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陈泱潮文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小溪!你这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造谣吗?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1)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2)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6)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


   
   2008-12-25/2009-3-28发表

   
   ⑴、我在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⑵、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⑶ 、我的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⑷、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⑸、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和平变革
   
   ⑹、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圣经·传道书》7:16说:“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何必自取败亡呢?”这是我在今天写这篇文字的时候,首先想到的。


回顾我的家世和生平,不仅有我父亲枉死于因为给亲友担保而下狱的往事,而且,我在这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没有选择及时出逃海外,而是选择说明情况以尽力帮助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件所针对的民主墙时期的朋友们免遭牢狱之灾。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我第二次坐牢长达10年,牺牲了自己最宝贵的人生岁月,是跌倒在这个【义】字上。


追溯我的成长史,1954年我9岁时到母亲的故乡云南省昭通地区大关县跟从在大湾子小学教书的二舅郭镇读书。当时那里的民风十分崇尚《三国演义》很讲义气。我正是在那个幼小的年龄在那样的环境中,通读了《三国演义》。我或许正是在那个时候就受到了《三国演义》讲义气的深刻影响,一生也珍惜和推崇桃园结义的情谊。近些年来,网友们可以看到,我往往为了朋友为了正义,而发生了和一些人激烈交锋的事例。有的交锋(例如2007年的网战)也曾招致了对方认为我为朋友站出来“挡刀”,致使原来被攻击者得到解脱,而我自己反而成了被围攻的主要对象。不管我为之“挡刀”的朋友后来如何对我,我自己至今无怨无悔,觉得我的所作所为符合我做人对朋友要讲【义】气的信念。

   
   那么,我在第六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是怎么栽在这个【义】字上的呢?

1981年初,中共中央下达了命名为《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1981年第9号文件。该文件所引用的被邓小平称之为“人数极少能量极大”的“反革命言论”,几乎完全是出自于我的《特权论》。


那时,我刚刚代表【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出席了在合肥举行的全国人才学、科学学、未来学联合学术讨论会回来,想不到形势就急转直下,突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而且,我本人首当其冲,俨然成了中共中央9号文的主要打击对象!


这样的事态和形势,迫使我不能不立即想到赶快出逃,或者从广州通过已经联系的渠道前往香港,或者从云南一些亲友熟悉的渠道前往东南亚。


然而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因为9号文所列举的“反革命言论”几乎都是我《特权论》的话语,所以我作为当事人,有责任说明《特权论》写作的时间背景和已经在11届3中全会后获得平反结论的事实,以免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所针对的这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入狱。我当时认为自己义不容辞负有尽可能说明情况,保护这批志士仁人的责任。


但是,留在国内说清《特权论》的有关问题,固然对于其他民运人士解脱牢狱之灾有好处,可是对于我自己则明显存在着再度入狱坐牢的危险……


究竟是立即逃离中国,还是冒险说清问题以帮助当时诸多民运骨干避免被抓捕的命运?


在关键时刻,我最终选择了从云南返回北京说清情况而不是立即出逃的道路。我之所以又做出这样非常不利于自己的选择,请看我2002年一篇文章中有关于此的回忆:

   

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

目录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2、【寒在9号文】
    3、【邓、陈对阵】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5、【现代化被邓扭曲】
    6、【慈母泪】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9、【拜访】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12、【无异于虎口救命】
    13、【风箫萧兮易水寒】
    14、【若水功不可没】
    15、【情系心中,天各一方】
    16、【无尽的悲伤】
    17、【智者与人民的大不幸】
    18、【真理之真追求者】
    19、【红阳劫中的空虚】
    20、【善,必蒙上帝悦纳】
    21、【若水永生】
    22、【结语 致若水夫人】
   
   ———————————————————————————————————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王若水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我不禁想起了1981年倒春寒中,我和他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2、【寒在9号文】

   
    那时,“坚决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 的《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已经下达。在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 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场“以阶级斗争为纲” 充满火药味的政治斗争,正在决定着中国的命运!

