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读罢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不由得思返往昔、神驰天台。那是2001年5月,与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众多诗友偕游天台华顶。西湖诗客文中提及我与林学增君天台华顶途中联句的事,林学增曰:桃源何处蹑仙踪,说阮谈刘兴正浓。东海(时名萧瑶)曰: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忆当年何等豪情壮慨、意气风发,似乎满山杜鹃都是为我而红的。特附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共赏,并问林学增、黄玉奎、西湖诗客及同游诸诗友好。当时另得诗二组,一并附后。《登天台山华顶》:其一、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其二、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石梁飞瀑》:其一、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其二、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2009-3-15东海老人

   一片诗情写杜鹃文 / 西湖诗客 去天台山前,我获悉新世纪第一年的华顶杜鹃开得特别灿烂。杜鹃树高数丈,花大如碗,灿若霞,堆若锦。5月15—20日,我参加了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有幸一睹华顶杜鹃的风采。  17日,我们一行二三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从天台山下出发。旅游车十余辆,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阵容蔚为壮观。盘过崇山峻岭,穿过层层山道,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天台山山水旅行社的导游小姐为我们讲解了天台山华顶的有关情况。华顶峰海拔1100米,奇峰林立,云雾缭绕。自汉晋以来即为高僧仙道养生修道宝地,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古树名木动植物资源。其中300亩古云锦杜鹃林更成为华东一绝、华夏奇观。  随着导游的介绍,我们首先看到了一株长在古朴茅屋旁边的杜鹃。树高二米有余,亭亭玉立,开着粉红色的花,花瓣硕大。旁有一棵数米高的巨松,与杜鹃树相互衬托,相得益彰。  往上,一片茶园映入眼帘。低矮的茶树一行行一列列高低错落,层次分明。一位中年妇女正在采茶。同行的一位女士借来那位中年妇女的采茶工具,将自己扮演成采茶女在镜头里定格。不知是哪位诗兄说,将茶与采茶女写入诗句一定很有诗意。我不禁连连点头。我与温岭的林崇增先生、临海的程忠海先生在茶园的一棵杜鹃树下合影。程先生已退休,林先生刚知天命,我还不到而立。  前面就是杜鹃林,听着导游小姐的介绍,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未到杜鹃林下,就已闻到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人肺腑。这是一种什么香味,我至今难以形容,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漫步杜鹃林下,我看到林崇增先生时而仰望,时而低徊,若有所思。突然,他兴奋地对我说,他灵感勃发,已先得一好句“我醉花前花亦醉”。然后,他一边叫我给他拍照,一边在继续构思。等到我咔嚓一下。他看到闪光灯一亮,便以十分愉悦的口吻地对我说:“我的诗成了!”于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将诗抄给我看:“青山踏遍始逢君,耐得高寒自不群。我醉花前花亦醉,相思一片挂春云。”我由衷佩服林先生敏捷超凡的才思,便笑着对他说:“林先生是‘对客挥毫秦少游’啊!”林先生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穿过葛玄茶圃,我们遇到了杭州的萧瑶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黄玉奎吟长。萧瑶读罢林诗,也不禁啧啧赞叹:“好诗,好诗!这样的好诗我看一遍便会背。”果然,他一字不差琅琅上口地背给我们听。他还说,如果我来写一定是另外一种诗意,我想到的是满山杜鹃为我而开。林先生也自嘲般地对萧瑶说道:“我写诗常用相思两字,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又有相思,别人以为我忒风流呢!”萧瑶先生忙说,相思有什么不好,诗人不会相思还怎么能写出诗来呢。……谈笑间,我们都为心中涌动着一股诗情而亢奋。  当天晚上,我闭门索句,在灯下写出了数首诗词。其中一首是关于华顶杜鹃的七言绝句:“今年今日看花容,华顶峰高逸兴浓;百位诗人采风至,杜鹃羞得玉颜红。”与林先生的那首诗相比,我的诗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  从天台回到椒江后,林先生寄信于我,我看到了他与萧瑶兄的七绝联句,其中萧瑶的诗句是:“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果然表达了他在山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以后,我追忆当时与众诗友赏杜鹃的情景,又写了二首五绝,一首题为《戏赠林崇增先生》:“漫步杜鹃丛,诗人醉意浓。花间挥彩墨,对视两心通。”另一首题为《赠马来西亚黄玉奎吟长》:“不辞千里路,跨海赴仙山。合影留华顶,诗情伴杜鹃。”黄先生自号“独善翁”,是这次诗会唯一的海外来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