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曾节明文集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北京之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前言
   
   
    新加坡是一个让老少中国人都倍感亲切的华人国家:新加坡电视连续剧是最早步入中国
   家庭的外国电视节目之一,新剧《天涯同命鸟》曾经于六四大屠杀之后的无边暗夜中,抚慰
   过众多大陆人焦苦绝望的心灵;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是迄今为止唯一获准在大陆发售的外
   国非纯经济性读物;在大陆人当中,新加坡的发达和繁荣家喻户晓。
   
    因为新加坡的发达、繁荣和与国际接轨的外表,许多中国人以为新加坡是自由民主国家,
   这是大错。新加坡虽然有着“三权分立”和“法治”等现代宪政民主国家的几乎所有外部特
   征,却毫无宪政民主的内涵。
   
   
   一、新加坡言论自由的虚假性
   
   
    首先,新加坡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这是新加坡自由民主虚假的最有力佐证,也是新加坡
   掩饰不住的专制毒疮恶臭。任何专制独裁政权,都不会容忍新闻出版自由,钳制媒体和出版
   是专制独裁政权的共性,因为专制独裁政权的权力来源不合法,而新闻出版自由意味着反对
   的声音大量出现,这就无可避免地暴露政权的不合法性,从而动摇专制独裁国家的“国本”。
   因此,没有新闻出版自由,是任何专制独裁国家,不管如何伪装,都掩盖不了的共性。
   
    表面上看,新加坡似乎没有新闻审查机制,各大媒体也没有类似于中共党组织那种专事
   审查和过滤的附体自律系统,实际上,新加坡的媒体完全操纵在政府(人民行动党)手里:
   自965年独立以来,李光耀政府大力“净化”媒体市场,到70年代,新加坡知名的民营报纸、
   广播、电视台被查禁一空,仅剩下少数对政府唯唯诺诺的不起眼媒体,被新加坡政府用以装
   点门面,标榜“新闻自由”;另一方面,人民行动党所垄断的政府,通过政府持股的方式间
   接控制了该国两大媒体集团——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和新加坡传媒公司,在执政党的控
   制下,新加坡各大新闻媒体表面上独立运作,实际上其业务主管在新闻报道上必须遵从大股
   东(政府)所要求的舆论导向,否则轻则炒鱿鱼,重则“”依法“严惩,而因为传媒市场政
   府独霸的局面,一个媒体的新闻从业人员,一旦被政府踹出来,便从此录上黑名单,再无可
   能在别的媒体找到工作,因此对政府的限令,新加坡的媒体业务和新闻从业人员主管绝大多
   数战战兢兢,决不敢越雷池一步。
   
    同样,在李光耀政府的“法治”下,到70年代,新加坡的民营出版社也几乎被扫荡一空,
   现存的新加坡大出版社全都是政府控股的出版社。通过这种狡诈的方式,人民行动党就牢牢
   控制了新加坡的新闻和出版。
   
    在人民行动党的种种限制下,异议的书籍和出版物既不可能在新加坡得到出版,反对的
   声音很难见诸新加坡的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网站;虽然,新加坡政府为了显示“自由
   民主”,有时也容许一点不那么“激进”的异议言论,但总是放在不显眼的版面和非黄金时
   间段,显要版面和黄金时段绝对没有反对党和异议言论的存身之处。
   
    新加坡政府钳制新闻舆论的黑手,还伸向了国外。表面上看,新加坡政府容许多种西方
   报纸和杂志在新加坡发行,显现出一种“”新闻自由“”的景象,实际上,能够在新加坡发
   行的外国出版物,都对新加坡政府做到了“自律”(没有批评新加坡政府和领导人的言论),
   否则,立即会被吊销在发行许可,甚至会被以“诽谤罪”告上法庭,判处巨额罚金。控以
   “诽谤罪”,通过法庭进行狠狠的整治,正是新加坡钳制敢言国际媒体的的杀手锏武器:20
   多年来,新加坡政府以“诽谤罪”,先后把《远东经济评论》、《亚洲金融》、《彭博新
   闻》、《国际先驱论坛报》、《经济学人》告上新加坡法庭,并且“胜诉”、获得了巨额赔
   款。在1989年11月,新加坡法院就曾以判定《远东经济评论》“诽谤”总理李光耀的罪名成
   立,判决该杂志赔偿23万新元。2006年8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李光耀抓住《远东
   经济评论》所发表的一篇文章,以“诽谤罪”将出版商和主编告上法庭,并且从9月28日起
   禁止这个杂志在新加坡贩卖销售。
   
    在新加坡滥控“诽谤罪”的威胁下,在新加坡营运、发行的外媒和外国出版物要么卷摊
   子走人,要么乖乖实行自律。
   
    新加坡政府对民众接收信息自由权的剥夺,与中共的做法如出一辙。新加坡政府严禁个
   人和任何民间组织自行安装卫星天线接收器、审查所有的外国电视节目、对网络进行严格的
   管制:封锁过滤一切异议言论和批评新加坡政府的外国网站。
   
    新加坡政府对学术自由的限制,比中共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对大学人文学科教师的授课
   书目及授课内容,新加坡政府实施严密地审查,对外教的审查尤为严厉,甚至连授课参考书
   目都要审查。
   
    对民众日常言论自由的钳制,新加坡政府更是比现今的中共犹有过之:新加坡警方和
   “内部安全局”至今设置奖项,奖励国民举报“诽谤政府者”,在告密的高压下,新加坡老
   百姓普遍对国内政治事务、领导人噤声,而祇敢谈及经济、生活、体育……民众对政治话题
   噤若寒蝉的状态,一如中共国毛时代的老百姓。
   
