔”(又称“察瓦闷孔”)为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门孔(腘继?罶繴累?)村,与察瓦博木噶隔怒江相望。根据上引奏文片段,再结合其他文献资料,可发现如下大致情况:(1)早在1858年前,即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罗勒拿从康定出发,经巴塘、芒康,抵达昌都,在昌都被当地官员押回四川。这是西方传教士第一次装扮商贩进入藏东芒康、昌都等地。 (2)大约在道光三十年(1850年),罗勒拿和潇法日改道云南,从离盐井颇近的云南维西藏区进入当时系属西藏噶厦政府辖区的察瓦博木噶,在此建立了天主教在康区的第一个传教点,找到了暂时的立足点。在察瓦博木噶及其附近的门孔和扎那(?缴?肵?,今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境内)进行“传教”活动,并招收到极少的信徒。 (3)罗勒拿及潇法日于1861年6月、1862年6月先后两次从察瓦博木噶出发,经扎那、门孔、碧土、扎玉等澜沧江与怒江间的察瓦岗诸地由南向北地来到芒康、昌都等,但未能达到预期目的,无奈之下返回察瓦博木噶。罗勒拿于1862年6月第三次来芒康等地,其目的似乎有两点:一为在芒康、昌都等寻找传教点;二为迷惑芒康、昌都等地方官,让其承认他们在察瓦博木噶建立传教点的合法性,无中生有地编造所谓“景大人处已奉谕旨,前藏所属之察瓦博木噶地方,赏交 ”给他们“永远管理”的谎言。一旦遭到当地官员的拒绝,便试图前往拉萨,以同样的骗人手段说服或玩弄噶厦政府及三大寺,承认已在察瓦博木噶建立的传教点,准许对其永久性的“管理” 。而在途中却遇到拉萨派来官员的阻止,再次押送芒康,返回察瓦博木噶。翌年10月18日,曾活跃于藏东的法国遣使会传教士罗勒拿死于此地,是西方传教士死于藏东的第一人,史书对其死因未作记录。 (4)罗勒拿等之所以较顺利地抵达芒康、博木噶、门孔、扎那、昌都等地,一是从法国驻北京代表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处领到了入藏通行护照,为他们顺利入藏开了绿灯;二是在藏东境内先亮出“护照”,证明其经北京清廷允许入藏,一旦当地官员不理睬“护照”,三大寺反对入藏时,则“假称贸易,欲赴西藏传习天主教 ”,在察瓦博木噶、门孔、扎那一带任意传教,并收笼为数极少的信徒。不久,引起当地僧俗群众的强烈不满。 (5)满庆、恩庆之所以联合上奏,主张不准洋人潜越藏地,究其内在原因有二:一是逐步领悟了上自噶厦及三大寺,下至当地官员及僧俗群众的反洋教情绪,顺应了他们的呼声。二是同治元年(1862年)康区发生了“瞻对事件”——瞻对(今四川甘孜州新龙县)头人工布朗结“纠合德尔格土司扰及霍尔、章谷等土司地方 ”。这一事件波及靠近今四川藏区的西藏芒康、察雅、贡觉等。值时,罗勒拿等又在巴塘、芒康、昌都一带“恃势横行”,活动频繁,以博木噶为据点,在门孔、扎那一带进行“任意传教”,使清廷驻藏官员以为罗勒拿等人在藏东的传教活动与同属康区的瞻对头人工布朗结的反叛有关联。如,1862年11月21日,在满庆与恩庆联合写给噶厦摄政汪曲结布的信函中说:“藏界东路法国罗勒拿、潇法日等,为恨西藏官民不令其来藏,与瞻逆工布朗结勾成一气。该罗勒拿于今春派刘姓由炉城运来茶包,在巴、里一带散给汉兵,要买人心”。(炉城指打箭炉,即康定。巴、里指巴塘和理塘)之后,汪曲结布进一步查实道:“细查该罗、潇二人誓要来藏之意,名为传教,实欲善取西藏。”再次认清了罗勒拿等所谓“传教”的险恶用心。同治皇帝收悉奏文后下旨:“严饬沿边各属认真查察。如有内地传教之人潜赴藏地者,概行截回,毋令乘间偷越。”使朝野上下对传教士的入藏有所警醒。 (6)随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对法国驻京公使进行多次交涉,同时受英、俄的强大压力,使法国政府对其传教士在藏东的活动感到不妙,于是,1864年3月 15日,法国驻华公使柏德密通知法国传教士立即撤出藏东。 4月,遣使会传教士离开芒康,回到巴塘。 1865年9~10月,察瓦博木噶、门孔等地发动反天主教运动,使法国传教士被迫离开其经营了十几年的察瓦博木噶传教据点,来到今日的上盐井。
   
    关于传教士首次来盐井的过程,据阿色老人讲:天主教传入盐井之前,诸传教士先后在左贡县门孔、扎那,云南的维西、察瓦博木噶、茨中、德钦,以及四川的康定、巴塘进行传教活动,但他们在上述地方始终遭到以黄教寺庙为首的地方官员的强烈反对,后来都被驱逐出境。大约在100年前,察瓦博木噶和门孔地方掀起了较大规模的反天主教运动,烧毁了传教点,并声言杀死传教士。当时在察瓦博木噶的传教士由几名信徒陪同仓惶出逃,从察瓦博木噶出发,沿古商道经门孔、扎那、碧土,翻越察瓦堆拉,来到澜沧江西岸,与上盐井隔江相望的今盐井曲孜卡乡境内的库如囊村。在该村某户人家借宿十来天,搜集和掌握江东上盐井村的民族结构、宗教信仰、户数等情况。十几天后,传教士横渡澜沧江,进驻江东当时隶属上盐井的果冉村的董仁仓家,在此为村民看病行医,间接传播天主教的教义、教理。不久有两三个村民渐渐地成了天主教教民,他们是传教士进入盐井后的首批信徒。传教士在果冉村深入了解上盐井民情的基础上,最后闯入上盐井,借宿于略有名气的雅卡·嘎仓家里。几个月后,又搬到与后来所建教堂一墙之隔的雅卡·德仁萨仓家里。其间,这位传教士主要从事社会慈善活动,一则为村民免费治疗;二则为家境贫寒者修房、买地;三则为当地的刚达寺布施大笔大洋,深受群众的信赖,赢得刚达寺的赞誉,得到让其暂住此地的许可。随后就在与他关系密切的群众中进行传教活动,有不少人成了天主教的教徒。这位传教士在上盐井呆了约半年后前往巴塘,之后有三四位传教士来盐井,他们同样从事慈善及传教活动。时至司铎吕耶来传教时,从刚达寺购买地盘,动员所有信徒,修筑教堂。接着设立卫生所,继续为村民免费治疗;开办学校,学校分高级班和初级班,开设藏文、汉文、英文、算术、音乐等课程,教员都来自维西、下关、康定、巴塘等天主教传教区的传教士或信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