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陈泱潮文集
·和达賴喇嘛谈李洪志先生顛覆其原《转法轮·论語》的重大意义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中共对外援助祸国殃民/費良勇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费良勇
·牧野圣修先生的中国缘/费良勇(1图)
●劉因全
·刘因全:捡起孙中山这面破旗摇来喊去。能喊出什么名堂?
·ZT立德为民,以德取胜(外一篇)
·ZT读陈先生评孙雄文情不自禁吟
·ZT雄文传世兮,振聋发聩。枭雄黑道兮,望而生畏
·刘因全: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在独评痛斥五毛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唐伯橋
·唐柏桥 : 撕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画皮
●查建国
·立法打压言论自由的新动向/查建国
●营救贾甲
·签名网:致印尼当局强烈要求尽快还贾甲先生自由的呼吁书
·营救贾甲《呼吁书》签名名录和签名留言
●不赞成贾甲自投罗网式盲目“挑战”
·我不能接受您们的建议和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谁将贾甲诱骗或者唆使去自投罗网?
●当代杨家将
·就杨佳一案的审理管辖回避辩护等合法性问题致胡温(图)
·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
·从签名网的表现看民运大佬们顾全大局服从真理的重要性
·事实真相不清,你中共能杀杨佳吗?
·对杨佳杀警案的再审视(图)
●先声为邓玉娇呐喊
·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利不容剥夺(3图)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签名录
·汤潜阳! 你一口一声蔑称别人是“神汉”,你是什么???(外一帖)
●郑义/北明/王康
·郑义夫妇/王康:自由与正义颂歌
●格丘山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钱跃君
·钱跃君:中国文化的脊梁(组图)
●援救曾节明
·对著名反共异议作家申曦(曾节明)先生的证明
·这乘人之危丑化和攻击曾节明先生的郭庆海究竟是什么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网痞五毛党首恶草根的人品在哪里?
·认定草根是网痞五毛党首恶的依据
·博讯乃是韦石的博讯,不是他五毛党首恶明草实官根的博讯!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曾节明: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二)”郭国汀律师
·天助自助者,天用敬天者——曾节明先生介绍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声援郭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支持和声援郭泉先生暨新民党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1)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2)
·仁者郭贤良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贤人郭贤良《反张维为论》
●郭宝胜
·陈泱潮为郭宝胜牧师视频写的两段推文
●伊能静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Ⅲ.陈奎元先生应当考虑你一再反对普世价值对中国人民的适用性,是否犯了【渎职罪】?
·Ⅳ.陈奎元疯狂反对普世价值政改,必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7.且看陈奎元先生误国乱政极其虚伪且自相矛盾的一些说法7.1
·Ⅱ.谈暴政禁言必亡,却反对普世价值政改
·Ⅲ.谈反腐崇俭,却无视空前绝后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Ⅳ.谈“亲民、养民”,却把中国人民当作猪狗牛马来奴役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陈泱潮铁杖辖管邪灵附体的假耶稣骗子张国堂之一


   
   2009-3-11
   

前人有言:“对手如羊就如羊,对手如狼就如狼”,诚哉斯言!


看了你张国堂如此污辱和欺凌郭国汀先生,老夫不禁义愤填膺,拍案而起,不能不以子之术还治你这个给你帽子不戴不识人敬的家伙!叫你领略一下什么叫做铁杖辖管的味道!


你张国堂说:“你郭国汀如果再敢骂我愚蠢至极,我必将把你整得吃屎都找不到厕所门。我可以骂你,你不可骂我。你有本事你也可以整我。这很公平。不是不公平!”


郭国汀先生本是一位善良的正人君子,一直力反众人把你张国堂当作精神病人看待,并且以其名闻朝野的声誉,公开为你说话,肯定你满篇荒唐话中所含有的有理部分。可是,你张国堂居然狂咬这样一位善待你的义人——居然狂吠要把郭国汀先生“整得吃屎都找不到厕所门”!简直是欺人太甚!缺德太甚!


你一贯自称“我张国堂就是上帝”、“我张国堂就是再来的耶稣”、“我张国堂就是救世主”……你有何确据证明得了你确实是上帝、确实是耶稣、确实是救世主?你一语泄漏你无耻的阴谋:“一个默默无闻女人自称再来的耶稣基督,公开说自己是全能神。她却有上百万的信徒。这表明,中国人民一定能接受救世主张国堂!”——这再次露出你的马脚:你不过是东施效颦妄图搞“谣言重复多次就成为真理”的骗术以求一逞你黔驴仅此一技却偏偏妄想出人头地的狼子野心!


你张国堂实实在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道无德狂妄行骗之徒!你有何德何能充当中国民运的领袖人物?你不过是一个名利熏心严重无道无德的骗子罢了!


