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读罢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不由得思返往昔、神驰天台。那是2001年5月,与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众多诗友偕游天台华顶。西湖诗客文中提及我与林学增君天台华顶途中联句的事,林学增曰:桃源何处蹑仙踪,说阮谈刘兴正浓。东海(时名萧瑶)曰: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忆当年何等豪情壮慨、意气风发,似乎满山杜鹃都是为我而红的。特附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共赏,并问林学增、黄玉奎、西湖诗客及同游诸诗友好。当时另得诗二组,一并附后。《登天台山华顶》:其一、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其二、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石梁飞瀑》:其一、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其二、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2009-3-15东海老人

   一片诗情写杜鹃文 / 西湖诗客 去天台山前,我获悉新世纪第一年的华顶杜鹃开得特别灿烂。杜鹃树高数丈,花大如碗,灿若霞,堆若锦。5月15—20日,我参加了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有幸一睹华顶杜鹃的风采。  17日,我们一行二三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从天台山下出发。旅游车十余辆,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阵容蔚为壮观。盘过崇山峻岭,穿过层层山道,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天台山山水旅行社的导游小姐为我们讲解了天台山华顶的有关情况。华顶峰海拔1100米,奇峰林立,云雾缭绕。自汉晋以来即为高僧仙道养生修道宝地,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古树名木动植物资源。其中300亩古云锦杜鹃林更成为华东一绝、华夏奇观。  随着导游的介绍,我们首先看到了一株长在古朴茅屋旁边的杜鹃。树高二米有余,亭亭玉立,开着粉红色的花,花瓣硕大。旁有一棵数米高的巨松,与杜鹃树相互衬托,相得益彰。  往上,一片茶园映入眼帘。低矮的茶树一行行一列列高低错落,层次分明。一位中年妇女正在采茶。同行的一位女士借来那位中年妇女的采茶工具,将自己扮演成采茶女在镜头里定格。不知是哪位诗兄说,将茶与采茶女写入诗句一定很有诗意。我不禁连连点头。我与温岭的林崇增先生、临海的程忠海先生在茶园的一棵杜鹃树下合影。程先生已退休,林先生刚知天命,我还不到而立。  前面就是杜鹃林,听着导游小姐的介绍,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未到杜鹃林下,就已闻到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人肺腑。这是一种什么香味,我至今难以形容,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漫步杜鹃林下,我看到林崇增先生时而仰望,时而低徊,若有所思。突然,他兴奋地对我说,他灵感勃发,已先得一好句“我醉花前花亦醉”。然后,他一边叫我给他拍照,一边在继续构思。等到我咔嚓一下。他看到闪光灯一亮,便以十分愉悦的口吻地对我说:“我的诗成了!”于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将诗抄给我看:“青山踏遍始逢君,耐得高寒自不群。我醉花前花亦醉,相思一片挂春云。”我由衷佩服林先生敏捷超凡的才思,便笑着对他说:“林先生是‘对客挥毫秦少游’啊!”林先生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穿过葛玄茶圃,我们遇到了杭州的萧瑶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黄玉奎吟长。萧瑶读罢林诗,也不禁啧啧赞叹:“好诗,好诗!这样的好诗我看一遍便会背。”果然,他一字不差琅琅上口地背给我们听。他还说,如果我来写一定是另外一种诗意,我想到的是满山杜鹃为我而开。林先生也自嘲般地对萧瑶说道:“我写诗常用相思两字,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又有相思,别人以为我忒风流呢!”萧瑶先生忙说,相思有什么不好,诗人不会相思还怎么能写出诗来呢。……谈笑间,我们都为心中涌动着一股诗情而亢奋。  当天晚上,我闭门索句,在灯下写出了数首诗词。其中一首是关于华顶杜鹃的七言绝句:“今年今日看花容,华顶峰高逸兴浓;百位诗人采风至,杜鹃羞得玉颜红。”与林先生的那首诗相比,我的诗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  从天台回到椒江后,林先生寄信于我,我看到了他与萧瑶兄的七绝联句,其中萧瑶的诗句是:“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果然表达了他在山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以后,我追忆当时与众诗友赏杜鹃的情景,又写了二首五绝,一首题为《戏赠林崇增先生》:“漫步杜鹃丛,诗人醉意浓。花间挥彩墨,对视两心通。”另一首题为《赠马来西亚黄玉奎吟长》:“不辞千里路,跨海赴仙山。合影留华顶,诗情伴杜鹃。”黄先生自号“独善翁”,是这次诗会唯一的海外来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