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曾节明文集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贵州德江事件的启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二月七日,贵州省再次爆发“大型群体抗议事件”,万民愤怒冲击贵州省德江县县政府,中共国国徽和政府牌子被砸落、践踏…场面之爆炸性,恰如第二次瓮安事件,中共当局慌忙从周边地区调集大批武警进驻德江,总算“平息”了“动乱”。
   

   与去年瓮安事件不同,引发此次爆炸性事件的导火索不是地方政府的杀人枉法,而是中共中央的政策——根据胡锦涛严防群体事件的“防微杜渐”批示,中共国国务院于2008年发布505号令《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
   
   正是这个《安全管理条例》逼出一个危险的德江事件来。
   
   德江事件的性质的是什么?是不折不扣的造反!因为,此次运动中,警察的弹压行动遭民众暴力反抗,中共政府的牌子、中共国的国徽一齐被砸,群众反对中共党国、政府的立场十分鲜明,按照儒家标准,此次运动实属“犯上作乱”、“大逆不道”,按照中共的标准,打砸国徽,构成了对党国的恶毒侮辱,这足以算作一次严重的反党叛国的“反革命事件”。可见,德江此次所谓“大型群体抗议事件”恰恰是最令胡锦涛忌惮的造反事件。
   
   此次德江造反事件本来是一次由德江县青龙镇几支青年龙灯队举办的年度舞龙民俗活动,完全与政治无关,为什么会发展成为一次造反事件?这完全是被胡锦涛“防微杜渐”的《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逼出来的,所谓的《安全管理条例》,以“保奥运”(实为保专制)为借口,全面收紧社会管控,严限一切形式、一切内容的群众聚集,歌舞、娱乐、民俗等活动自然概莫能外。
   
   在胡锦涛神经质的高压政策下,各地官僚为了自己的顶戴花翎,也变得神经质起来,生怕有任何百密一疏,遭上级“问责”,“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非政治问题政治化处理,诸多群众生活娱乐活动横遭专制权力干预,甚至“超女”的评选也要喊停,例行多年、群众喜闻乐见的民俗活动也要禁止,随着胡锦涛的开倒车,群体性娱乐活动的社会自由度,倒退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都不如的地步。
   
   别的娱乐活动也许相对容易压制,民俗却因为有着民族的文化传统滋养,特别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强制禁止民俗,必然激起民众特别强烈的反抗,无异于与民为敌;特别在贵州这样的“老少边穷”地区,民俗几乎被老百姓珍视为“第二生命”,政府强权禁止一年一度的舞龙民俗活动,等于是损人不利己、无缘无故地和老百姓作你死我活的搏斗,既暴虐、又愚蠢。
   
   德江事件就是这样逼出来的,德江青年龙灯队的造反,就是典型的“官逼民反”:面对两千年来皇帝老子都不会管的民俗舞龙活动,中共当局竟然出动城管、警察冲击聚会、收缴舞具、砸毁龙灯!八九年的时候,政治抗议要镇压;后来维权上访要镇压;如今随着胡锦涛的“防微杜渐”,与政治、维权都毫无关系的舞龙活动也要镇压!试问,这是一个何等暗无天日的社会!?这是一个何等暴虐无道的政权!?面对这样步步紧逼、欺人太甚的倒退暴政,稍有自尊心的人怎么可能不造反!?
   
   其实,胡式的“防微杜渐”,早于去年六月
   
   就已在桂林逼出了一个群体性事件:正是在中央防微杜渐的《安全条例》的指引下,中共桂林当局破天荒地出动公安、武警、装甲车、摩托艇,向桂林农民宣战,强制驱散每四年一度的桂林国际龙舟赛,警民发生激烈冲突、多人被捕,当时,民风软弱的桂林人忍下了这口恶气;如今,同样的紧套子胡套在贵州人的头上,民风强悍的贵州人爆发了!
   
   此次德江事件,实际上宣告了胡锦涛“防微杜渐”治国的破产。
   
   地处西南僻壤一个小小的德江,一次骚乱,一次“群体抗议事件”居然需要调集四五十辆军车的武警才能“平息”,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全国有几万个德江这样的县,随着官民冲突的愈演愈烈,若有几十个“德江事件”同时爆发,中共的武警该怎么派?
   
   若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更多的“德江事件”一定会更频繁的爆发,胡锦涛等人,还能给每一个县派驻四五十车武警?还能给每一个心怀不满的人,安上紧套子和遥控检测器?
   
   更何况,日益膨胀的镇压开支,在经济大危机的严峻形势下,对于中共国财政不啻是雪上加霜,终将难以维持。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为什么会破产?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看似精细周密、固若金汤、无懈可击,实则大愚若智、不堪一击。若没有无事生非的胡式“防微杜渐”政策,决不会有此次德江事件:本来,因为中共政权的贪腐,各地民众早积压了一肚子的怨气,民俗娱乐活动可以有效地宣泄这些怨气、转移民众对政权的仇恨;“六四”屠杀之后,中国民众普遍政治冷漠,甚至许多蒙冤受害的维权上访者,都不愿意参与“政治”——只有解决个案的诉求,没有体制变革的觉悟;德江,舞龙活动举办和参与者,基本上是老实耐苦的农民和县民,决不会敢有借娱乐活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图谋。因此,对德江县的年度舞龙活动,如果中共当局不闻不问,反倒可以“维护稳定”、消灾避祸,“防微杜渐”地镇压舞龙、龙舟赛等民俗娱乐活动,恰恰是无事生非、逼民造反。
   
   胡式“防微杜渐”等于是非政治问题政治化处理,这就是同为独裁者,胡锦涛比江泽民愚蠢的地方:江泽民以舞会化解学潮,鼓励老百姓消闲娱乐声色犬马不问政治;胡锦涛却要防微杜渐地封死老百姓的出气消遣渠道,步步逼迫人民造共产党的反。
   
   道家云:物极必反;中不中、苏不苏的“苏联鬼子”胡锦涛却不懂得这个道理;街边修单车的师傅都知道,螺丝扭得太紧会扭岔——扭坏螺纹,以后反倒再也扭不紧了,贵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却不懂得这个道理;套子套得太紧的后果是套子破裂,这个道理,没有“政治觉悟”的市井小民都懂,党性特强的总书记胡锦涛反而不知道。胡锦涛以毛共辅导员特有的落后,和清华理工生特有的僵硬机械和精细慎密,天天假大空、处处“胡紧套”、六年来一再“防微杜渐”,把老百姓望梁山上逼。
   
   可见,胡式“防微杜渐”,是不折不扣的胡折腾、是唯恐天下不乱、是逼民造反的找死。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正在重演一百年前的历史大戏。当年慈禧死后,新上台的满清摄政王载沣眼见袁世凯、张之洞等汉族官僚势力坐大,恐惧得不得了,慌忙抛弃慈禧的“以汉制汉”政策,大力排汉兴满,压制汉人、任用满人,载沣执政三年,对汉人“防微杜渐”、重要位置“全都姓了满”,在军队中遍插满人亲信和监军,甚至连新军的弹药军火库,都由八旗兵掌管…结果,载沣的“防微杜渐”不仅没有巩固满清政权,反而导致整个汉族士大夫阶层离心离德、离心离德的汉族地方官僚集团,终于随着武昌起义的枪声集体背叛,导致清廷迅速垮台。
   
   由历史可知,胡式“防微杜渐”,不“防”出个“武昌起义”之类的事件来,胡主席是不会罢休的。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二月十一日星期三下午
   --------------------------
   原载《议报》第39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