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陈西文集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说一说中国的一些基督教徒-张三一言
   
   
   

   很感謝得到你友善回应。说得严格一些也是事实求是一些,我是并不会写文章。比如我对你文章的回应就是很无条理的。
   
   对你这次回应,我想借题发挥说开去。
   
   你提到你是基督徒,而且看来是很虔诚。我是一个无宗教信仰者;我时刻提醒自己的只是一定不能违背良心,这大概算不上信仰。
   
   我想说开去的是现今中国的基督教徒与现实中国政治关系的一些令人不安的现象。这些现象好像是中国大陆特有的。
   
   有一些大陆基督徒原教旨意识极严重。其表现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之:“只有基督教才能救中国";认为只有基督教才是真理,而且是唯一的真理。这在国內外一些论坛经常可以见到这类言论;具体来说余杰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代表。借基督之名排除异见者郭飞雄、无故攻击法轮功、拿纳粹希特勒攻击杨佳、借08宪章攻击革命路线,达到了人见人憎的地步。
   
   我认同和支持基督救中国的思想和理论以及行为;但是不能认同“只有"基督教才能救中国的唯我独尊的霸道思想和理论。
   
   我认为中国民主事业是全中国人的共同事业,理所当然是包括各种宗教徒和非宗教徒的共同事业。所以,作为一个无宗教信仰的我,期待着所有和不同宗教(教徒)之间、以发宗教徒与无宗教信仰者之间能互相包容。最低限度做到各做各的互不干涉;最希望能做到取長补短互相配合共同前进。
   
   很冒昧也很唐突向你談這些意見。
   
   不知道你以我的意见有何意见。
   
   若能,望能回应一下。谢谢。
   
   2009.03.13
   
   
   张三一先生:您好!
   
   
   我不知道我称呼自己为基督徒别人会怎么想?
   
   我的理解是,我提醒自己是基督徒,基督徒可是背负“十字架”的人。“十字架”是什么东西?“十字架”可是一具夺人命的刑具,“十字架”可是背负痛苦、灾难、忧伤、悲怆、绝望的处遇,“十字架”是要告知基督徒必须具有坚忍的承担精神。耶稣说:如果害怕背“十字架”的就不是我的门徒。用国人的话来讲,我提我是基督徒就是要让自己警醒,保持斗志,严格要求自己。
   
   一些基督徒不能代表基督徒。我们不能染上专制党文化的陋习,站出来一个党就代表了全体人民,也不能有传统文化的强加于人的不讲理,任何人站出来说话就可以武断,就可以给出最终结论。专制党的僭越或发言者的强加于人都是令人厌烦的。一个组织就是众多组织之一员,一个人就是众多人之中的一分子。在投票时,他们都只有一票。由于我们没有选民文化,个人也好,党也好,政府也好(一些基督徒也好)都不懂得尊重别人。
   
   一些基督徒不尊重郭飞雄和法轮功。我这个基督徒是郭飞雄和法轮功的朋友,我专门写过文章表示过我对郭飞雄先生和法轮功学员的致敬,我没有理由不尊重郭飞雄先生和法轮功学员。再说,圣经里有“要爱你的仇敌”。
   
   至于你说的“只有”,“只有基督徒才能救中国”,“只有基督徒才是真理”。“只有”是一句全称陈述句,这里面没有仅是“个别、一家之言”的意思。其实,基督徒的圣经里有这样的话,耶稣说:我就是真理,我就是道路,我就是自由。这是耶稣对他的门徒说的。这里有一个背景,有一个对象问题。这句话,非基督徒听起来是会不快的。我也对非基督徒说过这句话,我说:如果你成为基督徒你会感知到你得到了真理和自由,如果没有这种感知,你还不是基督徒。“这种”是关键词,是属于基督徒才会有的一“种”。要细细的读就不会有“只有”的意思了,而有牵强的感觉也不足怪。
   
   基督徒的话语多是信徒们自己对自己说的话语,对非基督徒来说,这里面是有某种“唯我独尊”的意思。对内,信徒们是自尊,自尚、自立的,对外,信徒门是有宽容精神的。如果把信徒门自己的自尊看着“唯我独尊”就有点自作自受了。而基督徒的宽容精神是有目共睹的。
   
   关于“革命”,基督徒是反对“共产党式的暴力革命”的。这里指的是“共产党式的革命”。“革命”的式样有多种,我们不在这里讨论。基督徒明确反对暴力革命,我个人认为,这是基督徒的立场,但并不代表凯撒的立场,更不代表其他派别的立场。基督徒没有能力代表凯撒,也没有权利代表人类其他派别。
   
   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人性的自负,更没有理性的自负。基督徒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是我一名基督徒的见证。
   
   
   希望我的回答能使你满意!
   
   
   2009-3-19
   _________________
   基督教徒、绿色文化者:陈西
   
   Skype:chenxi8964
   
   邮箱:[email protected],
   
   手机号码:13885117478 宅电话:86-0851-5966077
   
   通信地址:(550003)贵州省贵阳市香狮路98号4单元附14号
   
   
   谢谢你的回复
   
   
   看到你的回复,我得到很大安慰,因为你正符合我在生活上认知的基督教徒;也是我理解中应该如是的基督教徒;多少改变了我对中国大陆中共治下基督教和基督教徒的印象。只是,我不知道,在大陆的现实中,如你类的多还是如余杰类的多;在我原有印象中,中国的基督教徒大多是余杰类的。
   
   在网上自报是基督教徒而又是我尊敬的网人很多,其中一个是任不寐。但是,『只有』基督教能民主之类的话语也是我从网上看到的。
   
   谢谢你的回复。
   
   张三一言
   
   2009年3月21日17:15 星期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