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老象评点:我有病(组诗)
   用户名:老象
   

    都道枭声激昂,不见枭鸣慈悲之音乎!?*乃当今互联网络一代独行豪侠之士也!近年更发东方人文精神雄浑博洽之治世稀声,虽为崇西迷洋者流所排拒。而老象独赏之,相信多有我中华热土饥渴之士子闻其枭鸣,当如饮甘沐霖矣!
    《我有病》这一组诗,实乃思想者老枭为声援病毒写作而情思勃发所作之杰作——这里须特别声言病毒写作特别强调和推崇思想洞察力与人格精神,而老枭这一《我有病》组诗,足以当之无愧!即以审视病相而言。老枭何许人?焉能以病视之,正如诗人开篇所言——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的时代
    人不可能健康
    尽管我是这时代最健康的
   
    对于老枭,新诗旧体,皆为小技耳。然老象观之,因其“良知”心性流溢,其诗所显境界,一般俗手真不可同日而语!——
   
    十多亿同胞皆病
    我焉能不病
    花溅泪我可以无泪
    鸟惊心我可以不惊
   
    十多亿细胞皆痛
    我焉能不痛
   
    病来如山
    头痛心痛
    这是我的宿命
    这是良知的报应
    ——《我有病(三)》
   
    一望而知,老枭之智慧花果,当结脉在以众生为根茎的苍郁大树之上,可谓同体连枝!天下苍生之动静,莫不与他息息相关,自然彼痛我疼,与天下之忧戚均无分别矣!若以病视之,虽病在民众,然亦同自身染疾矣!于是老枭以疗治病世雄之姿挺身而出,却以已身染疾为示现!这般境界,自疗便是疗世也——
   
    日夜从泪血里
    抽出大量诗与思
    那是我在抽丝自疗
    从自已开始疗世
    ——《我有病(三)》
   
    熟悉枭鸣的友人皆知, “他人的不幸却让我流泪,社会的不平却让我奋起”,
    对于“我的眼里没有仇敌”的老枭来说,此言的确真实不虚,这些年枭眼看世所目击的,无不令老枭痛心疾首——
   
    病在你们身上
    痛在我心里
    只要还有一个人未愈
    我就不能安心
   
    老枭心中关注的,始终是与他同体共命的民众。他要批判的是病相社会,却不会与人为敌!
   
    最卑鄙凶恶的人
    都是我的兄弟
    我们来自同一个母体
    我的眼里只有病人
   
    有的人太邪恶
    是因为病得太重
    以致完全迷失了自已
   
    “视敌如亲”、“心中没有敌人”,老枭如此心量,我亦相信并非虚言。请看老枭的如此独白——
    无论怎样凶恶我不怀恨
    无论怎样咒骂我不记仇
    无论怎样敌视我不在乎
    无论怎样围攻我不还手
   
    无论怎样示弱我不停棒
    无论怎样示好我不退后
    无论怎样算计我不上当
    无论怎样拒绝我不住口
   
    狮吼棒喝都是一种大爱
    喜笑怒骂都是一种疗救
    你们不愈就是我的耻辱
    你们怙恶就是显我的丑
   
    你们不是敌人是我手足
    是我的病人,我的忧愁
    病在你们身疼在我心头
    多少深宵热泪为你们流…
    ——《你们都是我的病人》
   
    此等肚量心襟,试问当今之世几人有之!老枭如此胸怀襟抱,自是令人激赏!若问:老枭何能如此?答案便在《我的眼里没有仇敌》一诗之中——
   
    我早已千山踏遍
    采集古今精华
    和以丹心一片
    炼成大药空前圆满
   
    这是治世救人者的自许自持。之所以有如此自信,是治世者以一片丹心“采集古今精华炼就的圆满“大药”,自然能以各种手段,疗治病疾——
   
    温柔敦厚地
    向你们捧上我的心血
    必要时也会
    狮吼棒喝雄威大展
   
    在老象看来,其实更值得人们放心的,是老枭持有的“孔子牌杀毒软件”。在《杀毒软件》一诗里,诗人叙述了他寻找这一特效软件的心路历程——
   
    开始使用的是
    老庄以及释氏发明的杀毒工具
    非常有效可是有效得过头啦
    常常把正常程序也当作病毒处理了
    让我常常死机或者启动困难
    杀完了毒往往要重装系统
    才能正常运行
   
    后来到西方软件市场上逛了逛
    尽管品种丰富包装华丽
    其实非常简陋
    有的勉强带回试用
    有的一看就知道不中用或不适用
    黑格尔康德对多数病毒毫无效果
    耶酥对一般病毒倒也凶猛
    却对超级病毒加以保护
    还有其它一些杂牌软件
    根本装不进我的系统
   
    终于发现
    还是孔子牌杀毒软件
    最古老也最先进
    最简单也最高档
    既揪出所有病毒哪怕隐藏得最深
    又严密保护正常程序
    除了每天自动扫描三次
    还能自动升级
   
    说到这里,我们对老枭这位“病毒中国”的大医王,应当有所了解了。老象特别欣赏的,是这位“大医王”以拨救天下“病魂“为己任,不惜历劫轮回——
   
    请给我时间
    这辈子不够就下辈子
    下下辈子不断重来
    直到治好所有病魂
   
    正如地藏菩萨的豪言——“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老枭以诗言志的大悲大誓愿,已和大乘佛教徒即使“往生净土”,却要“乘愿再来”
    永不放弃拨济众生的大悲大愿精神完全一致了。
   
    老象2009年3月7日
   
   东海附言:临时演释,便颇精彩,龙象出手,毕竟不凡!
   