你上一句才蛮横霸道地说“我可以骂你,你不可骂我”,紧接着下一句就说“这很公平。不是不公平!”——你好好撒一泡尿照照你张国堂的嘴脸:你如此道貌岸然玩弄“公平”字眼,欺辱贤者善人,是不是流氓?是不是无耻?!


老夫本来不打算再理采你,鉴于你如此恶劣的一系列表演,不能不让你领略一下什么叫做铁杖辖管的味道!世人均知: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老夫决意捍卫神圣的圣父上帝的尊严、圣子耶稣基督救世主的尊严、圣灵不可任邪恶之徒亵渎冒犯的尊严,直到把你附体的邪灵打得嗷嗷直叫缴械投降为止!


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好让世人看看,上帝所赐予的铁杖,到底是在你这个假耶稣的手里,还是在老夫手里?

   
   【待续】
   

附1;张国堂《只能有一个领袖、一个头——告郭国汀》原帖

   
   郭国汀先生:
     中国有古训:“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现在我们追求民主自由,这个古训就没有意义吗?不是。这个古训仍然有意义。任何国家在一个时期不能同时有两个总统。这仍然是真理。作为民运来说,在一个时期,不能有两个头。因为一旦有两个头或多个头,必造成民运的分裂和混乱。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多头必然会有纷争,这是人性使然,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如果有多个头,普通民运人士就会彷徨,不知道该跟随谁,这样,民运力量就难以发展起来。
     毛泽东一辈子总想搞史无前例的事情,我们现在面临的形势,就是史无前例的非常形势和非常时期。在这个非常时期,我有权也有理由宣布我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总统。任何人有权承认我,也有权不承认我。不承认我的人就是承认中共。这并不违反民主的原则。
     这与美国的选举总统的原则精神是一样的。例如奥巴马宣布竞选总统,发表自己的政纲政策,他尽力论证自己的政纲政策正确、可行,他也不遗余力地反驳别人的政纲政策。陈泱潮先生也是一贯地高抬自己,贬损别人。我为什么就不能说自己正确,并反驳别人错误呢?
     我已经发表了我的理论、政纲、政策、路线、方针、策略。陈泱潮实际上在与我竞争,我反驳陈泱潮的理论、政纲、政策,这是完全正常的。这也并非什么不公平。
     陈泱潮在辩论中指控我有野心,这是不合规矩的。如果他指控我有野心,我也指控他有野心。这样的争论会有什么结果?我们知道:毛泽东总是指控别人有野心,实际上毛泽东自己才真正有野心,垄断中国最高统治权的野心。
     陈泱潮在辩论中提出刁难我的问题,我如果回答他的问题,就会得罪人。我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就骂我是缩头乌龟。这是很不友好的。
     我从来没有否定陈泱潮这个人,我只是否定他的主张和见解,也没有不尊重陈泱潮先生。陈泱潮先生无疑是一个聪明勇敢的人,但他生不逢时,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反而受中共邪教的毒害。他没有一个政治家应有的知识结构。这是命,他应该认命。
     你说民运中没有大师,你认为陈泱潮先生的理论水平最高。这是你眼瞎。我一再劝你要读卡尔·桑德堡的《林肯传》和《林肯选集》,也读读《尼克松回忆录》、《里根回忆录》、《肯尼迪》、《罗斯福传》,也要读读《史记》、《资治通鉴》、《二十五史》等历史书中关于刘邦、项羽、萧何、韩信、李世民、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武则天、朱元璋、李善长、刘基、徐达等历史人物的事迹。这样,你才能识别政治领袖的能力。
     作为政治家,最重要的素质是常识丰富、悟性高、记性好、肚量大、能直觉地感知人们心中的愿望、善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陈泱潮先生的悟性和记性还可以,但他的常识不丰富。当代中国的政治家最重要的是常识要丰富。
     你去看看美国总统的讲话,他们都没有高深的理论,更没有独创的理论。他们都善于用人所共知的原理和事实论证自己的主张。
     当代中国政治家,儒学要达到清代举人的水平,至少要达到秀才的水平。达到进士的水平,那当然更好,但现在不现实。现在没有任何人达到进士的水平,这是历史造成的。基督教神学要达到神学院本科的水平,西方正宗政治学也要达到美国本科的水平。陈泱潮显然不可能达到这样的要求。因此我劝陈泱潮要认命,不要想当头。既然自己不能当头,就要顺服别人,追随别人,作别人的部下。
     我们从事的是政治,政治不比商业,政治是赢者通吃。当头的风险很高。在中国古代,当头失败之后就可能脑袋不保,现代当然不会掉脑袋。但如果一旦失败,他所做的工作就没有人承认,就变得毫无意义,毫无价值。这就浪费了自己一生的精力,这也是很可悲的。
