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陈泱潮文集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一度“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是大愚至极“天予不取,获罪于天”,还是“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伪“中国民运之父”魏京生先生批判
·今日中国必须反对两个极端,必须重视政治人物的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作事谋始者回眸先机的得与失
·陈尔晋孕育《特权论》思想理论诗:雨夜读《赫鲁晓夫主义》一书有感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毛泽东器重的新疆自治区首任政府主席赛福鼎
·毛泽东的“重臣”赛福鼎在重大历史时刻
·赛福鼎.艾则孜:毛主席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
·中共国和平演变30年《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祭
●陈泱潮与中国民主运动
·论时间刻度与历史的公正性
·【当代中共国民主运动】的起源与时段划分
·陈泱潮2009年简略自述(10图)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陈泱潮2009年对有神论信仰者简略自述(14图)
·长期以来中国民运两条路线矛盾冲突的反映
·中国体制:党官的罪孽,百姓的痛
·ZT:强烈提议陈泱潮,郭国汀,魏京生,胡平,袁红冰获诺贝尔和平奖
·拾遗:陈泱潮与中国民运队伍的关系
●视死如归,有备无患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
◇◇◇◇◇
▲文化卷
●概括与再播种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导语、背景、理念要点
·征求意见、寻找合作者——中华救世救心大同盟(草创期)章程(草案)
●返璞归真谈妇道
·关于男女分工及相关问题的思考
●2007年迎春曲
·喜读烈雷先生重要文章《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
·永遇乐——国际大有学会赋
·念奴娇——谁得势,在乎是否真命
·蝶恋花——1987年8月狱中赠陈圆圆
·陈圆圆,您来也未?
·青春的烦恼又一次降临
·临江仙——英雄爱美人
·浣溪沙——丁亥七夕贺宿友芳龄20华诞
·水调歌头——陈泱潮2007年中秋寄语国人
·复友人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鸣炮
·对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期望
·谈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自觉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5)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
   
   

    2008-12-25
   
   
    ⑴、我在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⑵、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⑶ 、我的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⑷、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⑸、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和平变革?


1980年春夏,我进行了可以说是当时全国民运人士独一无二的一次大串联。此行目的是播下以建立两党制为目标的新党——【中国公权大同盟】的种子网络,然后我就尽快出国创立【民主国际】,致力于推动中国、苏联、东欧等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


我此行先后会见了当时主要的一些民办刊物和民间社团的负责人,也在广州通过民办刊物《人民之路》主编何求联络,约见了隶属于第四国际的香港革命马克思同盟的人(刘山青等),商谈了准备组党和我本人准备到海外组建民主国际的打算,其中商量了由他们帮助为我物色一位合适的婚姻对象,以便我以婚姻关系先移居到香港。


此行事实上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首次组党活动 (详见《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http://boxun.com/hero/chenyc/241_1.shtml或者 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1&postno=762  ) 。


但我在辗转来到北京后,由于《特权论》的传播和影响,我意外地获得了奉调到当时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筹组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的机会。在和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正副组长共青团元老张黎群、钟沛璋以及其他领导人的接触中,强烈感到“文革”结束后中共胡耀邦时代党内有一股能够接受《特权论》民主革命思想理论和推进民主革命的力量。这是一股十分难得和可贵的开明的进步的力量,这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很多官员刚刚获得“解放”重新上台掌权、对毛泽东专制独裁痛定思痛非常具有可变性的时机(详见《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http://boxun.com/hero/2007/chenyc/42_1.shtml )。


但是,我当时深入思考,推演事态的发展,显而易见的是,在中共实权派官僚特权阶级本质的作用下,尤其是在邓小平明确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决定了中共胡耀邦这样一股开明力量要推进和完成中国民主革命,显然具有相当大的艰巨性和危险性。


因此,在要不要乘当时比较宽松的环境抓紧出国创建【民主国际】,担当起推动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民主革命的重责大任,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帮助胡耀邦这样一股中共党内开明的进步的力量和平地推动中国民主化改革的历史进程,首先取得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以作示范?就成了我当时又一次面临人生重大十字路口必须做出的抉择。


那时国际民主运动的政治生态环境还没有受到中共和后来的中国民运枭雄黑道【假冒伪劣领袖】们的污染,如果我在那个时候能够及时出国发起创建【民主国际】,以我当时的各方面条件和状态,包括我的祖父属于中国国民党籍国会议员和我长期作为“地主子女”遭受迫害以及写《特权论》坐牢几乎被枪毙的经历等等,十分有利于和当时仍然心系大陆且曾经在苏联留过学加入过共产党的台湾蒋经国取得联系获得支持,以及我家和当时事实上的中国最高统治者邓小平家族所存在的世交姻亲关系,出国成了一定气候就可以喊话施加影响等等历史社会条件,尤其我本人长期的丰富的社会实践和磨炼,已经具有了相当杰出的政治才干,在毛泽东时代那样极其严重的封闭条件下,就早已经写出了《特权论》这样的理论著作,自信具有较强的宣传能力、组织能力、创造能力和超前洞察力,立足于推动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起点高,活动空间相当广阔,经过几年的打拼,充分发挥纵横捭阖的才干,是一定能够脱颖而出,获得崇高声望,独立成就一番大事业的。


