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陈泱潮文集
·当代天书(视频)
·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的新证据
·ZT2012年人类DNA活化与启动?(图)
·ZT美国科学家关于轮回的研究(图)
·当前关于末日来临的最重要的一篇文字与麦田圈(图)
·科學超人尼古拉·特斯拉的前世今生(图)
·不畏人知畏己知——古代清官诗联撷趣(图)
·宇宙是多维度的(视频)
·ZT来自银河系中心奇怪能量正轰击地球?(图)
·视频: 此生必看的科学实验:水知道答案【高清版】
·ZT著名人类学家惊人发现:有些人前生原是飞禽走兽
·爱因斯坦理论能证明灵魂的存在?(图)
·民国高官经历的不可思议奇事(图)
·俄罗斯惊现不寻常异象 引发恐慌(图)
·徐晉如:雅言和正體字是中國文化的根
·造化的奇妙:丹霞山阳元石与阴元石
·無神論黨文化簡體字的荒謬和危害一瞥
·从乾隆八字看天意与命运
·刘亚洲上将谈基督教和佛教道教的区别
·被现代人遗忘的中国文化经典 不看后悔!(图)
·中国究竟有多少条风水龙脉?(图)
·以色列的故事雄辩地证明:圣经的预言无不灵验!
·四柱八字预测学确实是科学而非迷信
·必看: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
·科学发现证实“生死轮回、善恶报应绝对存在”
·ZT我心中的紫薇聖人
◇◇◇◇◇
▲西藏问题卷
●致达赖喇嘛
·论西藏问题
·煽动民族主义是使民族丧失理性的海洛因和摇头丸!
·民族主义疯狂中,回顾陈泱潮论“中国鬼子”
·临江仙·赞王千源(3图)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欢迎中共和达赖喇嘛接触对话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卷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ZT民愤“辛亥革命只革了满清的命,没有革中国人的命”
·1.当前中共国民主革命必须正确认识和借鉴清末历史经验教训的意义
·2.实事求是正确看待孙中山的功过,是当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当务之急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10.世人应当正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大汉族主义
·11.“五族共和”决非孙中山本义,而是清帝退位换来的结果
·12.辛亥百年历史的结论: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绝对不能继续以孙中山为旗帜
·13.从北非突尼斯埃及民主革命看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14.中共国与北非突尼斯埃及诸国的不同点
·15.最高权力核心的分裂和斗争是全国性大规模群众上街的必要条件
·16.有必要重温拙文【‘六四事件’是中共宫廷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17.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独裁体制是中共必然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18.导致中共分崩离析的其他原因
·19. 反对两个极端,是今日中国具有政治大智慧的杰出人士的神圣使命
·20.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要求必须积极推进变革力量的大联合
·21.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初级形式
·22.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高级形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4)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


   
   2008-12-25

   
   ⑴、我在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⑵、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⑶ 、我的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⑷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我的上述三个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都直接涉及自身的生命安危,都直接涉及自身完全有被枪毙的极大可能,而且,都是自觉的明白是涉及生与死的选择,迄今为止的史料证明,这里特别值得指出的一点是:这是中国10多亿人中唯一的为了真理为了国家民族而不是为了私利,一再自觉地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


读者可以看到,在这三次直接涉及生与死的选择中,我都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自我牺牲——自觉信守【个人身家性命服从国家人民前途命运大局的原则】,自觉信守【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坚决地彻底地摒弃了我们这个时代颇为流行的为了个人名利地位不择手段的枭雄黑道厚黑学歪风陋习。


冥冥之中有鉴察——或许正因为我经受住了如此之多的磨难和考验,不是挂在嘴上说说,而是行出来的耿耿公心和丹心,因此能够蒙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上帝特别开恩、赐福和保佑,我既尽了义,又保了命,使我历经磨难而成长成熟起来,在今天方能继续蒙上帝的差遣和使用,具有担当和完成重大使命的胸襟、才智、意志和依然朝气勃勃一往无前的精神勇气。


