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艾鸽: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9日 来稿)

   
   
   
    今年4月15日是胡耀邦逝世20周年,而64的起因之一,正是涉及到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伟大人物:胡耀邦。他的匆匆去逝,是人们无法接受的。一九八七年,胡耀邦被迫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此后,多半时间都是养病和调研。邓小平在八八年九月中秋节之前曾说过:“你(指胡耀邦)今年也才七十岁吧,我和陈云同志当年出来工作的时候,都已经七十多了。”可才七十一岁的胡耀邦竟猝然与世长辞!
   
    微云点缀夜空。而有谁知道:1988年9月28日中国青年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朱语今逝世。而在10月初的朱语今的追悼会上,胡耀邦同志亲口说出:“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那一天,云雾缠绕着深秋的京都,空气中弥漫着凄凉。中国青年报社派我去参加采访朱语今的追悼会,并告诉我朱语今是团中央的老人了,是著名的出版家。胡耀邦可能会来。不过,这太难以置信。当时胡耀邦主张疏导而不是镇压学潮,被废黜。我还是怀着希望去参加了。突然间,人群涌动着,100多号参加追悼会的人沸腾了起来!胡耀邦真的被恩准出席追悼会了!可其实胡耀邦还是被保安人员团团包围着,一般人难以接触。一生行尽人间荒烟蛮瘴,赢得无数忧患苦相缠。
   
    可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采访到胡耀邦。请示吗?等于痴人说梦。
    我看到过一个新闻采访的资料,说有一个美国女记者,想采访美国总统。可惜没有合适的机会。后来她打听到这位美国总统有凌晨到一个湖边裸泳30分种的习惯。于是,有一天她跑到湖边,对美国总统说:“我是新闻记者,你要么冒天下之大不违,不顾羞耻的走出来,要么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的采访。”美国总统毫无办法,只好接受了她的采访。
   
    命运往往帮助愿意寻找机会的人。我研究了一下,发现不是没有空子可钻。胡耀邦的程序之一,是要和朱语今的亲属依依握手。在其遗体告别仪式上,胡耀邦紧紧握着朱语今夫人的手,连说三遍:“朱语今是个好同志,我们都怀念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要了一朵小白花,站在朱语今的亲属傍,距离他的最后一名子女仅半步之遥。
   
    眼看胡耀邦与朱语今的亲属依依握手走过来了,在最后一秒钟我迈了半步,与朱语今的亲属同行。胡耀邦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也伸出手来与我握手。我却没有松手,并道:“耀邦,你好!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外面传闻很多,而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您身体好吗?”胡耀邦略为惊讶,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他的双眸很有神彩,面容忧郁中还带着心之无邪的那种坦然。他也握紧了我的手:“很好!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放心了,又道:“青年报人很想念您!”他暗然一笑:“我已经过时了!”我目光如炬:“没有过时!!”就在这时,保安人员发现了胡耀邦居然在接受采访,就把他“保驾”走了。回到报社,我写了一篇《胡耀邦同志身体非常健康》的短新闻。赶到编前会上念了一遍,众人笑道:目前的形势下,这稿能发吗?我坚持认为可以发,没有任何政治内容,只是说这个老人身体还非常健康而已。张副总编辑只好去请示总编辑。稿件自然被枪毙了。
    可仅仅几个月后,竟然传出胡耀邦同志大面积心机梗死的消息!
    人们不禁要问:是谁把他气死的???
    (更多细节见艾鸽诗体长篇历史小说《自由的诱惑》,书中大量内幕写实。http://www.boxun.com/hero/aige/)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