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陈泱潮文集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
▲陈泱潮匹夫有责偃武修文故事卷
●陈泱潮(陈尔晋)的成长足迹
·陳泱潮(陳爾晉)2015年簡介
·妇女的伟大责任和榜样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举凡受命开辟新天新地新时代的人物,都是学自天成!(外一篇)
·陈泱潮:今日始见24年前宣判我的布告
●偃武修文实录——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和主动中止了新疆起义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全文)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当年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临江仙——陈泱潮第一次获释二十四周年纪念
●陈泱潮在1979年北京民主墙前的選擇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盛雪来稿照登: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带着感恩之心来加拿大
●陈泱潮在1979~1980年: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一)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六)
·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 (七之七)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按语)



善良的人们应当正视假耶稣的邪恶本质

   
   陈泱潮(陈尔晋)
   

   写于2009-3-7第一次坐牢获释30周年纪念

刘青先生这篇回忆录,纪录了1979-1982/3年一些十分珍贵的历史镜头和重要情节,例如邓小平鉴于《特权论》当时发聋振聩的震撼性影响,不得不由中宣部部长邓力群亲自操刀、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讨伐《特权论》,但是,又不敢公开点《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文章题目,更加刻意封杀作者姓名……


中共以邓小平为首的最高当局之所以采取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特权论》和《特权论》作者,关键在于《特权论》深刻揭示了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指出由于这样的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的作用,中共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个穷凶极恶的官僚特权阶级,这个官僚特权阶级势必彻底背叛社会主义“消灭一切阶级压迫和一切阶级剥削”的原则,在中国形成严重两极分化的极其罪恶和黑暗的“比以往任何剥削制度更为黑暗、更为狡诈、更为贪婪、更为毒辣和残酷的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制度”……《特权论》不仅极其深刻地剖析了现存社会主义制度的病根,极其尖锐地抨击了现存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病,而且在文革随便屠杀思想犯的血雨腥风中,就首次非常明确地提出了在共产中国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民主制度,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现代民主宪政的设想和蓝图……


《特权论》到底具有何等样的历史地位和社会作用?不仅如中国文革研究专家印红标指出“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而且也如西方中国问题专家《透视毛泽东》一文的作者杰克.格雷所指出:“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事实上,30多年(如果从《特权论》思想形成于1972年算起的话是40年)来,共产中国政治上的一切云翻雨覆,都始终是围绕着《特权论》所揭示的现存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展开的,尤其是围绕着中共国到底存不存在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到底会不会产生一个官僚特权阶级这个极其重大的根本性问题展开的.


《特权论》坚持说中共国现存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决定了中共国一定会产生一个官僚特权阶级,把中国社会推入极其黑暗的严重两极分化的万丈深渊,因此,必须实行权力制衡,必须及时进行民主革命建立货真价实的民主制度。


而邓小平为首的官僚特权阶级却要竭力否定、抹杀和掩盖这一铁的事实。邓小平亲自出马胡说“中国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官僚特权阶级”!并且就此顽固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疯狂推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从而使今日中国形成了如此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不公和因此而产生的一系列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


今天,中共在官僚特权阶级全面上台的情况下,又开始重新抬出“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和政策.当年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是防止官僚特权阶级的形成和上台,今天中共重提“阶级斗争为纲”,是赤裸裸针对人民百姓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权要平等的诉求.中国人民百姓又面临新的一场更加反动更加罪恶的血雨腥风!《特权论》将经过这新一轮本质上十分反动倒退的血雨腥风的洗礼,最终获得中国人民的空前确认,民主革命的风暴将不可避免地冲击奉行黑社会法西斯主义的官僚特权阶级对中国人民的奴役和统治,迎来民主中国光明的明天!


在这个时候,假救世主假耶稣跳出来疯狂攻击《特权论》,充分暴露了这是一个极其虚伪地一口一声喊着 “爱”的口号、时刻极其虚伪地招摇着“儒学”旗号,而实际上是彻头彻尾为名为利不择手段争名夺利丧心病狂的罪恶的灵魂!善良的人们不能不正视这样的假救世主假耶稣的邪恶本质。


关于刘青先生这篇文章记忆有误的地方,我在《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一文中已经有所更正,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对照核实。谢谢!

   

附: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刘青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