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中国模式”的迷思]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23)日尔曼民族十九世纪的政治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24)其它欧洲国家的民主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25)社会主义思想在19世纪欧洲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26)日本的明治维新
·近代宪政的演化(27)中国对西方的初步反应——洋务(自强)运动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28)中国洋务(自强)运动的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29)中国的改制:戊戌变法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30)百日维新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1)戊戌失败后的宪政改革--晚清新政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的迷思

来源:纵览中国

    “中国模式”,史无前例?

   中国的现状日益引人瞩目。关于所谓“中国模式”,众说纷纭,人言言殊,以致中国的真相简直就成了那黑泽明小子导演的“罗生门”,扑朔迷离,有多少论者就有多少个“中国”。

   5月20日,美国舆论重镇《华盛顿邮报》发表詹姆斯。曼(James Mann )的文章:题为“中国的挑战:无自由的耀眼致富模式”(THE CHINA CHALLENGE: A Shining Model of Wealth Without Liberty)。作者声称,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对自由民主模式未来的新挑战,并且赢了。他说:“对全球竭力抓牢自己权力不放的威权主义领导人而言,中国越来越适合当作蓝图。我们习惯于把中国当作一个经济奇迹,但它也变成了一个政治模式。北京已经显示,他们不必在权力和利润之间作出选择;他们可以二者得兼。今日中国展示,一个政权能够镇压有组织的反对派,而不需要透过选举来确立合法性;一个执政党可以维持对信息和互联网的相当大程度的控制,而不会放缓经济增长。并且它显示一个国家的精英可以被舒适公寓、赚钱机会和个人的重大升迁以及非政治性自由(服装、娱乐、性、海外旅游)所买断。”

   詹姆斯。曼先生是一位中国问题的资深学者和作家,1984-1989年曾任洛杉矶时报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写过诸如《北京吉普》等几本有关中国的著作,现在在著名的霍普金斯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任驻校作家。应当感谢他的点拨,使我们知道,中国终于创造了一个独步古今的非凡模式,傲视全球。看来上苍确是偏爱中华,要另立新规律了。

   然而,保守固执的我辈仍想深究:中国模式,果真如此异于他国,震烁古今?它果真如此难于理解,无法用主流的经济政治学说解释?所有过去人们所称的普遍人性,在这里统统失效?

   让我们来倾听历史的回响。当我们退回几十年,我们会听见希特勒、斯大林等诸多统治者在其鼎盛期的演讲,他们都曾强调自己民族、国家及其道路的独特性,蔑视西方主流的经济政治学说和制度模式,都认为自己开天辟地,走出了一条成功的、独一无二的全新道路,开创了历史。譬如,在1933年上任后第三天,希特勒就发表《告德意志国民书》,阐明德国不同于英法美的独特的(反西方)民族性格,申明第三帝国的独特道路。

   的确,中国的经济增长快速。但是,认为“中国现象”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在历史上独一无二,是否过于夸大其词了?

   上世纪前苏联的经济,从30 年代初到50年代一直维持高速增长,它那时的GDP增速比中国现在的增速还要高。认为苏联的共产制度开创了人类崭新的生活方式东西方评论家,比比皆是。而德国的希特勒则声言他要“拯救德意志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他的确创造了消灭失业的经济奇迹,倒1938年德国失业率仅为1.3%,而同期美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的失业率分别为1.89%、8.1%、8.7% 和9.9%.从1932年到1938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国民收入增长了一倍。德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呈急速膨胀,令世界瞠目结舌,忧惧交加。而南韩、台湾,在军政府统治或戒严状态下,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经济起飞神速,在在令国际社会眩目不已。

