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东海一枭旧作重发: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一
   攀龙附凤乱纷纷,自负嶙峋自不群。
   位贱更应留傲骨,山高原不借浮云。

   袁枚:"名山高不借青云",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二
   
   何时筑梦许双栖,画罢青山画秀眉。
   自作多情卿莫笑,怜才好色我原痴。
     -----戏友人
   
          三
   雪胆冰肝不合时,傥来毁誉笑听之。
   泥沙俱下鱼龙舞,举世滔滔我自持。
   
          四
   置身棘路思朝圣,炼石中宵欲补天。
   读罢君诗仰天笑,风清云淡月婵娟。
    ----读友人诗集
   
          五
   狂飙突起乌云卷,众鸟高飞黄叶飘。
   伏质灵魂谁独具,如如不动抗惊涛。
   
          六
   尽扫浮云因自信,难平激浪为相思。
   酸咸苦辣都尝尽,依旧纯真依旧痴。
   
          七
   举世争雄甘守雌,痴蚕寂寞吐情丝。
   诗香满室人高贵,不羡升天犬与鸡。
   
          八
   混世乏才应笑我,炼金无术不如人。
   守雌守默容藏拙,酒海书山寄此身。
   
          九
   妙笔飞花如有意,孤灯筑梦总无凭。
   朱楼望里成缥渺,似隔云霄十二层。
   
          十 
   灯前暗堕江湖泪,劫后难栽希望花。
   负尽亲师期望厚,蝇头笔底耗年华。
   
         十一
   春风桃李固娇娆,更敬苍松品格高。
   自重自强还自立,风刀霜剑不弯腰。
   
         十二
   夙恋书山似自囚,勤攀苦陟度春秋。
   何当独立孤峰顶,无限风光眼底收。
   
         十三
   何处逍遥处士庄,青山隐隐水茫茫。
   有人吟啸云烟外,引我诗思满碧苍。
   
         十四
   一代忧患凝笔底,九州疾苦压眉端。
   胡尘欲染千山色,长夜难移一寸丹。
     ------读杜诗有感
   
         十五
   远虑忘忧思浩荡,看朱成碧眼迷离。
   英雄不遇红颜老,除却醉乡何处栖。
   
         十六
   竹林幽静水潺 ,知己闲来坐二三。
   花自清香鸟自闹,新诗和罢打通关。
   
         十七
   诗无新意休轻作,笔乏真情莫浪挥。
   塑花灿烂千千朵,不如一瓣落花飞。
   
         十八
   怜卿才富为身累,笑我情多是病根。
   难说难酬难放下,最难消受美人恩。
   
         十九
   眼前蜜语笑颜甜,背后无端施毒拳:
   历尽沧桑我方悟:待人太厚反生嫌!
   
         二十
   称豪夸侠笑当初,金尽床头故友疏。
   始悟虚名真误我,洗心革面礼陶朱。
   
         二十一
   为时为事心虽切,炼意炼词笔未精。
   如醉如痴缘底事?苦寻妙计脱诗平!
   
         二十二
   忸怩作态势虚张,套话浮辞酸腐腔。
   开辟旧诗新局面,异峰突起看萧郎。
   
         二十三
   麻将舞歌非所长,业余最爱是书香。
   有时独上高楼去,望地望天望八荒。
   
         二十四
   淡于秋水邈于云,爱到空灵见慧根。
   含笑而来含笑去,幽潭影过不留痕。
   
         二十五
   自命清高自恃才,半生落拓有余哀。
   为夫为父难逃责,浪子回头学理财。
   
         二十六
   非关失恋岂伤秋?暗起无名无状愁。
   醉又何妨聊化蝶,忘乎所以乱吹牛。
   
         二十七
   滔滔辩舌任纵横,下笔千言倚马成。
   何事敛锋甘守默?恐遭人忌恐人惊。
   
         二十八
   上求下索肠千结,后踬前跋路一条。
   独酌中宵风雨怒,男儿心事涌如潮。
   
         二十九
   语默皆非难合俗,恩仇未了肯封刀?
   栏杆拍遍无人会,独立孤峰看大雕。
   
         三十
   冷看伧夫夸暴富,独持洁质树诗旌。
   予怀渺渺凭谁问?月冷千山发浩吟。
   
         三十一
   何曾臣壮不风流,孤月孤灯思绪悠。
   往事回头都似梦,春花精眼已成秋。
   
         三十二
   浪子愁深忧患攒,美人情重劝加餐。
   闲来检点平生帐,诗债易偿情债难。
   
         三十三
   面方空有封候相,力薄虚传任侠名。
   遁世不成聊混世,不郎不秀一书生。
   《南齐书•李安民传》:"面方如田,封候状也。"
   
         三十四
   不解包装不解吹,往来屑屑欲何为?
   当年空抱风云志,此后宜吟山水诗。
   
         三十五
   满街浊浪肯同流?诗化人生爱自由。
   书酒无忧何必款,逍遥自在不须侯。
   
         三十六
   沉浮海口苦吟身,不虑身贫忧笔平。
   自笑当年初入世,黄金不拜拜诗神。
   
         三十七
   饱阅机关争弄鬼,厌闻肉食炫登龙。
   虎狼世界焉容我,中隐市城藏刃锋。
   
         三十八
   无痛呻吟不足师,闭门觅句亦堪嗤。
   胸中浩浩能涵海,笔下滔滔自有诗。
   
         三十九
   钢笔倚天腾剑气,蛮笺掷地迸金声。
   风霜历尽终无悔,要向骚坛树一旌。
   蛮笺,进口铜版纸也。
   
   四十
   仕途商海两蹉跎,重返书斋安乐窝。
   狂气略除仍傻气,酒魔依旧更诗魔。
   
   四十一
   脑袋何如钱袋鼓?发才更比发财难。
   有人见利更忘义,拍卖灵魂亦等闲。
   
   四十二
   不拜黄金不看风,不当工具不开宗。
   不泯血性不低首,荷戟彷徨败亦雄。
   
   四十三
   商海不碍诗潮涌,诗格须凭人格高。
   大好男儿吾自傲,商行正道笔如刀。
   
   四十四
   泡桑未改牛脾气,忧患难移铁骨头。
   大好男儿谁似我?自强自重不随流!
   
   四十五
   高挂羊头销狗肉,戏将人肉作华筵。
   世间代有英雄出,祸国殃民数十年。
   
   四十八
   生平不齿嗟来食,不屑机谋厚黑书。
   堕作商人也高格,财虽不大气何粗。
   
   四十五
   不做先锋不前卫,不追时尚乱拉旗。
   老夫自有高人处,血性人吟血性诗。
   
   四十六
   也求财势也求名,打架吹牛我也行。
   向市尘中求妙道,于无声中听雷鸣。
   
   四十七
   捣鬼封神施妙术,涂脂抹粉耍花腔。
   于今文苑多奇事,文字垃圾反吃香。
   东海一枭2000-----200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