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陈破空文集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为了证明统治西藏的合法性,中共把1959年以前的西藏,定性为“封建农奴制”,渲染“比欧洲中世纪还要黑暗”;中共进军和统治西藏,自称“解放农奴”;为此,今年又特设所谓“百万农奴翻身纪念日”;以为,这段历史,铁板钉钉,就由中共说了算。
   笔者为此查阅藏中及其他国家相关史料,并走访1959年以前曾生活于西藏的藏人,包括年届七旬的西藏流亡政府首相桑东·仁波切。发现,只有中共一家,指称从前的西藏是“农奴制”,而所有其他史料,尤其藏人的描述,都截然迥异。
    
   1959年以前,西藏人口组成,大致划分为:农民,牧民,手工业者,僧人,尼姑。除了居住寺院的僧人和尼姑,普通藏人中,农民占60%,牧民占30%,手工业者占10%。当时,西藏的土地,分别属于西藏政府、寺院和私人所有。没有土地的农牧民,则租耕土地,以为生计。不论把西藏土地拥有者称为领主还是地主,其中的佃租关系,与同时期其他国家情形,并无不同。

    
   事实上,生活在20世纪中叶的西藏农牧民,与同期中国农牧民处境相比,地位相似,但西藏农牧民享受的自由程度和生活条件,却更好一些。原因是,当时中国处于战乱,中国农民负担极重,生计朝不夕保;西藏境内,却和平而安宁(西藏政府奉行中立政策,未卷入世界大战),民众安居乐业,一派田园牧歌景象。租耕土地的西藏农牧民,上缴给土地拥有者的部分,包括税赋,仅占每年收成中的2%至4%,逢天灾,还可免交。
    
   1959年之前,西藏从未发生过饥荒,更没有饿死人的记录。中共统治西藏后,把血腥土改、公社化、大跃进、文革等一套,也强施于西藏,并将西藏粮食大量运往内地,严重时连种子都不剩。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期,西藏发生大规模饥荒,这是西藏历史上的首次。
    
   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喇嘛,到地方视察,藏人下跪,流泪哀告:“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为此他给周恩来写《七万言上书》,恳切道:“过去西藏,由于佛教传播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施舍的好习惯,讨饭也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如今,人们成批死亡,因为断粮而直接死亡,有些全家人死光……”他悲愤道:“从前西藏讨饭的,还有一个碗;如今讨饭的,连一个碗都没有。”因为上书,这个在西藏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的活佛班禅喇嘛,竟被中共投入监狱,关押10年!
    
   以从前西藏律令,土地拥有者无权赶走佃农,更无权体罚佃农。民众如有犯罪,地主或领主无权处罚,而须纳入政府法律程序。1959之前,西藏境内的犯人,不到一百人;中共统治西藏后,在藏区遍设监狱和劳改场,关押犯人数以万计,尤其关押大量政治犯。因坚持宗教信仰而竟沦为囚徒,在从前的西藏,根本无法想象。
    
   前西藏政府组成,50%为俗官,50%为僧官。其中,俗官采世袭制,与当时中国或其他国家类似;僧官则不计家庭背景,其中大批出自农牧民。西藏有一句谚语:“男儿只要具才智,噶丹宝座无常主。”西藏实施的,不是“政教合一”,而是“政教结合”,这是西藏作为一个佛教国家的独特之处。正因以佛教立国,西藏官民重视的,是慈悲、仁善、诚信、扶弱救贫等柔性价值,与盘剥、虐待、欺诈、恃强凌弱等恶性政治格格不入。
    
   中共杜撰“农奴主”、“农奴”等名词,还编造“剥人皮”、“挖眼睛”等故事,耸人听闻,与真实的西藏风马牛不相及。倒是中共自家的酷刑,堪称世界之最:张志新被割断喉咙,钟海源遭摘除器官,李九莲被竹签穿连下颚与舌头,高智晟遭极端性虐待……
    
   考虑到中共连中国历史(如抗日战争史)都予以伪造和篡改,他们伪造和篡改西藏历史,也就不足为奇。华国锋邓小平等曾平反毛泽东制造的“冤案”,但仅限于党内;所谓“拨乱反正”和“正本清源”,在历史方面,也仅修正了中共领导集团内部互相诋毁的部分,其他,有关国家、民族、人民等主要历史部分,丝毫未变。换言之,中共当政,至今仍以毛式谎言为基础。
    
   普通人时间有限,掌握的知识也有限;要普通人了解、对比浩瀚史料,更难。奸巧的独裁者,正是利用这一点,让普通民众只须记住那些在他们耳朵边重复千遍万遍的结论或口号,天长日久,习以为常。中共迷信的,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这类纳粹式理论。
    
   1959年以前的西藏,固然也存在种种落后现象,就像所有其他国家和民族一样,西藏也需要更新与发展。实际上,从上世纪初叶、即从十三世达赖喇嘛时代开始,西藏政治改革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其方向就是流行于世界的宪政制度。
    
   1961年,流亡才两年,年轻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就开始拟定“西藏未来民主宪法草案”。其中甚至有这样一条:“经议会三分之二以上同意,与最高法院协商后,可以罢免达赖喇嘛,其职权由执政委员会行使。”
    
   其后,民主进程在藏人流亡社区中逐步展开,议员和议会由人民选举产生;至1990年,政府不再由达赖喇嘛任命,改由议会选举产生;至2001年,政府首席部长(即首相或总理),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至此,藏人在流亡途中,完成政治改革,建立起相对完善的民主与宪政体系。
    
   反观中共控制的西藏境内,不仅有血腥土改、公社化、大跃进、文革等最恐怖和最黑暗时期(远比欧洲中世纪还要恐怖和黑暗),还有1989年和2008年,藏人两度和平请愿、遭中共残暴镇压的惊天血案。
    
   忤逆神灵、暴戾无道、奉行专制主义和种族主义的中共集团,以其铁证如山的劣行败绩,昭告世人:由中共把持半个世纪的西藏,才堪称当代“农奴制”、半“农奴制”、或变相“农奴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