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朋友拿来干什么?》当年有一次,带一个江湖朋友去见另一个庙堂友人。路上,这一个朋友已一厢情愿地开始设想怎样利用那一个朋友。我一听心就寒了,立即中止了“中介工作”。

   我很欣赏古龙一句话:朋友是拿来疼的,不是拿来用的。如果交一个朋友,首先想到的是怎样利用,如此居心,不仅鄙俗而且可怕。以后就学“乖”了一些,与不同层面的人士各交各的,一般情况不再主动牵线,以免辜负了别人的信任甚至给朋友带去麻烦。

   艺术共赏、事业互助、道义相砥、伟业共赴、患难相扶等,都是朋友题中应有之义,都是朋友之用,但所有的“用”,都应在情谊和道义的基础上自然而然地展现,而不能把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当作工具看待。2009-3-7

   《君子所为,众人不识》《二曲集》卷十四云:“问立志。曰:大凡立志,先贵脱乎流俗。是故行谊脱乎流俗,则为名人;议论脱乎流俗,则为名言。果能摆脱流俗,自然不埋于俗、安于俗。而不思脱俗者,斯其人固已惑矣;欲脱俗而又见信于俗,则其惑也不亦甚乎!孟子云: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不识则疑,疑则忌,忌则訾毁排陷,自是常事。若于此瞻前顾后而动心焉,必且归于俗矣。可不戒欤!”

   段正元《儒学贞义--中庸谈》云:“故曰中庸者,天人合一之大道也,三教合源之大道也,万教归儒之大道也,即孔门之性与天道也,难乎其与有言也,难乎其与有言者。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也;可与乐成,不可与图始也。故孟子曰: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孔子曰。知我者其天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两段话可以合观。2009-3-8

   《致良知,写良诗》时代正逢转型期,广大诗人、艺术家应该以诗、以各种形式的实际行动参与到这个伟大时代的良知复兴运动中来,致良知,写良诗。良知,是道德、智慧的高度统一;良诗,顾名思义,好诗也。但我说的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大好、最好。概乎言之,一要思想深,二要意境高,三要情感真,四要技艺精,五要语言新。

   一个人思想、境界、情感如何,与其致良知的程度密切相关。所以,要写出思想深、意境高、情感真、技艺精、语言新的良诗,首先要做好一定的致良知的“工作”。而要致良知,除了要积极参加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还应该对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有相当的研究和践履。致良知与写良诗是相辅相成的,只有致良知,才能写良诗,反过来,写良诗亦有助于致良知。2009-3-4

   《真相饥渴症》这是一个饥渴的时代,物质的饥渴逐步解决之后,思想、精神、信仰、文化层面的饥渴包括真相饥渴愈演愈烈。对文怀沙的苛责和攻讦,是真相饥渴症的普遍性和典型性的大发作。真相饥渴症患者奉行“真相高于一切”的原则,习惯于把一些并不涉及道德的问题或小节上的出入上升为重大道德问题。

   文怀沙或许历史上、性格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有点风流奢夸,有点文人狡狯等,作为一个一般的诗人及学者,其实都算不上什么大病,更不是什么罪恶。然而,这些“细节”被一些民众及知识分子上纲上线,以此全面否定文怀沙,进而高调攻讦、全面否定国学,令人厌而哀。2009-3-4

   《诗不佳人佳》友人转来搜狐博客-陈载暄日志《赠东海一枭君》一诗:

   豪杰此去哀无言,莫道前途路漫漫。人间正道本沧桑,何让壮志伴辛酸。丈夫别计蜩与鴳,五浊恶世需慈怜。古今月照人有异,但作狮吼破沉眠。

   诗前有序曰:“东海一枭君,为时下吾极钦佩的一豪杰之士,从儒家道统中传承而出,深明孔孟之精髓,旁涉释、道,外揽基督,继而以反哺的姿态,为中华文化慧命、亦以中华苍生为念,以己之力敢言、直言、豪言并壮言。然此君性情耿介,嬉笑怒骂,口无遮拦,笔下汪洋,刀快剑利,锋芒直逼畏缩小气之思想与执政理念,因而多被挤兑,所遭非议颇多。枭君虽性情坦荡,胸中光明霍霍,也感伤于器狭小我之见太多,遂不屑于耗时多辩,慨然作别于某隅。吾敬其一腔热血,慷慨豪放,写下一首七言,赠与枭君,也权在心底永远感佩而郑重地留着此君。”

   诗不佳人佳,值得我感念,让我在此郑重地道一声:谢谢。2009-3-8

   《乡讪》我把不真诚、不真实的赞美和批评称为苟誉苟毁,即扬雄所说的妄誉妄毁。扬雄《法言-渊骞卷第十一》曰:

   “妄誉,仁之贼也;妄毁,义之贼也。贼仁近乡原,贼义近乡讪。”司马云:“乡原,谓所至之乡,徇众随俗,求媚于人者。乡讪,谓所至之乡,喜造谤讪,使人畏其口者。”

   “乡讪”是扬雄自造的与乡愿对应的词。讪即妄毁。无所往而不为讪谤,行与乡愿相反,而贼德则同。乡愿乡讪的言论,都一样非发自内心、不遵重事实。2009-3-20

   《老象的慧眼》东海旧诗欣赏者众,新诗欣赏者寡。作为著名新诗评论家,老象是少数例外者之一。今日他在我的大型组诗《山海新经》后“病毒写作眼光看”道:

   “以病毒写作眼光看,发现老枭这组诗揭示的诸般病毒,洋洋大观,可谓气象恢宏!解读此诗当费大力气!但细心人不妨从历史、社会与现实三个角度互映互照,互文对应去感受和理解。当然,结合本诗题材,合格的解读者还应具备充分的古典学业功底。且同时还应具备神话学,社会学,动物学、政治学、精神分析学、语言学、修辞学、解释学……等等学识功力。而一般的读者,能认真研读这组诗,亦必定大受教益!”

   老象又道:“您的无相大光明说,内含以儒学为主体的病毒写作理论精要,未来的病毒写作理论建筑群,将是多种精神资源效应的组合所致。老象正试图搞一种以佛学理念为理论基础的病毒写作理论;期望老枭以大愿力从无相大光明说中细化出一种以儒学理念为基础的病毒写作理论出来,如此,则为当今病毒写作者之福缘矣! ”

   然也。如何从儒学(东海的无相大光明说虽以儒为本,实乃汲取了佛学精髓呢)中发展出病毒写作理论,深化病毒写作,值得深思,憾诗理论非我所长,有待有识之诗家、评论家共同努力。2009-3-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