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陈泱潮文集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强烈要求严惩汕尾下令开枪屠民者签名名单和留言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就萨达姆绞刑布告中共一切敢于下令开枪屠杀人民的当权者
●声援维权抗暴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绝食声明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禁食祷告获得的倒共启示: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 进行并坚持制度性周六维权抗暴绝食书(图)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
●中国民运柏林大会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之后德国之声讨论会上的答问(多图)
·在【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
·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专题研讨会消息报道(多图)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在柏林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多图)
·纽伦堡的歌声
●未来中国论坛
·论在当前共产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全文)
·论在当前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导语
·当前中国社会现实及其性质、中共暴政的非法性1、2
·3、邓小平罪恶发端于何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示范和挑战


——陈尔晋在1977年国家和个人重大十字路口自觉选择了自我牺牲之路(26:4)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


   
   2008-12-25

   
   ⑴、我在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⑵、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⑶ 、我的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⑷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我的上述三个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都直接涉及自身的生命安危,都直接涉及自身完全有被枪毙的极大可能,而且,都是自觉的明白是涉及生与死的选择,迄今为止的史料证明,这里特别值得指出的一点是:这是中国10多亿人中唯一的为了真理为了国家民族而不是为了私利,一再自觉地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


读者可以看到,在这三次直接涉及生与死的选择中,我都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自我牺牲——自觉信守【个人身家性命服从国家人民前途命运大局的原则】,自觉信守【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坚决地彻底地摒弃了我们这个时代颇为流行的为了个人名利地位不择手段的枭雄黑道厚黑学歪风陋习。


冥冥之中有鉴察——或许正因为我经受住了如此之多的磨难和考验,不是挂在嘴上说说,而是行出来的耿耿公心和丹心,因此能够蒙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上帝特别开恩、赐福和保佑,我既尽了义,又保了命,使我历经磨难而成长成熟起来,在今天方能继续蒙上帝的差遣和使用,具有担当和完成重大使命的胸襟、才智、意志和依然朝气勃勃一往无前的精神勇气。


此后我又经历了若干次面临重大人生十字路口必须做出何去何从抉择的考验。但是,尽管这些考验有的依然是事关生与死的抉择,或者生与死的考验依然夹杂其中,但是总的来说大多数已经不是直接涉及生与死,而是事关名利之得失、事业之成败。


显然,在本着“以天下苍生为念”的原则经受住了历次直接涉及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在名利得失成败与否问题上,就更加容易择善而从。


对于我在生与死参杂名利得失面前必须做出选择的第一个考验,当数1979年4月初清明节前后徘徊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前那将近一个星期的日子。那几天一个重大的问题困惑着我:到底是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于人民?

   
   我在1977年中秋节从广西大学和甘自恒商量回来后,把《特权论》原文的一些不容易为邓小平-叶剑英等接受的章节删除后,以【殉道者】的笔名复写出来,交由张国樑先生前往成都投寄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中国社会科学院胡乔木以及广州中山大学(当时考虑广东是叶剑英故乡又靠近香港)。
   
   1978年4月30日,就在我准备出发去北京参加文革后首届研究生考试的前夕,也就是在江西新建县为李九莲鸣不平的钟海源被枪毙活摘肾器官的几乎同一时间,我因为《特权论》首次被捕了。
   
   这次被捕确确实实是脚踏鬼门关,几乎被枪毙(详见《陈泱潮事略》http://www.zhhzg.org/frame-inside5.html 或者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82_1.shtml )
   
   ……万分感谢上帝的保佑,我竟然大难不死遇难呈祥活着于1979年3月7日奇迹般地获释。这马上使我面临第四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请看我2002年所写回忆文章: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陈泱潮(陈尔晋)
   (2002-8-24)
   
   ~~~~~~~~~~~~~~~~~~~~~~

目录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4、【凋零的民主墙】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10、【真可谓废寝忘餐,相谈甚欢】
   11、【拼此一搏,也要将它诉诸于人民】
   12、【民主墙的复活节】
   13、【忆峥嵘岁月,友情珍贵,笑迎明天】
   
   ~~~~~~~~~~~~~~~~~~~~~~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我第一次坐牢于1979年3月7日获释。在出狱签字时,见〖释放原因栏〗写的是“接省公安厅电话通知:立即释放,结论待作”。
   
   在当时的宣威县公安局长的眼里,我是因与邓小平有亲戚关系,才被“上头”通知释放的,比起宣威县因对《毛主席语录•前言》发出疑义就被判处死刑打了九枪才毙命的孙丹怀等那许许多多“反革命分子”,我简直该当枪毙千次万次了,怎么能释放?因而他声色俱厉警告我:“不准乱去哪点!”
   
