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读罢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不由得思返往昔、神驰天台。那是2001年5月,与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众多诗友偕游天台华顶。西湖诗客文中提及我与林学增君天台华顶途中联句的事,林学增曰:桃源何处蹑仙踪,说阮谈刘兴正浓。东海(时名萧瑶)曰: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忆当年何等豪情壮慨、意气风发,似乎满山杜鹃都是为我而红的。特附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一文共赏,并问林学增、黄玉奎、西湖诗客及同游诸诗友好。当时另得诗二组,一并附后。《登天台山华顶》:其一、久闻华顶杜鹃鲜,一路春光锦作团。更愿登峰迎日出,留将风物后人观。其二、崎岖历尽喜登峰,荡荡长天浩浩风。万里波涛推日起,千秋云锦满山红。《石梁飞瀑》:其一、山高林密出清流,质最清纯性最柔。岂料临危豪气涌,凌空一跃壮千秋。其二、路转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开。群雄刮目相看处,千尺悬崖撒手来。2009-3-15东海老人

   一片诗情写杜鹃文 / 西湖诗客 去天台山前,我获悉新世纪第一年的华顶杜鹃开得特别灿烂。杜鹃树高数丈,花大如碗,灿若霞,堆若锦。5月15—20日,我参加了新世纪天台山“唐诗之路”诗词笔会,有幸一睹华顶杜鹃的风采。  17日,我们一行二三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从天台山下出发。旅游车十余辆,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压阵,阵容蔚为壮观。盘过崇山峻岭,穿过层层山道,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天台山山水旅行社的导游小姐为我们讲解了天台山华顶的有关情况。华顶峰海拔1100米,奇峰林立,云雾缭绕。自汉晋以来即为高僧仙道养生修道宝地,留下了大量珍贵的古树名木动植物资源。其中300亩古云锦杜鹃林更成为华东一绝、华夏奇观。  随着导游的介绍,我们首先看到了一株长在古朴茅屋旁边的杜鹃。树高二米有余,亭亭玉立,开着粉红色的花,花瓣硕大。旁有一棵数米高的巨松,与杜鹃树相互衬托,相得益彰。  往上,一片茶园映入眼帘。低矮的茶树一行行一列列高低错落,层次分明。一位中年妇女正在采茶。同行的一位女士借来那位中年妇女的采茶工具,将自己扮演成采茶女在镜头里定格。不知是哪位诗兄说,将茶与采茶女写入诗句一定很有诗意。我不禁连连点头。我与温岭的林崇增先生、临海的程忠海先生在茶园的一棵杜鹃树下合影。程先生已退休,林先生刚知天命,我还不到而立。  前面就是杜鹃林,听着导游小姐的介绍,我们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未到杜鹃林下,就已闻到一股股清香扑鼻而来,直沁人肺腑。这是一种什么香味,我至今难以形容,只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倍增。漫步杜鹃林下,我看到林崇增先生时而仰望,时而低徊,若有所思。突然,他兴奋地对我说,他灵感勃发,已先得一好句“我醉花前花亦醉”。然后,他一边叫我给他拍照,一边在继续构思。等到我咔嚓一下。他看到闪光灯一亮,便以十分愉悦的口吻地对我说:“我的诗成了!”于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将诗抄给我看:“青山踏遍始逢君,耐得高寒自不群。我醉花前花亦醉,相思一片挂春云。”我由衷佩服林先生敏捷超凡的才思,便笑着对他说:“林先生是‘对客挥毫秦少游’啊!”林先生忙谦虚地说,过奖了,过奖了!  穿过葛玄茶圃,我们遇到了杭州的萧瑶先生和来自马来西亚的黄玉奎吟长。萧瑶读罢林诗,也不禁啧啧赞叹:“好诗,好诗!这样的好诗我看一遍便会背。”果然,他一字不差琅琅上口地背给我们听。他还说,如果我来写一定是另外一种诗意,我想到的是满山杜鹃为我而开。林先生也自嘲般地对萧瑶说道:“我写诗常用相思两字,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又有相思,别人以为我忒风流呢!”萧瑶先生忙说,相思有什么不好,诗人不会相思还怎么能写出诗来呢。……谈笑间,我们都为心中涌动着一股诗情而亢奋。  当天晚上,我闭门索句,在灯下写出了数首诗词。其中一首是关于华顶杜鹃的七言绝句:“今年今日看花容,华顶峰高逸兴浓;百位诗人采风至,杜鹃羞得玉颜红。”与林先生的那首诗相比,我的诗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  从天台回到椒江后,林先生寄信于我,我看到了他与萧瑶兄的七绝联句,其中萧瑶的诗句是:“一笑乘风华顶上,杜鹃为我满山红。”果然表达了他在山上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以后,我追忆当时与众诗友赏杜鹃的情景,又写了二首五绝,一首题为《戏赠林崇增先生》:“漫步杜鹃丛,诗人醉意浓。花间挥彩墨,对视两心通。”另一首题为《赠马来西亚黄玉奎吟长》:“不辞千里路,跨海赴仙山。合影留华顶,诗情伴杜鹃。”黄先生自号“独善翁”,是这次诗会唯一的海外来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