但是,毕竟正如《特权论》所说:“中国处在反修防修的最前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则是拉开了世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序幕,必将大大地推动历史前进的步伐。黑格尔曾经说过,中国在‘预期看,等待着若干因素的结合,然后才能够得到活泼生动的进步。’(黑格尔《历史哲学》161页)现在看来,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处于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肩负反修防修这样伟大的历史任务,只要有一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中国是一定能够对人类作出很大的贡献来的!” (见《特权论》第二章反修防修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2&postno=1027)因此,我当时认为,经过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烈火焚烧后的中国,反对共产党特权为实质的“反修防修”,已经深入人心,中国已经站在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反对特权反修防修的第一线。要推动和指导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必须充分利用中国现有的基础和条件,快速成就中国的民主化事业,以作样板。因此,我不能轻易离开中国这个现实环境,尤其是在已经进入中央机关工作,已经和当时中共第一把手胡耀邦心腹人士直接接触并且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关系的情况下,我深深感到我有责任要尽力帮助胡耀邦先生这样十分难得的中共开明力量,为他们提供“一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我当时深深感到中国的和平改革中国的民主化前途寄托在胡耀邦先生们的身上,在邓小平这帮老人面前,在中共传统的势力面前,他们是脆弱的,他们非常需要我这样相当敏锐而又相当早熟老成的年轻人的帮助和给予理论上的扶持……尽管有危险,有困难,这毕竟是中国民主化改革最好最快捷的一条道路和机会。


不过,事情怕就怕万一。万一计划没有变化快,胡耀邦先生们失败了又怎么办?留在国内,我至少有10-20年要处于“从”的地位,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把握不住瞬息万变的局势的发展变化,万一胡耀邦先生们有一个闪失,因为我已经是民主墙的风云人物,因为《特权论》,我就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羊”被拉出去献祭……


出国创立【民主国际】,我处于“主”的地位,能够把握得住【民主国际】这个组织机构的方向和运作,能够获得和充分享有自由,有利于自由地宣传自己的主张,发挥自己的才干,有利于按照自己的意志发挥积极的决定性的巨大的影响力……


到底是立即抓紧出国,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到底是立即抓紧出国,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当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如约选派来见我的人到达北京的时候,我必须对此做出明确的选择……


结果,我再次以【个人身家性命服从国家人民前途命运大局的原则】,放弃了即时出国的打算,虽然和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按照计划派来的女士见了面,却回避谈及婚姻嫁娶出国安排的事。请看我在几年前所写这一段纪实文字:

   
   
    “按原来计划,我在国内布下〔组党〕网络种子后,就当迅即出国,到海外鼓吹共产世界民主革命。
   
    由于曾经有这样一个计划,我在广州曾和刘山青商定----我因为妻子已提出和我离婚,如果香港有合适的能理解我的青年女子愿意和我结合,我便可以以婚姻关系合法离开大陆前往或者移居香港,从而走向世界,推进共产世界民主化变革, 从事职业革命。
   
    1980年9月,刘山青如约物色了一位看来很贤淑的香港女青年来北京找到我。我们一起在北京紫禁城神武门西侧金水河边,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秋节之夜。当朗朗的月亮从紫禁城东侧冉冉升起,优雅的月光被柳丝轻拂着洒到这位美丽姑娘柔情的面庞上的时候,我内心展开了激烈的冲突:到底是对共产党的本质绝对不能抱幻想必须坚决赶快出国呢,还是不能错过这个有可能推进共产中国和平变革的机会,努力拚此一搏?
   
    由于对当时大气候的感觉和自身具有的条件,判断有可能推动中共进行和平的民主化改革。我想必须一如既往,为天下苍生负责,不能错过这个可能推进共产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的机会。不管怎样,抓得住抓不住这个机会,总得尽力一试。况且,中国的事,也只有在中国本土才好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不应离开本土,不能脱离本国的民众和实际。所以,我中止了1980年出国的努力……岂料后来风云突变!
   
    啊,这对我个人来说,显然是又一个多么愚蠢的极其错误的决策!
   
    啊,姑娘,我不知道你当时是否感到不解:我为什么和你见面却闭口不谈你此行题中应有之义----花前月下男女情事婚姻嫁娶?你选择在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团圆之夜来和我见面,情义殷殷,曾令我在第二次漫长的炼狱中,难免勾起多次回想!我不知道你后来以及近况怎样?也许你至今仍然如刘山青先生(在1981年那次大逮捕中,中共很可能是采取了诱捕的手段,后来还逮捕并判处了刘山青先生10年有期徒刑)一样,在〔香港支联会〕积极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我此刻流落异国孑然一身,回忆到这段往事的时候,你和刘山青先生的情谊和惠心,尤其令我深深感到珍贵!然而,强烈的使命感和不忍苦难的中国人民继续遭受劫难的柔肠,使我和你有缘无份,失之交臂!” (详见《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有缘无份,失之交臂----放弃了迅即出国的计划》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1&postno=762)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view.php?aid=108&;;page=0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 陈泱潮专栏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 陈泱潮文集
    中国之路http://chinaway.org/zz/?uid-104 陈泱潮个人空间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 45-22 17 96 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