   公安局长对我这种声色俱厉的警告,使我强烈感到不是无罪释放,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几十年一贯杀“反革命”如杀鸡一样的残酷政策惯性作用下,我的人身安全显然尚无保障!且有两件事仍然心存余悸:一是曾寄清华大学请“四人帮”干将谢静宜转给毛泽东陈述《特权论》中心思想的信;二更为严重的是,1977年实施发动新疆赛福鼎起义计划的行动——尽管因邓小平复出而自动中止了此行动(见http;//www.zhhzg.org所载《陈泱潮事略》)。对前一件事,我采取了(a)推迟本文成文时间加以掩饰;(b)在拘留审查期间任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诱供,均未自陈,“查出来算我的,查不出来算你的”;对后一件事,更是如履薄冰,十分悬心!
   
   这次获释,一方面可以说是势所必然,因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很多提法,早已见诸我这次坐牢的唯一事由——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的《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解放思想、民主法制……等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侥幸的,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所枪杀的无数“反革命分子”,有谁像我这样系统、尖锐、深刻、犀利地解剖、批判、抨击了共产专制制度?有谁像我这样不仅提出了变革共产专制制度的完整方案,而且提出了捣毁共产专制制度实行第二次武装革命方案、且已有所行动的?
   
   如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局势,印证了我几年前的预见和论断。籍对“四人帮” 的清算,华国锋、邓小平围绕最高权力的新一轮争夺,给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宪政民主革命,提供了乘热打铁获致成功的可能。为了能够把握往这个机会,为了彻底获得安全与自由,我没有和母亲、妻儿多享受一下幸存者的天伦之乐,又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奔忙。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我4月初来到北京。原准备通过亲戚关系往见邓小平夫妇。去见邓小平夫妇之前,我先走访和看望了一些亲友。其中一位是祖父的结拜兄弟原清末云南讲武学堂总办、辛亥革命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曾出任过一任国务总理、中共建国后亦曾为全国人大常委的李根源先生之子李希泌。李先生当时住在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他给我看了邓小平刚刚于3月30日在中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李先生从世交的角度直言相告,邓小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主张。他可能给你一个官当,但不会允许你这些观点流传到社会上去。以你的情况,要当官可以去找邓小平;要发表这样的文章,除非去西单上民主墙……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同时,李先生还告知,邓小平本来是支持民主墙解放思想以冲破老毛那一套“框框”好扳倒华国锋汪东兴的,不料前几天有个姓魏的高干子弟,可能其父是华国锋一派的,跳出来在民主墙上贴了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的大字报,叫什么“警惕新的独裁”,这就引来了邓小平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可惜呵!好不容易等了三十年,三中全会才“放”开到现在,仅仅三个月,就这样又给“收”了!这姓魏的小子要出名也不能这么个出法!对中国真是太损了呵!这个时候说什么邓小平都比华国锋对中国要好呵!……你早两个月来,去民主墙发表你的文章还来得及,现在恐怕不行了……

4、【凋零的民主墙】

   
   在李先生的介绍下,我找到了西单民主墙。此时它确如李先生所说,已在中共北京市委有关决定等措施的打压之下,一片凋零。有上访人员申冤的诉状,而鲜见对国事的宏论畅言。唯一有点希望的是,它还存在,还有军人为它站岗。但显而易见的是,诚如李先生所说,按共产党的本性,是不会允许它长期存在下去的,一旦邓小平完成了取代华国锋的外科手术,民主墙就将被封冻,不复存在!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在这样严酷的现实面前,我该怎么办?读过《陈泱潮事略》的人知道,我政治上遭逢必须作出结果有如天壤之别的重大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已有多次。第一次是在“思想犯”动辄被杀害的高压下,要不要动笔写作《特权论》?第二次是当华国锋政变后,要不要发动新疆起义?第三次是在邓小平复出有可能进行和平变革的时候,要不要放弃发动起义时机,选择和平变革之路?现在,命运使我在继这三次人生十字路口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人生十字路口!
   
   赴京前,我曾领着刚换牙齿的女儿去昆明看望刘传真老表(卓琳同胞大姐之长子)、李希纲(亦李根源之子)等亲友。此刻,我怀里揣着刘传真给其两位姨娘即卓琳与其同胞二姐玳英(儿时曾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到延安后改名陈希)的亲笔介绍信、中央军委在西城区雨儿胡同33号接待室的电话和刘传真胞妹、卓琳养女浦莎莎在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地址、电话。按传真老表的意见,我最好先见莎莎,再见浦玳英,然后由浦玳英联系安排去见卓琳。传真在信中还特别提及我父亲因为其父母担保,而遭拘押染传染病斑疹伤寒身亡“致使尔晋母子吃了不少苦”的事节……显然,如果走这条投奔邓小平的路,凭自己三十出头就已达到的理论高度远见卓识、所具有的真才实学、强烈的人民性、铁窗烈火的考验、卓越的宣传和组织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于奋斗的精神和艰苦环境长期磨练出来的吃得苦中苦的非凡忍耐力和冲天干劲,弄个省长部长当当,自信不成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