    新加坡钳制新闻、出版、学术、信息、言论的恶劣表现,在国际上获得了“记者公敌”
   的称号,“记者无国界”组织评估的世界各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在167个国家当中,作为亚
   洲首富之一的新加坡历年徘徊在140名前后,居然连非洲苏丹、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都不如,
   在亚洲也是倒数,和中共国一个档次。
   
   
   二、新加坡选举的虚假性
   
   
    有人认为,新加坡有着完备普选,说明它是民主国家。持这种观点的人,大概被新加坡
   的民主假像迷花了眼睛。新加坡虽然有一人一票的普选,但是这种普选是被政府操控的普选,
   完全没有公正性可言:由于人民行动党政府垄断媒体和操控着新加坡媒体,因此包括反对派
   在内,执政党的一切竞争对手严重缺乏发声的渠道,在宣传上远不能象人民行动党那样,拥
   有报纸、广播、电视、网站等庞大的传媒支持。
   
    现代社会,是一种严重依赖新闻传媒的信息社会,公众的意见受传媒的影响巨大,在现
   代社会中,谁掌握了传媒,谁就拥有了获取民意支持的巨大优势。新加坡执政党和在野挑战
   者在传媒资源上的严重不对称,使得新加坡的普选成为大人和儿童之间的比武,人民行动党
   的挑战者还没选就输了一半。
   
    在别的许多国家,缺乏媒体支持的反对派还可以发起街头运动为自己造势、拉票,以弥
   补媒体支持的不足,比如:善于运动群众的台湾民进党,就是在媒体资源不如国民党的情况
   下,成功地以游行、示威、集会、静坐等“群众运动”弥补了不足,两次击败了连战领衔的
   国民党。但是在新加坡这种办法却行不通,因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对一切集会(包括游
   行、示威、静坐)进行严格限制:新加坡原来严禁一切户外示威游行集会,今年放宽限制,
   允许示威游行集会在指定的新加坡芳林公园举行,但与中共国一样,必须事前向警方“申
   请”,而且活动不能公园门,否则以“违法”论处。
   
    新闻出版自由的缺失和集会自由的受限,使得新加坡的在野党很难获得足以挑战执政党
   的名望。
   
    出了以上述规范和“法治”的手段压制竞争者外,人民行动党政府还利用政府职权,采
   取一系列法外的“模糊”手段对竞选对手实施遏制,这包括在选举前重新划分选区、运用行
   政资源等不公平措施,甚至还包括选后报复“不听话”的选区:例如,政府在市政建设、教
   育、甚至交通等发展上故意压制在野党占优势的选区,造成选区的建设和发展明显落后于执
   政党选区,从而迫使选区选民不敢投在野党竞选者的票。这些法外阴招,屡屡得逞,而反对
   派却哑巴吃黄连,没有控诉政府的依凭:因为没有法律规定政府不能采取这些措施,而新加
   坡执政党政府所控制的议会,又故意对这些方面不予立法。
   
    如果以上的限制措施仍然不足以阻遏挑战者的脱颖而出,人民行动党就会立即祭出其杀
   手锏“法治”武器——控以“诽谤罪”:在新加坡以往的选战中,少数对人民行动党形成了
   挑战的在野党、反对党竞选者,无不被政府以“诽谤罪”告上法庭,同时,遭到为政府所操
   控的各大媒体极力的丑化,而功亏一篑,甚至身败名裂。新加坡反对党参选人徐顺全、萧添
   寿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这种一边倒有利于执政党的极端不对称的选举,反对派政党要想获胜,难于登天。难
   怪,在新加坡建国后的历次选举中,人民行动党党的总得票率从未低于60%.综上可见:新加
   坡的民主完全是假民主,其“普选”和“竞选”的国际化外表特征、其操控选举的“法治”
   化、精致化和多样化的手段,令其远比中共制造的橡皮图章式假民主更具欺骗性。
   
   
   三、新加坡政体“三权分立”的虚假性
   
   
    新加坡的假宪政民主体制之所以特别具有欺骗性,还在于它有一套深具“三权分立”外
   表特征的政治体制:新加坡的宪法明确宣称本国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宪法也没有规
   定新加坡由人民行动党一党领导;就政权的组织形式上看:新加坡采取的是虚位总统内阁总
   理制的政体,总理由议会中多数党领袖担任;议员由直选产生,议会掌握国家的立法权、并
   有权对政府实施监督;政府对法院没有管辖权……表面上看,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与德国等
   成熟的内阁制宪政民主国家别无二致。
   
    实际上,新加坡的“三权分立”是完全虚假的。因为种种“模糊”(变相或隐晦违宪)
   的操作规定,新加坡政权在运转当中,变成了行政权一权独大的结构:在政府的精致化违宪
   控制下,议会权屈从于行政权,议会实际上成了隶属于政府的一个“立法”和议事部门;而
   新加坡的法院体系,则成了政府贯彻其“法治”意志的工具。
   
    (一)立法机构独立性的虚假
   
    新加坡议会独立性的虚假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议会立法权的虚化。新加坡议会表面
   拥有立法权,但与几乎所有的民主国家议会不同,新加坡议会出台的新立法,不能够直接提
   交国家元首签字生效,而必须先经过政府司法部门的审查批准9.新加坡政府通过这种特殊的
   “司法审查权”,以种种藉口,如“违宪”、“不利于经济发展”、“不科学”等等,阻止
   一切不利于己的立法生效;更何况,由于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人民行动党议员占据着议会
   的绝大多数议席,不利于政府的立法提案即使被提出来,也不可能被通过。新加坡议会的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