   上述这些国家与地区,当年政权与当下中国政权一样,都是非民主政权:或是极权主义,或是威权主义,因此,都镇压有组织的反对派,并且不需要透过选举来确立合法性。它们与中国一样,不必在垄断权力和经济增长之间作出选择,而是二者得兼。然而,几十年后,历史的判决如何呢?苏联、纳粹德国,这些非凡的挑战自由民主的模式,现在到哪里去了呢?南韩、台湾当年的经济起飞式的威权主义,而今安在哉?统统烟消云散了,它们已经化为历史尘埃。作为当年“独步古今的非凡模式”,而今统统皈依了平凡普遍的自由民主模式。

   纵观历史,环视全球,在中国发生的此类专制下的经济增长,即所谓中国的“独特”模式,稀罕之处何在?何以能被夸张为难于理解的历史性“奇迹”?

   “五大自由”:中产满足?

   詹姆斯。曼论及中国城市精英目前已获得的“五大自由”:衣着的自由,购买所需品的自由,出国观光的自由,有婚外情事的自由,投资和获利的自由。他们潇潇洒洒,逍遥自在,看起来比罗斯福给的“四大自由”还多。有鉴于此,精英们似乎心满意足,无复他求了。因而詹姆斯。曼说:“在中国,中产阶级支持或至少符合现有政治秩序;毕竟,这种秩序让中产阶级走在前列。”这一观察,就目前现状而言,大体不错。这些中产阶级的境遇与心态,就像前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后期的精英们一样。既然“五大自由”基本上都有了,汽车洋房,灯红酒绿,衣食无忧,难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据此,詹姆斯。曼嘲讽克林顿、布什和布莱尔:“在1997年,克林顿总统说中国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他预言,正如柏林墙不可避免倒塌一样,(在中国)政治变革也将会降临。布什总统也多次重复同一主题。他曾说:”同中国的自由贸易,时间是在我们一边。‘英国首相布莱尔两年前说,他认为中国有着一股不可遏制的导向民主的动力。不。并非如此。“

   然而,詹姆斯。曼先生果真有什么坚强理据,可以如此断然否定上述西方政治家的判断及预言呢?记得二十多年前,众多的西方的克里姆林宫学的专家也是这样嘲讽里根总统关于推倒柏林墙的呼吁的。这些学者当时看到苏联共产党虽然经历种种危机,但仍然长期控制政权的持久能力以及作为超级大国的诸多成就,特别是耀眼的国防力量,他们已经把共产国家的存在看作永恒不变的既成事实了。因而,不少西方学者视里根为昧于现实的白痴。

   但历史并没有嘲讽白痴里根,反而给了这些专家们一个大大的尴尬:1989到1991年的苏东巨变,迫使几乎所有的此类西方专家们遍地乱爬,寻觅被跌破的眼镜。

   众所周知,前苏联并不是被外部的武力进攻所打败的,它是被它自己打败的,是被自己的人民所抛弃的,其中的关键力量之一,正是那些看来满足现状的“精英”。为什么?前苏联的这群“精英”何以最后成了大帝国崩溃的重要推手呢?原因无它,这是长远利益的杠杆推动所致。从根本上,像苏联和中共这种反智类型的垄断权力的政权,本性上就不相信“精英”,本性上就不能善待自己的同胞。即使是对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也一样。是的,精英们可以一时被舒适公寓、赚钱机会和个人的重大升迁、非政治性自由(服装、娱乐、性、海外旅游)所买断,但他们不可能永远在公权力机构中没有自己的代表,不能长久变成无声的人,不能永远是聋子和哑巴。(而在“党中央”方面,分一杯羹给你可以,但绝不允许你分享或染指关键性的垄断权力。)长此以往,精英们固然酒醉饭饱,却仍然寝食难安。盖因朝中无人,他们的利益得不到保障,随时可能被权力当局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予取予夺。他们的利益,离开制度性的保障,犹如空中楼阁,根基不稳,缺乏安全感,没有长远性。

   君不见,那些中国富豪榜上的精英,已经有多少身陷囹圄,或亡命天涯?就以2002-2003年来说,部分民营企业家们就纷纷中箭落马。《福布斯》富豪榜的第二富豪杨斌被捕受审,第三富豪仰融逃亡美国,明星富婆刘晓庆进驻秦城,开明儒商孙大午身系囹圄……人人惶恐终日,不少企业家并悄悄设法从《福布斯》的富豪榜上除名,以策安全。

   何以笑容可掬地“欢迎资本家入党”的中南海当局有时会突然变脸?

