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四通故事(12)办执照 ]
万润南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紧锣密鼓,我为筹办公司忙碌起来了。名不正则言不顺,首先是公司名称。那时候公司取名字,一般是合作的两个单位一边取一个字,例如科海、例如海华。
   
   老印说,我们和四季青合作,所以要有一个“四”字。这个提议大家同意。但四什么呢?我说:叫“四通”吧!俗话说: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四通”是个好兆头。可能有些俗气,但如果我们的英文名字用“四通”的谐音“STONE”,就非但不俗,反而别有新意了。STONE可以是普通的石头,也可以是宝石。小平同志不是要“摸着石头过河”吗?我们就是让他可以摸到的石头。科技人员办公司,我们是投石问路。我们不成功,就是铺路石、奠基石;如果成功了,就是里程碑。里程碑是Milestone,也是Stone。大家都说好。
   

   至于有人说四通是“上通官、下通匪;外通洋、内通土”,则是后来的歪批和调侃了。
   
   再就是资金。四季青说他们可以提供十万元人民币,是投资还是借款,并没有说清楚。后来他们看到我们赚到钱以后,就把这笔钱收回去了。从这样的结果推论,这是借款。当时我们商量了一下,没敢借十万元,说先拿两万元吧,哈哈,我们也就是两万元的胆。当时我们想的是,如果两万元干不起来,十万元也是白搭。如果干起来了,十万元就没有必要。反正,我们当时心理上可承受的风险,也就是两万元。
   
   四季青方面对我们又一次刮目相看,第一次见到多给钱还不要的。我想,我们向对方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我们是认真的、谨慎的、负责任的。起码,不会乱来。
   
   然后是人事安排。当时,真正豁出来上阵干的,是刘海平和沈国钧,其他的人谁也没有打算放弃自己的公职完全投入,包括我自己。海平是始作俑者,老沈是逼上梁山。但他们谁领头都会摆不平。结果,老印建议我当总经理,刘和沈并列副总经理。老印对我非常信任,认为我当就等于他当。老印说由我当,海平不会有异议;至于老沈,则是求之不得。所以,当时我出任总经理,也算是“众望所归”。四季青是出资方,请李文元当董事长,也是应有之义。我方则由刘菊芬当副董事长。会计请我父亲万老当,出纳由四季青派,刘子明推荐了李建莉,一个相当敬业、稳重的女青年。
   
   请于光远当名誉董事长,则是临成立大会前的一个偶然事件,下文我会再说。
   
   1984年3月26日,这是个星期天。我在家里忙了一整天,整理和四季青的谈判纪要,起草公司的章程,填写申报营业执照的申请书。当时既没有四通打字机,也没有复印机,要一笔一画,用印兰纸,一式复写三份。从3月7日在老印家首议办公司,到3月27日星期一递出办公司的申请,整整20天,也算是高效率了。
   
   但当时的政府部门,绝对的低效率。申请递出以后,一直没有对口的部门接手。好比一个孩子要出生,到底算农村户口还是城市户口,两边争论不休。就这样拖了一个月,还没有定论。
   
   后来凡是同政府部门打交道,都会遇到同样的问题:搞不清我们这样的怪胎该由谁来管,不对口,就没人肯负责任。
   
   催问四季青,四季青也说不清楚。他们就让我自己去直接面对。于是我就上门找海淀区的工商、税务、交警、环保、卫生……,反正是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又安排了一次三堂会审,才算归口到社队企业科,受理了我们的申请。
   
   又等了半个月,1984年5月12日,我拿到了营业执照。营业执照上的正式名称是“北京四通新兴产业开发公司”。
   
   当我把营业执照拿给大家看时,老印说:“嚯,还真办下来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