此后我又经历了若干次面临重大人生十字路口必须做出何去何从抉择的考验。但是,尽管这些考验有的依然是事关生与死的抉择,或者生与死的考验依然夹杂其中,但是总的来说大多数已经不是直接涉及生与死,而是事关名利之得失、事业之成败。


显然,在本着“以天下苍生为念”的原则经受住了历次直接涉及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在名利得失成败与否问题上,就更加容易择善而从。


对于我在生与死参杂名利得失面前必须做出选择的第一个考验,当数1979年4月初清明节前后徘徊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前那将近一个星期的日子。那几天一个重大的问题困惑着我:到底是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于人民?

   
   我在1977年中秋节从广西大学和甘自恒商量回来后,把《特权论》原文的一些不容易为邓小平-叶剑英等接受的章节删除后,以【殉道者】的笔名复写出来,交由张国樑先生前往成都投寄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中国社会科学院胡乔木以及广州中山大学(当时考虑广东是叶剑英故乡又靠近香港)。
   
   1978年4月30日,就在我准备出发去北京参加文革后首届研究生考试的前夕,也就是在江西新建县为李九莲鸣不平的钟海源被枪毙活摘肾器官的几乎同一时间,我因为《特权论》首次被捕了。
   
   这次被捕确确实实是脚踏鬼门关,几乎被枪毙(详见《陈泱潮事略》http://www.zhhzg.org/frame-inside5.html 或者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82_1.shtml )
   
   ……万分感谢上帝的保佑,我竟然大难不死遇难呈祥活着于1979年3月7日奇迹般地获释。这马上使我面临第四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请看我2002年所写回忆文章: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陈泱潮(陈尔晋)
   (2002-8-24)
   
   ~~~~~~~~~~~~~~~~~~~~~~

目录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4、【凋零的民主墙】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10、【真可谓废寝忘餐,相谈甚欢】
   11、【拼此一搏,也要将它诉诸于人民】
   12、【民主墙的复活节】
   13、【忆峥嵘岁月,友情珍贵,笑迎明天】
   
   ~~~~~~~~~~~~~~~~~~~~~~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我第一次坐牢于1979年3月7日获释。在出狱签字时,见〖释放原因栏〗写的是“接省公安厅电话通知:立即释放,结论待作”。
   
   在当时的宣威县公安局长的眼里,我是因与邓小平有亲戚关系,才被“上头”通知释放的,比起宣威县因对《毛主席语录•前言》发出疑义就被判处死刑打了九枪才毙命的孙丹怀等那许许多多“反革命分子”,我简直该当枪毙千次万次了,怎么能释放?因而他声色俱厉警告我:“不准乱去哪点!”
   
   公安局长对我这种声色俱厉的警告,使我强烈感到不是无罪释放,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几十年一贯杀“反革命”如杀鸡一样的残酷政策惯性作用下,我的人身安全显然尚无保障!且有两件事仍然心存余悸:一是曾寄清华大学请“四人帮”干将谢静宜转给毛泽东陈述《特权论》中心思想的信;二更为严重的是,1977年实施发动新疆赛福鼎起义计划的行动——尽管因邓小平复出而自动中止了此行动(见http;//www.zhhzg.org所载《陈泱潮事略》)。对前一件事,我采取了(a)推迟本文成文时间加以掩饰;(b)在拘留审查期间任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诱供,均未自陈,“查出来算我的,查不出来算你的”;对后一件事,更是如履薄冰,十分悬心!
   
   这次获释,一方面可以说是势所必然,因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很多提法,早已见诸我这次坐牢的唯一事由——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的《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解放思想、民主法制……等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侥幸的,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所枪杀的无数“反革命分子”,有谁像我这样系统、尖锐、深刻、犀利地解剖、批判、抨击了共产专制制度?有谁像我这样不仅提出了变革共产专制制度的完整方案,而且提出了捣毁共产专制制度实行第二次武装革命方案、且已有所行动的?
   
