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作者:张星水

   http://zhangxingshui.vip.bokee.com/

   农历春节之前,笔者的多年挚友、著名学者和杰出诗人余樟法先生(笔名东海一枭,现蛰居于广西南宁)的朋友:著名诗人和文学评论家张嘉谚先生(网名:老象)从贵州来京出差期间,专程来到京鼎律师事务所的寓所拜会了笔者,并赠送给笔者一本他的诗歌评论集《中国低诗歌》,随书还附言赠送给了笔者他自创的两句经典诗词:兴观群怨诗之道,诗性正治我何能?笔者在春节期间的空暇之际仔细地翻阅和浏览了这本凝聚着张嘉谚先生多年创作心血和智慧结晶的诗歌评论文集,自觉受益匪浅,对于中国当代低诗歌的现状与发展有了比较粗浅的理解与认识,可谓管中窥豹、一知半解,故撰此文,系有感而发,不当愚钝与无知之处,敬请诗友们斧正指导,不吝赐教。

   诗人张嘉谚(网名:老象),1949年出生,贵州赤水人,早年就读并毕业于贵州大学,现在执教于贵州安顺学院中文系。1980年主编大学生民刊《崛起的一代》,挑战诗歌界权威人士艾青,震动了当时的中国正统诗坛。张嘉谚先生多年来身体力行,努力推进自由派诗歌的崛起和反叛潮流,可谓领一代诗坛之风骚,开一代诗坛之新风,属于新锐派诗歌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也是当今先锋派的著名网络评论家。在诗歌创作之余,张嘉谚长期致力于研究中国当代隐类写作,即地下诗歌与其他抽屉文学,他是国内最早评论中国“恶魔诗人”黄翔的学者;他还大力推介过“国民公敌”型诗人杨春光的诗歌作品。近些年来,老象先生致力于针对在诗坛中日趋崛起的网络先锋派诗歌的评论与褒贬,极力倡导“诗性正治”的诗歌创作原则;热情呼唤“个体先锋”的异军突起;努力饯行“独立、自由、责任”的学术批评风范。鉴于其在诗歌创作与评论领域的杰出贡献,张嘉谚先生被当代中国诗坛广泛地称誉为中国低诗歌领域的首席评论家,中国网络诗歌界的第一评论家,其文以载道的诗歌文章享誉诗坛经年不衰。笔者窃以为,嘉谚先生其诗其文的创作风格和艺术手法已经日臻达到了“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的思想境界(引自《论语》)。

   笔者注意到,张嘉谚先生是一个朴实无华而有充满睿智的诗人,而文如其人,在张嘉谚先生的这本《中国低诗歌》中,他深入浅出、细致入微地列举和评论了许多当代经典诗歌,虽然语言质朴平直,但是却蕴含着深邃哲理与玄机妙算,可谓精彩纷呈、妙语连珠、诙谐幽默、意境迥然、独辟蹊径、别具匠心,充满了诗人们智慧的创造力和无限的想象力以及令人辛酸的黑色幽默,其中不乏借古讽今的春秋笔法,笔者从中信手拈来,随意摘抄几首精彩之诗作,以飨读者。

   你看到了吗?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而是在把头转向身后,它把头转了过去,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那套在它脖子上的,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 芒克:《阳光中的向日葵》。

   断头的向日葵,在清明节复活;与太阳的花瓣一起,为自己扫墓。

   —— 小王子:《向日葵》。

   孟姜女要苦断长城,祝英台要扒开坟墓跳进去,朱丽叶要用匕首自刺,这些做法对我来说都不现实,我只会在与他行房事的时候,在他渐趋高潮的那一刻,喊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 小蝶:《保卫爱情》。

   我的理想就是不给祖国繁衍后代,我的理想就是把自己的腿整断,颠簸地走过时代广场,我的理想就是天生一副对眼,看问题总向鼻梁的中央集中,我的理想就是能够患上癫痫,你们把我送去救护,我却向你们口吐泡沫。

   —— 徐乡愁:《我的垃圾人生》

   清代名妓被凌迟处死,好奇的围观者驴目圆睁,迫不及待,垂涎三尺,先割乳房,后慢慢割肉,一刀一刀,慢条斯理,猪尾巴们刀法精湛,超越了死刑的界限,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瞧那肋骨血粼粼外露……内脏透视一览无余,听那嚎叫声凄厉惨绝人寰……此刻我想起了被五马分尸的商鞅,被断椎处死的颠颉,被剁成肉酱的子路伯邑,被刖刑挖掉膝盖的孙膑,被烙锯锯断头颅的陈声,被宫刑阉割的司马迁,被灌铅摧残致死的荣爱,被竹锉梳洗肉尽骨露的桓彦范,请君入瓮烹煮而死的来俊臣,俱五刑称人彘的如意夫人,被弓弦缢杀的岳飞父子,被缢杀的明末桂王,被凌迟处死的名将袁崇焕,被腰斩的方孝孺……,以及被挖心断喉,然后枪决的张志新……

   —— 李笑三:《死亡艺术——赏清代名妓凌迟处死旧照》

   最后,笔者借用著名学者、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为《中国低诗歌》作序的时候所说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在我看来,张嘉谚在坚守与宽容这两方面都是自觉的,他给“个体先锋”(如前所说类似鲁迅的“精神界战士”)定的“诗学目标”是:“履行话语职责”、“争取话语权力”、“创造优性话语”,这就是“坚守”。他指明,“诗性正治”所要造就的,是“特立独行并尊重他人之个体人格与独立个性自由个体”,因为,必然奉行“包容不同意见,理解不同观点的多元价值观”,于是郑重声名:“低诗歌并不企图反对以‘真’为本的其它诗歌写作。”我们的反抗、争取、坚持,说到底,就是要追求这样一个“宽容”的社会氛围,以达到思想、文化、文学、学术发展生态平衡,让不同的思想、文化、文学、学术都各得其所,而我们自己也就在这样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生存空间里,得到健全、健康的发展。不过是想堂堂正正地做个人:这大概就是嘉谚的“人学”的出发点与归结点……这价值本身,就能给人以悲怆感。“我们活在这样的地方,我们活在这样的时代”(鲁迅语)。星水 2009年2月20日 书于北京西郊紫竹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