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
陈西文集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陈西先生写了一篇《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的文章。李大立对此作了题为《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作响应。在这篇文章,陈西先生说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异物到底是导致中国很难实现民主还是中国不能实现民主?好像两方面的意思都有。我觉得概念有些混乱。
   
   以下是我用逻辑和常理探析陈西先生理论可否成立。

   
   [一]、中国不能民主的理由不成立
   
   “我们中国能建成民主制国家吗?”
   
   东西的回答是:不能。
   
   中国为甚么不能民主?
   
   陈西先生给出两个理由。一个是普世理由: “自然法则规定了‘弱肉强食’的定律,可以说,不但是在中国,就整个人类历史来说,都是一部‘弱肉强食’史”;“自然界事物的经常倾向就是破坏平等”;“自然规律趋向的不是民主,而是专制”;“民主对于世界并非是必然的,民主对于人类世界也是非常态的事。”还有,自然规律“是不可战胜的”。另一个是中国的特殊理由。证据是:中国五千年来至到今天都是专制的,没有民主文化和传统;今天共产党是坚定反民主的;“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都以失败而告终。不论是孙中山、蒋介石、或毛泽东,到最后都搞了专制。”
   
   根据以上理由,陈西先生给出的结论是:如果“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只能是个意外,一个偶然”、“绝不是必然”。 “假设这个世界仅仅是中国的世界,民主对于中国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当今的世界中国已经认识到,它仅属于世界之一分子,民主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第一,普世理由推导不出中国不能民主。
   
   陈西先生一方面说自然趋向不平等、专制、反民主的自然规律是不可战胜的,所以不能民主;另一方面又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
   
   如果趋向不平等、专制、反民主的自然规律是“不可战胜的”,那么按逻辑民主就不可能在人类中出现;现在陈西先生说“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事实上今天有近八成东西南北国家是民主的或部分民主的),这在逻辑上就意味着人类世界已经大面积地战胜了不可战胜的自然规律创出反自然规律的民主制度了(间接推定自然规律能导致民主)。所以,即使“自然趋向不平等、专制、反民主”可成立,其“不可战胜”也不能成立;在这样情况下说中国必定不能实现民主就完全没有说服力了──除非你能证明中国人是最低能的民族,或者是没有人性的另类人。
   
   同一个自然规律条件推导出能民主(西方,实际上是近百分之八十的国家),和不能民主(对中国)两个相反的结论,类似的自相矛盾陈西先生文中还有一些。
   
   第二,中国特殊理由不能民主不成立。
   
   陈西先生认为中国五千年来至到今天都是专制的。没有民主文化和传统就不能实现民主吗?人类史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是天然地与生具有民主的;所有民主之前的民族和国家绝无例外与和中国一样都是专制的,没有民主文化和传统的;专制都是这些国家的常态,民主都是这些国家的异物。民主都是后来演进建立的,用陈西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民主属于人类创造性的产物”。既然当今大部国家都能创建民主,有甚么理由和逻辑根据说中国就不能民主?中国专制文化特长或特深广,只能构成民主艰难的理由不能构成不能民主的理由。
   
   陈西先生说:“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都以失败而告终。不论是孙中山、蒋介石、或毛泽东,到最后都搞了专制。”这个理据不真。这个理据不真表现在至到今天“中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都还在进行中,远没有终止;是进行式,而不是完成式。判决一个还没有结束的游戏某一方失败了,不合理。把“还没有争到民主”当作“争取民主失败了”是情绪的发泄,而不是对事实的理智判定。
   
   这个理据最不真的是说孙中山、蒋介石的“最后”“搞了专制”。但是事实的真相是搞成了民主──现今的中华民国可是真民主之国而非专制之国;只有毛泽东的“最后”(或说至今)是专制。拿民主成功的事实当作民主失败的理据去进行论证,怎么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可见陈西先生的中国不能民主论是站不住脚的。
   
   [二]、中国实现民主并非意外或偶然
   
   陈西先生断定“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只能是个意外,一个偶然。”依据除了前面提到过的自然规律趋向之外,主要是中国只有专制文化没有民主传统,特别强调现在的中共胡温统治集团绝无民主意愿和行为。
   
   意外是“料想不到。”偶然是“碰巧,不期然而然。”两者都有没有期待没有追求之意。就民主来说,如果陈西先生所证的中国没有民主传统和现政权强烈反民主的现实是中国能否实现民主的全部理据的话,那么在中国出现民主当然可以说是一种意外。问题就出在陈西先生给出并不是中国民主成败的全部理据;相反的理据同样存在,但是,陈西先生略去了。当有正反两方面的因素影响民主成败情况下,只提出一方反民主因素,藉此推导出不能民主的片面结论,在逻辑上不通。
   
   中国之实现民主是一种没有期待没有追求状态下意外偶然地出现的吗?
   
