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徐水良文集
本人文集新发表文章已被剥夺放到主页页面显示权利,欢迎各位网友和读者常常到本人文集阅读新发表文章。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本人正在努力恢复
(请阅读已恢复文章或到注明“以上文章损坏”处后面阅读。)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徐水良

2009-2-4日

   [短评]

   一个国家的国名,或者说国号,当然应该反映该国家的国家实质。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国名,原来都不错。可惜都被一党专制搞坏了。

   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名,联系了人类和中国历史上异常黑暗和悲惨的内涵及记忆,这个国名今后肯定是不能用了。

   中华民国的国名,联系着亚洲现代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内涵和记忆,这是它的优点;但同时又联系军阀混战和一党专制的历史,这是它的缺点。目前中华民国仍然保有台湾等领土、有已经民主化了的民国政府,它的民主制度,为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自由民主人士所认同,这是它的优点;但大陆要使用这个国名,必须与台湾中华民国政府协商,实现统一,订立协议,才可以使用,否则就变成两个民国,在国际上产生矛盾和混乱,而协商统一,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实现的,一旦中共垮台,大陆不可能立即恢复这个国名,而必须另取临时国名,等两岸谈判达成协议,才能恢复中华民国国名,这又是它的缺点和麻烦。

   所以中华民国的国名,优点缺点参半。

   许多年来,不少自由民主人士建议建立联邦制,取名中华联邦共和国,这个名字显然有它的优点。

   本人过去文章,建议成立大中华联邦。这个“大中华联邦”,或简称“中华联邦”,当然可以是未来中国的一个较好国名。

   但问题是,这些国名,又要考虑未来与台湾协商统一时,台湾方面的接受程度及台湾方面的荣誉和面子。如果协商结果,恢复“中华民国”国名,符合台湾方面的荣誉和面子,台湾方面接受程度较高,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其缺点,一是有上面讲到的负面影响,二是没有反映联邦制度的实质。但如果海峡两边协商同意,采用中华民国国名,仍然应该是不错的结果。

   在海峡两岸协商统一前,中共政府垮台时,大陆的国名,一般情况下,暂时无法使用“中华民国”国名。考虑到与台湾的关系,简单化立即恢复中国民国国名,不现实。这时的新国名,不妨取名“中华联邦共和国”,或者简单些,取名“中华联邦”或“大中华联邦”,考虑到未来,为台湾留下空间,不妨先在这些国名后面加注括号,注明(大陆)。如“中华联邦(大陆)”之类。

   国号的最后确定,还是应该与全体国民及海峡对岸的台湾商量后,最后定案。在这个取名过程中,必须防止过分偏颇或偏激的意识形态、及过分偏颇或偏激的政治立场的干扰,防止因此造成不必要的矛盾、对立和争斗。

   附:

国号就是中华民国

行易

   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传统,否则,就轻如落叶、随风而逝,无法站稳脚跟。那么,中国人有传统底蕴的民主国家在哪里?当然在中华民国,这是不可能凭空造出的。民国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中华民国本身又代表了中国人的民主传统。

   当然支持自由、人权、宪政

   时下,一群忧国忧民的人士,推出了《零八宪章》,热心国事、关注民主和人权,赤诚之心溢于言表,对此应该表达积极支持的态度,这自然无需多言。不过,既冠以宪章之名,就不该有面面俱到之感,还赫然打出了一个“新”国号,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欠缺之处。“宪章”有没有关于民主的新思想、新内容、新主张呢?也就是说,是否竟还存在着另一条民主道路呢?应该说没有。如果没有,提出这么一个“新”国号自然就是多余的了,即使形容它画蛇添足也不为过。而且,既然谈及国号,就必须慎重,要充分尊重国人的意见,现在莽撞地打出一个来,并不是时候,也缺乏严肃、严谨的态度。如果都按照己意,一党一个国号、一派一个国号,那将有几多国号?如此轻率地树起,怎么避免快速地消亡。

   当然,依笔者的个人意见,既然要求民主、宪政,那还是可以签名支持。这样的活动,具有一定的宣传和再启蒙意义,如果因之而深思和探求,自然能够加深对中华民国的认识,进而认识到在大陆恢复民国的现实性。签署并不代表毫无保留地支持,有一些人尽管签署了,对某些提法(如“新”国号)还是有所保留的;还有一些朋友,因大陆几十年的信息封锁和欺骗宣传,不太了解中华民国,对于“宪章”中贸然写出的国号也没有留意。想必还有一些朋友,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没有签署这个“宪章”,却真诚地支持自由、人权、宪政。

   实际上,中华民国的道路,就是追求与实现民主、宪政的道路,各种真诚的人权、民主诉求,都与中华民国的主张相一致,也都有助于揭露专制的不合法。难道此外还有另一条稳妥可行的民主道路?