   
   附:我有病(组诗)
   作者:东海老人
   《我有病(一)》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的时代
   人不可能健康
   尽管我是这时代最健康的
   
   连钢铁也默默流泪的国度
   我不可能太怡然
   尽管我是这国度最怡然的
   
   
   《我有病(二)》
   我有病我很痛
   医生检查不出的
   我的病痛我自己知道
   
   表面似乎一切正常
   其实暗地里
   脖子被紧紧卡住
   皮肤被泼浓硫酸
   主要骨头被折断
   
   我的大量细胞
   也就是我的同胞
   苦不堪言并且不断
   非正常死亡
   我怎么可能
   不大病大痛
   
   
   《我有病(三)》
   天有病草木皆病
   我可以不病
   十多亿同胞皆病
   我焉能不病
   
   花溅泪我可以无泪
   鸟惊心我可以不惊
   十多亿细胞皆痛
   我焉能不痛
   
   病来如山
   头痛心痛
   这是我的宿命
   这是良知的报应
   
   日夜从泪血里
   抽出大量诗与思
   那是我在抽丝自疗
   从自已开始疗世
   
   
   《我有病(四)》
   天总阴雨我岂能无泪
   石都发火我岂能无声
   
   冷将不幸当作幸运
   他人的不幸却让我流泪
   
   闲将不平看成风景
   社会的不平却让我奋起
   
   
   《你们都是我的病人》
   无论怎样凶恶我不怀恨
   无论怎样咒骂我不记仇
   无论怎样敌视我不在乎
   无论怎样围攻我不还手
   
   无论怎样示弱我不停棒
   无论怎样示好我不退后
   无论怎样算计我不上当
   无论怎样拒绝我不住口
   
   狮吼棒喝都是一种大爱
   喜笑怒骂都是一种疗救
   你们不愈就是我的耻辱
   你们怙恶就是显我的丑
   
   你们不是敌人是我手足
   是我的病人,我的忧愁
   病在你们身疼在我心头
   多少深宵热泪为你们流…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最卑鄙凶恶的人
   都是我的兄弟
   我们来自同一个母体
   
   我的眼里只有病人
   有的人太邪恶
   是因为病得太重
   以致完全迷失了自己
   
   病在你们身上
   痛在我心里
   只要还有一个人未愈
   我就不能安心
   
   我早已千山踏遍
   采集古今精华
   和以丹心一片
   炼成大药空前圆满
   
   温柔敦厚地
   向你们捧上我的心血
   必要时也会
   狮吼棒喝雄威大展
   
   请给我时间
   这辈子不够就下辈子
   下下辈子不断重来
   直到治好所有病魂
   
   
   《见鬼》
   能看见鬼的人都死了
   能捉鬼的人
   都被鬼捉去了
   现在鬼影纵横
   再没有人能看见
   
   我也看不见
   
   以前我常把看见的鬼
   一一指出
   人们说我有病
   还有人磨刀霍霍
   让我领着去捉鬼
   但我知道那刀
   不是用来杀鬼的
   捉鬼叫得最响亮的人
   就是最大的鬼
   
   别多问了
   以前吹牛罢了
   现在我什么都看不见
   现在天下无鬼
   
   
   《杀毒软件》
   开始使用的是
   老庄以及释氏发明的杀毒工具
   非常有效可是有效得过头啦
   常常把正常程序也当作病毒处理了
   让我常常死机或者启动困难
   杀完了毒往往要重装系统
   才能正常运行
   
   后来到西方软件市场上逛了逛
   尽管品种丰富包装华丽
   其实非常简陋
   有的勉强带回试用
   有的一看就知道不中用或不适用
   黑格尔康德对多数病毒毫无效果
   耶酥对一般病毒倒也凶猛
   却对超级病毒加以保护
   还有其它一些杂牌软件
   根本装不进我的系统
   
   终于发现
   还是孔子牌杀毒软件
   最古老也最先进
   最简单也最高档
   既揪出所有病毒哪怕隐藏得最深
   又严密保护正常程序
   除了每天自动扫描三次
   还能自动升级
   
   
   《病毒中囯》
   温室里的花朵
   经不起风雨
   无菌室的生物
   见不得阳光
   病毒环境中无疾
   才是真正的健康
   
   有病也很正常
   疾在腠理何妨
   病在肌肤肠胃好说
   只要护住中华心脉
   培蓄孔孟之气
   在与疾病的抗争中
   灿发生命之光
   只要坚持到底
   最后的胜利
   终究在我方
   
   不怕病毒猖狂
   怕只怕
   免疫系统长期故障
   让病邪趁机侵入骨髓
   怕只怕丧失了
   抗病排毒的
   信心和力量
   2009-3-6
   东海老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