   得到深切期待强烈追求的事物总不能说是一种偶然或意外吧。(例如一个人从十三岁追求到三十三岁而能和心仪的异性最后如愿了。把他们的结婚说成是料想不到的、碰巧,不期然而然的结果,是不是太牵强一些了?)请公平地事实求是地评论一下,除了统治者追求专制外,还有民间民主意愿和行为;而且这意愿是强烈的和行动意志是坚定、持恒的。
   
   看看事实。历史告诉我们,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在中国诞生。这个亚洲第一民主国家不是天掉下给中国;这个民主国家是中国的志士苦苦寻觅、前赴后继的结果。对这一状况,反民主者惯用的口头禅是:“百年追寻民主宪政都失败了”;这是一个被唱成真理的谎言。中国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并不是“都失败了”,而事实是部分成功了。同时还要指出的是,局部成功局部失败后,中国人并没有停止对中国民主宪政的追求,用陈西先生的话说就是:“中国人为了民主宪政奋斗献身一百多年”,我想补充的是到今天为止中国民众及其有志之士还在“奋斗献身”不息中;这可以用陈西先生自己的话作证明。陈西先生说,当今中国人已经出现为民主宪政“抗争、反抗、抵制、锲而不舍”的创造精神。既然有那么多的陈西先生或陈西先生赞赏的人在近百年来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民主,在这样一种现实中,我真不明白还有甚么理由可以得出:“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只能是个意外,一个偶然”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结论。
   
   [三]、不能照搬西方民主的老调
   
   陈西先生对中国经百年追寻民主而“到现在也没有民主”的原因是“民主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意思是说别国创造的东西,对中国来说是异物,异物是不成为己物的,是不能学到和变成事实的。共产党的“西方民主论”就是这个意思,还加上,这个民主是深怀恶意破坏中国的意识内涵,不能照搬西方民主成为爱国和民族主义的核心内容之一。这种老调共产党最爱唱,且在他们统治的世界里已经唱成真理了。
   
   我以下的反驳也是老调,但是,它是事实。现在中国人生活中的吃喝玩乐做爱分娩工作,具体一点,现在陈西先生和我写文章用的计算机等等,所有的器物99%以上都用了“西方的产物”。也许有人会反驳:那是硬器物而不是软精神。那么,好罢,生活上的自由恋爱、政治上的共产党、意识型态的马恩列斯和诸多社会学说、制度上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还有我们进行思考表达的逻辑语法等等是精神的东西了罢?有哪一样不是“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为甚么几乎百分之一百“西方的产物,不是中国的特产”的器具和思想意识中国人都可以全盘照搬和接受,可以“全盘西化”,单单是民主这一样,不能接受,不能照搬,绝不能西化?
   
   从以上看来,“不是自己的特产就不能用”这个命题是不合理的。拿这个老调来反民主也是最没有说服力的。
   
   [四]、尾声
   
   陈西先生说了一段绝对否定中国可以实现民主的话:“假设这个世界仅仅是中国的世界,民主对于中国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当今的世界中国已经认识到,它仅属于世界之一分子,民主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觉得陈西先生的这篇文章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个全盘否定中国可以实现民主的观点,这个观点对中国民主进程是极有杀伤力的;或者从反面说对共产党是极之有用的。
   
   在陈西先生对中国民主说了绝话的同时又说了:“我们要实现民主制度,显然,唯有创造论精神才有可能帮助我们打开通道,突破常规,超越历史规律的怪圈,冲击文化的、自然的、人性的封锁,胜利达到彼岸。”看来陈西先生对中国民主是抱有希望的。对中国能否实现民主,陈西先生的另一个回答是:“这就要看我们有没有创造力,这创造力表现为大无畏的反抗、抗争、抵制、像信仰者那样锲而不舍的争取实现与承担的精神!”陈西先生表示,当今中国已经有了这种精神的体现;也就是说陈西先生肯定了中国人有创造力,所以有可能建立民主中国。(彼此不能协调,陈西先生这篇文章类似的概念冲突还有几处)。
   
   虽然陈西先生这篇文章有一些概念自我相冲的地方。但是,陈西先生本文主旨有两个要点我极表同意。一是警告中国人,民主不是必然的,是要艰辛创建和全力保卫(现在争取到的有利条件)的:“当代的民主国家如果不随时提高警惕的话,不可战胜的自然法则必定会击败他们的民主制度,他们的自由世界成果也是不保的。”二是提醒人们共产党是不会有自愿自觉实行民主的意愿和行为的──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2009.03.06
   
   
   
   陈西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http://boxun.com/hero/200902/chenxiwenji/2_1.shtml)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先生"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http://davidyung.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_22.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