   如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局势,印证了我几年前的预见和论断。籍对“四人帮” 的清算,华国锋、邓小平围绕最高权力的新一轮争夺,给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宪政民主革命,提供了乘热打铁获致成功的可能。为了能够把握往这个机会,为了彻底获得安全与自由,我没有和母亲、妻儿多享受一下幸存者的天伦之乐,又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奔忙。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我4月初来到北京。原准备通过亲戚关系往见邓小平夫妇。去见邓小平夫妇之前,我先走访和看望了一些亲友。其中一位是祖父的结拜兄弟原清末云南讲武学堂总办、辛亥革命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曾出任过一任国务总理、中共建国后亦曾为全国人大常委的李根源先生之子李希泌。李先生当时住在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他给我看了邓小平刚刚于3月30日在中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李先生从世交的角度直言相告,邓小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主张。他可能给你一个官当,但不会允许你这些观点流传到社会上去。以你的情况,要当官可以去找邓小平;要发表这样的文章,除非去西单上民主墙……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同时,李先生还告知,邓小平本来是支持民主墙解放思想以冲破老毛那一套“框框”好扳倒华国锋汪东兴的,不料前几天有个姓魏的高干子弟,可能其父是华国锋一派的,跳出来在民主墙上贴了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的大字报,叫什么“警惕新的独裁”,这就引来了邓小平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可惜呵!好不容易等了三十年,三中全会才“放”开到现在,仅仅三个月,就这样又给“收”了!这姓魏的小子要出名也不能这么个出法!对中国真是太损了呵!这个时候说什么邓小平都比华国锋对中国要好呵!……你早两个月来,去民主墙发表你的文章还来得及,现在恐怕不行了……

4、【凋零的民主墙】

   
   在李先生的介绍下,我找到了西单民主墙。此时它确如李先生所说,已在中共北京市委有关决定等措施的打压之下,一片凋零。有上访人员申冤的诉状,而鲜见对国事的宏论畅言。唯一有点希望的是,它还存在,还有军人为它站岗。但显而易见的是,诚如李先生所说,按共产党的本性,是不会允许它长期存在下去的,一旦邓小平完成了取代华国锋的外科手术,民主墙就将被封冻,不复存在!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在这样严酷的现实面前,我该怎么办?读过《陈泱潮事略》的人知道,我政治上遭逢必须作出结果有如天壤之别的重大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已有多次。第一次是在“思想犯”动辄被杀害的高压下,要不要动笔写作《特权论》?第二次是当华国锋政变后,要不要发动新疆起义?第三次是在邓小平复出有可能进行和平变革的时候,要不要放弃发动起义时机,选择和平变革之路?现在,命运使我在继这三次人生十字路口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人生十字路口!
   
   赴京前,我曾领着刚换牙齿的女儿去昆明看望刘传真老表(卓琳同胞大姐之长子)、李希纲(亦李根源之子)等亲友。此刻,我怀里揣着刘传真给其两位姨娘即卓琳与其同胞二姐玳英(儿时曾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到延安后改名陈希)的亲笔介绍信、中央军委在西城区雨儿胡同33号接待室的电话和刘传真胞妹、卓琳养女浦莎莎在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地址、电话。按传真老表的意见,我最好先见莎莎,再见浦玳英,然后由浦玳英联系安排去见卓琳。传真在信中还特别提及我父亲因为其父母担保,而遭拘押染传染病斑疹伤寒身亡“致使尔晋母子吃了不少苦”的事节……显然,如果走这条投奔邓小平的路,凭自己三十出头就已达到的理论高度远见卓识、所具有的真才实学、强烈的人民性、铁窗烈火的考验、卓越的宣传和组织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于奋斗的精神和艰苦环境长期磨练出来的吃得苦中苦的非凡忍耐力和冲天干劲,弄个省长部长当当,自信不成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