   大名是中华民国

   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大号中华民国,名字优雅、简洁。美国名曰美利坚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英国名为联合王国(the United Kingdom),都有朴实之美。英国虽名为王国,却不是一个专制国家。其实采取何种制度不一定要在国名中称述,不然,就可能流于亢繁,这些自有宪法或相关的法律予以细致说明和规定。更何况,在名称上标写制度,并不能为这种制度提供什么保证,“挂羊头卖狗肉”的例子并不少见。

   中华民国的立国宗旨就包含了自由、人权、宪政、博爱,而且,岂止是包含,本来这就是民国一贯诉求。进而言之,这篇“宪章”所列的条条款款,有那一样中华民国不能涵容?在民国的框架内,民族问题也能得到妥善的解决。中华民国一直在前进、一直在完善,体现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这又是有目共睹的。中华民国至少有三个特点:继承中华的优良传统;以立足现实的精神面对现实中的问题、挑战、危机;以博大的胸怀,接纳普世的道义和传统。在当今之世,人权和民主是道义的表现。古往今来一以贯之、又在形式上绚丽多彩的道义,于中华民国有充分的体现。

   如果要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中华民国的宪政、法律框架提供了许多途径。可以通过争取选票、可以通过舆论宣传、可以用参加政府智囊团的方式、甚至可以到各处宣讲自己的主张,不一而足。

   捍卫民主和宪政的民国

   中华民国的初衷就是要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虽然历经难以想象的艰苦磨难,依旧不改初衷,直到成功。表现出不屈不饶的信实和诚意。其实,没有维护中华民国的仁人志士所表现出的那种忠信,任何“新”国号都不可能存在久远。

   民国建立之初,专制余孽、余绪比比皆是,民主与专制的争战异常激烈,中华民国当然不能自废功夫、向专制势力投降。那时候,不正不义、贯于欺骗的反叛浪潮也来势汹汹,甚至赫然打着“民主”的旗号。由于用谎言巧为掩饰,无道义被说成了有道义、不法暴力变成了“光明天使”,黑的竟然看似变成了白的。虽然其骨子里的专制本性后来暴露无遗,但已经借着“要民主”等各种谎言,做成了一个令人恐怖的气候。其实,从一开始,这种反叛运动就建立在反民主的基础上,用暴力和诡诈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图谋私人利益。一旦得逞,必然本能地摧毁、破坏各种民主的理想和现实。可见中华民国护宪、卫国的历程有多么艰难。

   找不到另一条道路

   近现代历史表明,走另一条民主道路有虚幻的意味,成不了什么气候。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所谓“第三条道路”,就是寻找另一条民主道路的尝试,以沙龙性质的“平社”为代表。其主张者多存有许多幻想,不愿意面对(或是不了解)那时内忧外患的凶险现实,实际上与中国社会脱节。最后当然是无果而终,或是重拾对民国的认同,典型人物如胡适;或是滑向另一边,免不了给人投机取巧之感。当然,既然坚持不认同中华民国,也就只能滑向另一边,被动地沦为黑暗专制的工具。留在大陆的“第三条道路”代表人物,免不了以后被拘禁、批斗、管制的命运。典型代表有名声不太好的罗隆基,就是所谓六名最终没有平反的“右派”之一。张东荪则身为北大教授却不能教书,在八十二岁高龄时还再次被捕,原因不明地死于狱中。去台湾的人士,学术生涯和事业不受影响,均有善终。在个人际遇上两者形成明显对照,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被称为“第三条道路”的另一条民主道路,缺少现实性,有某些人的乌托邦之感、之实。既然是空中楼阁,假设予以勉强实行,结果必然是动荡不已、祸国秧民。

   俄国人的例子

   苏共推动当年国内的反叛波澜,给中华民国制造了许多麻烦和问题。但是,俄国人在继承和改变方面也表现出了一些智慧。一九一七年,存在不久的俄国临时政府被布尔什维克暴力推翻。俄临时政府采用象征俄罗斯的蓝白红三色旗作为国旗,其后,高尔察克、邓尼金等人领导的武装接过了这面旗子,但不久也归于失败。俄国三色旗当然被废弃。七十年以后,布尔什维克所建的苏共政权垮塌,新政府重新采用了临时政府的旗帜作为国旗,表示自己还是有所继承的,与临时政府有一脉相承之处。由此可见传统的魅力。

   前苏共政权是反叛运动的滥觞,根子不正必然枝干歪斜,一直无法变成为有道义、负责任的政权,这个庞然大物顷刻倾覆。历史上,虽有一些强权在制造阴谋、滥杀无辜、无理反叛中建立起来,由于本来就缺乏合法性,自然是难以长久。或在腥风血雨中覆灭,或在大体平稳中和平演变,这就要看还有没有反省能力存留,当然有天意存乎其间。俄国回到原来临时政府的道路上来,也是恢复正义、正常的必然要求,又是对某种良好传统的认同。另一方面,勇于终结苏共的变革,又不可否认地表现出了俄国人的灵活性。

   在现代社会,民主才合于道义,因而具有正义性,专制就是无道义。实际上,中国古代贤哲也反对专制,要求遵循天地间一以贯之的道义,专制从古到今都是不义的。中华民国继承和发扬的就是这个道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