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陈泱潮文集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5)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
   
   

    2008-12-25
   
   
    ⑴、我在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⑵、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⑶ 、我的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⑷、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⑸、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和平变革?


1980年春夏,我进行了可以说是当时全国民运人士独一无二的一次大串联。此行目的是播下以建立两党制为目标的新党——【中国公权大同盟】的种子网络,然后我就尽快出国创立【民主国际】,致力于推动中国、苏联、东欧等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


我此行先后会见了当时主要的一些民办刊物和民间社团的负责人,也在广州通过民办刊物《人民之路》主编何求联络,约见了隶属于第四国际的香港革命马克思同盟的人(刘山青等),商谈了准备组党和我本人准备到海外组建民主国际的打算,其中商量了由他们帮助为我物色一位合适的婚姻对象,以便我以婚姻关系先移居到香港。


此行事实上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首次组党活动 (详见《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http://boxun.com/hero/chenyc/241_1.shtml或者 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1&postno=762  ) 。


但我在辗转来到北京后,由于《特权论》的传播和影响,我意外地获得了奉调到当时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筹组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的机会。在和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正副组长共青团元老张黎群、钟沛璋以及其他领导人的接触中,强烈感到“文革”结束后中共胡耀邦时代党内有一股能够接受《特权论》民主革命思想理论和推进民主革命的力量。这是一股十分难得和可贵的开明的进步的力量,这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很多官员刚刚获得“解放”重新上台掌权、对毛泽东专制独裁痛定思痛非常具有可变性的时机(详见《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http://boxun.com/hero/2007/chenyc/42_1.shtml )。


但是,我当时深入思考,推演事态的发展,显而易见的是,在中共实权派官僚特权阶级本质的作用下,尤其是在邓小平明确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决定了中共胡耀邦这样一股开明力量要推进和完成中国民主革命,显然具有相当大的艰巨性和危险性。


因此,在要不要乘当时比较宽松的环境抓紧出国创建【民主国际】,担当起推动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民主革命的重责大任,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帮助胡耀邦这样一股中共党内开明的进步的力量和平地推动中国民主化改革的历史进程,首先取得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以作示范?就成了我当时又一次面临人生重大十字路口必须做出的抉择。


那时国际民主运动的政治生态环境还没有受到中共和后来的中国民运枭雄黑道【假冒伪劣领袖】们的污染,如果我在那个时候能够及时出国发起创建【民主国际】,以我当时的各方面条件和状态,包括我的祖父属于中国国民党籍国会议员和我长期作为“地主子女”遭受迫害以及写《特权论》坐牢几乎被枪毙的经历等等,十分有利于和当时仍然心系大陆且曾经在苏联留过学加入过共产党的台湾蒋经国取得联系获得支持,以及我家和当时事实上的中国最高统治者邓小平家族所存在的世交姻亲关系,出国成了一定气候就可以喊话施加影响等等历史社会条件,尤其我本人长期的丰富的社会实践和磨炼,已经具有了相当杰出的政治才干,在毛泽东时代那样极其严重的封闭条件下,就早已经写出了《特权论》这样的理论著作,自信具有较强的宣传能力、组织能力、创造能力和超前洞察力,立足于推动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起点高,活动空间相当广阔,经过几年的打拼,充分发挥纵横捭阖的才干,是一定能够脱颖而出,获得崇高声望,独立成就一番大事业的。


但是,毕竟正如《特权论》所说:“中国处在反修防修的最前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则是拉开了世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序幕,必将大大地推动历史前进的步伐。黑格尔曾经说过,中国在‘预期看,等待着若干因素的结合,然后才能够得到活泼生动的进步。’(黑格尔《历史哲学》161页)现在看来,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处于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肩负反修防修这样伟大的历史任务,只要有一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中国是一定能够对人类作出很大的贡献来的!” (见《特权论》第二章反修防修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2&postno=1027)因此,我当时认为,经过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烈火焚烧后的中国,反对共产党特权为实质的“反修防修”,已经深入人心,中国已经站在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反对特权反修防修的第一线。要推动和指导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革命,必须充分利用中国现有的基础和条件,快速成就中国的民主化事业,以作样板。因此,我不能轻易离开中国这个现实环境,尤其是在已经进入中央机关工作,已经和当时中共第一把手胡耀邦心腹人士直接接触并且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关系的情况下,我深深感到我有责任要尽力帮助胡耀邦先生这样十分难得的中共开明力量,为他们提供“一条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我当时深深感到中国的和平改革中国的民主化前途寄托在胡耀邦先生们的身上,在邓小平这帮老人面前,在中共传统的势力面前,他们是脆弱的,他们非常需要我这样相当敏锐而又相当早熟老成的年轻人的帮助和给予理论上的扶持……尽管有危险,有困难,这毕竟是中国民主化改革最好最快捷的一条道路和机会。