     你虽然不想当头,但你要慎重选择你所追随的领袖。从政的人选择自己的领袖,就如同女人选择自己的丈夫。女人嫁了个好丈夫,就一辈子享福;如果嫁了个坏丈夫,就一辈子遭罪。同样,从政者追随的领袖如果成功,他也跟着成功。他追随的领袖如果失败,他也必然跟着失败。因此有古训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
     你说我无视其他民运人士的贡献,我就是要无视其他民运人士的贡献,那又怎么样?他们都不是我的部下,不是我的追随者,我凭什么要记他们的功劳?那些成名的民运人士都无视我的存在,我为什么要记他们的功劳?陈泱潮先生也一直在否定我,我为什么要肯定他?
     我的原则是有功就奖,有过则罚,有能就用,但这是对我的部下而言的。不是我的部下,别想我肯定他的功劳。
     像孙不二、清水君、郭泉、郭飞雄、高智晟等人做的事情,不是我叫他们做的,我叫他们做的,他们反而不做。我当然不能记他们的功劳。即使他们丢了生命,我也不会夸他们一句。谁叫他们不追随我呢?事实上他们也没有什么功劳。他们放着我张国堂的光明平安的大道不走,偏要自己瞎闯危险的路径。他们骄傲自是,他们被抓坐牢是他们自找。他们几个跳蚤绝对不能顶起被褥,他们几个泥鳅绝对不能翻起大浪。如果能翻起大浪,那也是搞乱中国,这不是功,而是罪。我这样是爱护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如果夸赞他们,只会鼓励人们冒险犯难,自找苦吃。
     我所倚靠的不是人。我倚靠上帝耶和华。我必然成功。像郭飞雄、高智晟等逞匹夫之勇,能有什么作用?要宣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逐步提高自己的名望,发展中国共和党,逐步积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成事。政治是团队的事业,没有政党是不行的。我曾经热忱邀请郭飞雄加入我们中国共和党,他理都不理,还一再倚靠胡锦涛为自己伸冤。对这样愚妄的人,能成什么事?郭飞雄即使把牢底坐穿,甚至丢掉自己的小命,也是毫无功劳,毫无意义。政治是智慧的事业,匹夫之勇是不行的。
     唯有张国堂学说是真理,凡承认张国堂学说的人,就是智慧的人。凡不承认张国堂学说的人,就是愚妄的人。凡骄傲自是的人都是愚妄的人,他们自以为聪明,其实愚蠢。
     高智晟先生担心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将来被淘汰,我也担心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将来被淘汰。高智晟先生建议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要联合下层民众和法轮功学员等维权抗暴,我却建议维权人士和民运人士要安静读书,读我张国堂的文章,读我推荐的书。只有掌握了安邦治国的道德学问,才能在将来免受淘汰。《中庸》说:“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我告诉你:君子以道德修身等待天命。不要冒险犯难,自取祸患。
     你也在说我愚蠢至极,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最终到底谁聪明,谁愚蠢,历史将来自会显明出来。我告诉你:历史是由上帝耶和华掌握的。只有爱上帝耶和华、听祂的话的人,才会最终成功。对《圣经》预言不重视的人,必将失败!这样的人才是愚蠢的人。你就是自以为聪明,其实也因骄傲、主观而成为愚妄。
     上帝耶和华是公平的上帝。我张国堂也公平地对所有人。我爱每一个中国人。我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我也爱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我也教育他们,也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他们的政治思想。
     上帝耶和华阻挡骄傲的人,我张国堂轻视骄傲的人。我不是仇恨他们,而是轻视他们。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毫无意义。凡不听我话的人所做的事情都毫无价值。
     我在此严厉地告诫你和所有人:搞乱中国的人必有祸!要放弃对中共官员的仇恨和嫉妒,饶恕才是正义。要相信上帝耶和华必惩罚恶人。要相信天堂和地狱。
     民运领袖应该住在中国大陆。海外的人应该服从国内人士的领导。因为国内的人士能感知人民的思想情绪。同时民运领袖应该身先士卒,应该与国内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同甘苦共患难。
     如果陈泱潮想当领袖,想当头,他就应该回到中国大陆。我们国内的人士凭什么冒险犯难追随他?!
     陈泱潮不顾大局,骄傲自大,与我张国堂争雄,他到底是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还是在破坏中国的宪政民主?他不是与我搞分裂,难道是与我搞团结吗?!他不听我的话,不服从我的领导,这就是破坏中国的民主运动!就是制造分裂和混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