3、【邓、陈对阵】

   
    《9号文》所引述的所谓“两非” “反动观点” ,几乎全是我《特权论》(即“四五论坛”1979年在北京民主墙重印发表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话。从这个意义上,我俨然成了这场斗争矛头的主要指向。
   
    我当时心情十分沉重。倒不是因为面临再次坐牢的威胁,因为这对于我来说,似乎是命中注定,早有思想准备。而是因为这表明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条件下寻求建立民主制度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民主革命,完全是抱着敌视的态度。而邓的这种态度,将使我国失去及时推进民主化变革的极好的机会!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在我当时看来,如果这时就能启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可以毕四功于一役。当时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深患“恐苏核大战威胁症” 的欧美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对我国的鼎力支持;而且既能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又可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超级奴役制度;有效制止因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和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问题统一祖国……
   
    从1972年以来,我为了我国能抓住这个时机,可以说耗尽了心血,不顾身家性命写了《特权论》,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并因此脚踏鬼门关坐了牢……

5、【现代化被邓扭曲】

   
    现在,邓的这个态度使我深感其误国不浅!中国的现代化将变为官僚特权阶级暴富、人民百姓更进一步做稳奴隶的现代化!面对这种泰山压顶的形势,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愤怒、是悔不当初放弃了1977年发动新疆起义的机会(详见www.cnfr.org / www.zhhzg.org《陈泱潮事略》)……!第二个念头是,这个国家不能再呆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应当立即出走,到海外去鼓吹革命!

6、【慈母泪】

   
    但是,在回云南老家和母亲告别的时候,母亲哭了!母亲不同意我出国!母亲说,现在是邓小平掌权,我们家与邓小平夫人卓琳家是世交姻亲,你父亲为保卓琳的姐姐姐夫而死,丢下了我们孤儿寡母。他们不会不顾及到这点。你现在已经平反,又调到北京工作,只要说明你的那些话不是针对现在说的,是以前就写的,他们没有理由再抓你……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听着母亲的泣诉,看着眼前三个敖敖待哺无所依傍的小儿女,想到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
   
    《9号文》所引述的话既然都是我在1974年-1976年初所写《特权论》的话,我有责任向中央说明这一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至少,要让世界看到、要让倒行逆施者知道:中国人已非愚不可及、已非可以继续任人随意宰割……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怀着这样的目的,我又从云南返回北京。离家当晚,夜空里传来四岁的小儿子寻找我追赶我边跑边哭的呼喊:“爸爸……爸爸……” 夹杂着在后面追唤他的奶奶的声音…… 想到母老子幼,想到这一去凶多吉少,儿子长了这么大我还没有给他买过一件玩具,不禁悲从中来……

9、【拜访】

   
    到京后,我拜访了一些人。其中之一就是王若水先生!
   
    当时,人民日报是中央了解民刊和民刊社团的一个窗口。王若水先生时任人民日报副总编,是人民日报理论部的直接领导人。由于我在1977年曾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改写本,以“殉道者” 的名义投寄过人民日报;1979年《四五论坛》以我原名陈尔晋重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又曾送达人民日报等缘由,我到人民日报社点名要见王若水先生,要传达室通报:我叫陈尔晋,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作者。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在当时正贯彻中央《9号文》的政治气氛下,对我这样一个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 ,且是所谓给“两非” “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人,王若水先生如果是个世故的官僚,完全可以找个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回避不见。然而,若水先生没有这样做!电话里传来他毫不犹豫的、似乎有些亢奋的声音:“请他进来!”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王若水先生在他的办公室里,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在他给我沏茶的时候,我打量着他,心里不禁浮现出司马迁评述张良的话。想到这个正当毛泽东大发其烧的时候,敢于提出“反左”的人,竟然也像张子房一样文弱瘦小!
   
    交谈中,若水先生对我怎么写成《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书及其哲学篇《扬弃论》,很感兴趣,详细询问了我有关方面的情况。我告诉他来龙去脉后,他说,费尔巴哈也是在边远的乡下完成了他的学说的。天子脚下无英雄。又说,恩格斯只念过初中……
   
    我向他出示了《云南省宣威县公安局1979年第33号文件 关于对陈尔晋的平反决定》。讲了《9号文》错误地把我1974年-1976年初写的、已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平反的话,引证为在今天说的话,而且以此作为坚决打击全国民刊和民刊社团的口实,是完全违背了三中全会实事求是、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路线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