不过,事情怕就怕万一。万一计划没有变化快,胡耀邦先生们失败了又怎么办?留在国内,我至少有10-20年要处于“从”的地位,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把握不住瞬息万变的局势的发展变化,万一胡耀邦先生们有一个闪失,因为我已经是民主墙的风云人物,因为《特权论》,我就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羊”被拉出去献祭……


出国创立【民主国际】,我处于“主”的地位,能够把握得住【民主国际】这个组织机构的方向和运作,能够获得和充分享有自由,有利于自由地宣传自己的主张,发挥自己的才干,有利于按照自己的意志发挥积极的决定性的巨大的影响力……


到底是立即抓紧出国,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到底是立即抓紧出国,还是冒险留在国内——当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如约选派来见我的人到达北京的时候,我必须对此做出明确的选择……


结果,我再次以【个人身家性命服从国家人民前途命运大局的原则】,放弃了即时出国的打算,虽然和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按照计划派来的女士见了面,却回避谈及婚姻嫁娶出国安排的事。请看我在几年前所写这一段纪实文字:

   
   
    “按原来计划,我在国内布下〔组党〕网络种子后,就当迅即出国,到海外鼓吹共产世界民主革命。
   
    由于曾经有这样一个计划,我在广州曾和刘山青商定----我因为妻子已提出和我离婚,如果香港有合适的能理解我的青年女子愿意和我结合,我便可以以婚姻关系合法离开大陆前往或者移居香港,从而走向世界,推进共产世界民主化变革, 从事职业革命。
   
    1980年9月,刘山青如约物色了一位看来很贤淑的香港女青年来北京找到我。我们一起在北京紫禁城神武门西侧金水河边,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秋节之夜。当朗朗的月亮从紫禁城东侧冉冉升起,优雅的月光被柳丝轻拂着洒到这位美丽姑娘柔情的面庞上的时候,我内心展开了激烈的冲突:到底是对共产党的本质绝对不能抱幻想必须坚决赶快出国呢,还是不能错过这个有可能推进共产中国和平变革的机会,努力拚此一搏?
   
    由于对当时大气候的感觉和自身具有的条件,判断有可能推动中共进行和平的民主化改革。我想必须一如既往,为天下苍生负责,不能错过这个可能推进共产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的机会。不管怎样,抓得住抓不住这个机会,总得尽力一试。况且,中国的事,也只有在中国本土才好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不应离开本土,不能脱离本国的民众和实际。所以,我中止了1980年出国的努力……岂料后来风云突变!
   
    啊,这对我个人来说,显然是又一个多么愚蠢的极其错误的决策!
   
    啊,姑娘,我不知道你当时是否感到不解:我为什么和你见面却闭口不谈你此行题中应有之义----花前月下男女情事婚姻嫁娶?你选择在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团圆之夜来和我见面,情义殷殷,曾令我在第二次漫长的炼狱中,难免勾起多次回想!我不知道你后来以及近况怎样?也许你至今仍然如刘山青先生(在1981年那次大逮捕中,中共很可能是采取了诱捕的手段,后来还逮捕并判处了刘山青先生10年有期徒刑)一样,在〔香港支联会〕积极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我此刻流落异国孑然一身,回忆到这段往事的时候,你和刘山青先生的情谊和惠心,尤其令我深深感到珍贵!然而,强烈的使命感和不忍苦难的中国人民继续遭受劫难的柔肠,使我和你有缘无份,失之交臂!” (详见《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有缘无份,失之交臂----放弃了迅即出国的计划》http://www.zhhzg.org/board/show.php?board=data1&postno=762)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view.php?aid=108&;;page=0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 陈泱潮专栏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 陈泱潮文集
    中国之路http://chinaway.org/zz/?uid-104 陈泱潮个人空间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 45-22 17 96 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