   笔者曾分析过个中微妙:时不时地,北京之所以从“官商合流”转向“杀鸡儆猴”,一为充实被银行烂账淘空了的国库,二为平抑日益加深的贫富鸿沟导致的民怨。“一石二鸟”,何乐不为?反正高官子弟富豪绝不会被损及毫毛的。至于民间企业家呢?对不起,借用毛泽东在文革后期抛弃造反派时语言,“现在是你们犯错误的时候了。”虽然每个人的情况各不相同,但总体上并不影响民营企业家琅裆入狱的这一惊人现象的真实性。

   仰人鼻息,无制度保障,纵然坐拥金山银山,随时都可能转眼化成海市蜃楼。中产阶级也好,精英阶层也罢,以它们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到自己的长远利益的。一时的政治冷漠,不可能永远掩盖长远的利益盘算和政治直觉。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亚里士多德所谓“人是政治动物”确为千古不易之理。看看香港这个长期以来被世人惯称作政治冷感的城市,在回归大陆后是如何变成政治沸腾之都的,就不难明白个中奥妙了。

   外交成就,进入主流?

   应当承认,在外交方面,北京当局近年来有所改进,是颇有斩获的。正如詹姆斯。曼所说:中国的模式“不仅给缅甸、津巴布韦、叙利亚和朝鲜等受孤立的国家,而且给美国的一些抵制民主呼吁的重要伙伴(埃及或巴基斯坦),给我们的邻居古巴和委内瑞拉提供不断的希望。”“(许多国家)越来越转向北京。而且同情感常常是双向的:中国在近年来帮助支持津巴布韦、苏丹、乌兹别克斯坦、古巴和朝鲜。”

   他描述的上述现象的确有一定的事实根据。如所周知,源远流长的中国文明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其注意力长期聚焦于人际关系,并特别看重面子,强调“内外之别”,笃信“家丑不外扬”。在这套氛围中熏陶出来的官员,要练就一套圆熟谨慎周到的外交技巧,并非太难的事,甚至可说是驾轻就熟。这方面,周恩来就是中共的巅峰代表,他缔造和涵养了中共外交的基本手法与传统。加上最近些年来,北京经济起飞,比过去更有实力撒银子买朋友,因此在外界看来,北京近年的外交似乎连连得手,风光十足。而美国则因为“管闲事太多”,似乎处处在挨骂。

   但是,这种外交情势,是否真正意味着北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有吸引力的制度模式?北京是否已经拿出了一套足以同西方抗衡的价值理念,并代表了未来?以致使各国都心悦诚服,万邦来朝?

   人们不会假装看不到北京的“伙伴政权”都是些什么国家:缅甸、津巴布韦、叙利亚、北朝鲜、津巴布韦、苏丹、乌兹别克斯坦、委内瑞拉、古巴……。不用再数下去了吧。对这些“朋友”,我想,多数中国人也许都羞于启口,遑论那些精英了。北京政权信誓旦旦要与之接轨的“国际社会”,就是这些国家?实话实说吧,在国际上,它们基本上都被称为“失败的国家”。虽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理固其然。但北京毕竟还有一点“向上”之念,与这样一批国际“人渣”为伍,恐怕连中南海内诸公自己也不好意思承认的。美国这个世界警察虽被人骂骂咧咧,但一到关键时刻、危急时刻,人们会发现,多数国家(甚至包括中国的小兄弟如被韩、越南等),仍要求助于美国,而非中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