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陈泱潮文集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当前神话孙中山和反对神话孙中山是政客和政治家的本质区别
·致《孫文學校發起聲明》的诸位朋友
·進一步鞏固臺灣民主成就的兩大任務
·蔣介石国民党宪法是對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的反动
·必然到来的分裂战乱会使中国人认识到孙中山的罪孽
●參透毛澤東
首次深刻揭示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目的及其瞞天過海之計
·参透毛澤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華國鋒抓捕“四人幫”的性
·3.在毛澤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華國鋒成功欺骗了毛澤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當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毛泽东在交班问题上的枭雄黑道如意算盘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华国锋【为了个人名利不择手段】【违背程序抢班夺权】的恶劣影响和流毒
·华国锋到底是忠厚老实人,还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典型的大奸似忠者(1图)
·华国锋以双重标准肢解毛泽东:否定反对特权的【继续革命】,厉行“抓纲治国”镇压所谓“反革命”的暴虐路线
·华国锋时代被错杀的优秀青年——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
·华国锋时代:一封信和一个人(武文俊)之死
·华国锋注定只能是过渡性人物的根本原因
·本文作者当时拍案而起首次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新疆起义
·邓小平给华国锋写“效忠信”,再度复出
·邓小平通过【打民主牌】、【反对权力过份集中】和【审判“四人帮”】,最终从华国锋手里全面夺取了最高统治权
·陈泱潮是华国锋“抓纲治国”疯狂镇压“反革命思想犯”屠刀下的幸存者
·恶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就推动历史转折的作用而言,华国锋远远高于邓小平
·邓小平遗臭万年的三大罪案
·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严重两极分化的祸根
·假如华国锋没有发动【反革命宫廷政变】
●历史的真相、进程、现状
·對所有故意偽造中國民運歷史者的告誡
·ZT《毛泽东选集》真相
·千万不要以邓小平的身高来看待历史的进程
·ZT中国实现历史性转型的机遇真的来了吗?
·时移势易,完全不同的形势,刻舟求剑行吗?
●袁世凱
·沒有袁世凱就沒有中華民國
·中國近現代史學和當代政治學的一件大事
·可歎袁世凱孫中山二人在中國人心目中地位被顛倒!
·还原历史——袁世凯鲜为人知的九件事(图)
●林昭
·ZT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图)
●遇羅克
·遇羅克死因疑云解
●杨小凯
·杨小凯最突出的政治思想遗产---- 一悼杨小凯先生
·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就当今中国向何处去,谈杨小凯最重要的政治思想遗产---- 三悼杨小凯先生
●周恩來
·面具后面的周恩来(图)
●胡耀邦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
·胡耀邦向楊尚昆談鄧小平的邪惡和卑鄙
·昔日胡耀邦的死敌今日寄希望于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按语)



善良的人们应当正视假耶稣的邪恶本质

   
   陈泱潮(陈尔晋)
   

   写于2009-3-7第一次坐牢获释30周年纪念

刘青先生这篇回忆录,纪录了1979-1982/3年一些十分珍贵的历史镜头和重要情节,例如邓小平鉴于《特权论》当时发聋振聩的震撼性影响,不得不由中宣部部长邓力群亲自操刀、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讨伐《特权论》,但是,又不敢公开点《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文章题目,更加刻意封杀作者姓名……


中共以邓小平为首的最高当局之所以采取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特权论》和《特权论》作者,关键在于《特权论》深刻揭示了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指出由于这样的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的作用,中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个穷凶极恶的官僚特权阶级,这个官僚特权阶级势必彻底背叛社会主义“消灭一切阶级压迫和一切阶级剥削”的原则,在中国形成严重两极分化的极其罪恶和黑暗的“比以往任何剥削制度更为黑暗、更为狡诈、更为贪婪、更为毒辣和残酷的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制度”……《特权论》不仅极其深刻地剖析了现存社会主义制度的病根,极其尖锐地抨击了现存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病,而且在文革随便屠杀思想犯的血雨腥风中,就首次非常明确地提出了在共产中国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民主制度,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现代民主宪政的设想和蓝图……


《特权论》到底具有何等样的历史地位和社会作用?不仅如中国文革研究专家印红标指出“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而且也如西方中国问题专家《透视毛泽东》一文的作者杰克.格雷所指出:“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事实上,30多年(如果从《特权论》思想形成于1972年算起的话是40年)来,共产中国政治上的一切云翻雨覆,都始终是围绕着《特权论》所揭示的现存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展开的,尤其是围绕着中共国到底存不存在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到底会不会产生一个官僚特权阶级这个极其重大的根本性问题展开的.


《特权论》坚持说中共国现存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决定了中共国一定会产生一个官僚特权阶级,把中国社会推入极其黑暗的严重两极分化的万丈深渊,因此,必须实行权力制衡,必须及时进行民主革命建立货真价实的民主制度。


而邓小平为首的官僚特权阶级却要竭力否定、抹杀和掩盖这一铁的事实。邓小平亲自出马胡说“中国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官僚特权阶级”!并且就此顽固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疯狂推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从而使今日中国形成了如此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不公和因此而产生的一系列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


今天,中共在官僚特权阶级全面上台的情况下,又开始重新抬出“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和政策.当年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是防止官僚特权阶级的形成和上台,今天中共重提“阶级斗争为纲”,是赤裸裸针对人民百姓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权要平等的诉求.中国人民百姓又面临新的一场更加反动更加罪恶的血雨腥风!《特权论》将经过这新一轮本质上十分反动倒退的血雨腥风的洗礼,最终获得中国人民的空前确认,民主革命的风暴将不可避免地冲击奉行黑社会法西斯主义的官僚特权阶级对中国人民的奴役和统治,迎来民主中国光明的明天!


在这个时候,假救世主假耶稣跳出来疯狂攻击《特权论》,充分暴露了这是一个极其虚伪地一口一声喊着 “爱”的口号、时刻极其虚伪地招摇着“儒学”旗号,而实际上是彻头彻尾为名为利不择手段争名夺利丧心病狂的罪恶的灵魂!善良的人们不能不正视这样的假救世主假耶稣的邪恶本质。


关于刘青先生这篇文章记忆有误的地方,我在《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一文中已经有所更正,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照核实。谢谢!

   

附: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刘青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