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郑义作品选编]->[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郑义作品选编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澜沧江建水库致下游国家生态灾难
·谈中国大陆的酸雨危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来源:人与人权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