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徐水良文集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徐水良

2009-2-2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杨连宁发表在《猫眼看人》上的《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那么愚蠢的一篇自由主义文章,竟然赢得一大批自由主义者的一片赞扬之声。

   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等策略问题,争论了多少年,实际上只是争论实现民主这个未来目标的策略。民主这个未来目标,是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个策略都共同承认的。这篇文章作者这个蠢货出来说:你们用实现民主(这个目标)的办法,革命这个雷管(策略)就拆除了。于是,一大批自由主义的蠢货立即出来大赞:好思想!好文章!说得好!简直让人笑痛肚子。

   我们这里不讲思想革命、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信息革命、工业革命、农业革命、教育革命,经济革命、文化革命,等等等等。这些革命,人类历史上永远需要。对这些革命而言,自由主义者拼命鼓吹告别革命,完全是一派胡言。

   我们这里仅仅讲政治革命,并且仅仅谈论当前的民主革命。

   政治上的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者,仅仅是人们达到政治目标的不同策略,这些策略,包括路线、方针、政策和方法等等。

   因此,人们谈论政治上的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者时,就像一批人研究坐牛车、火车还是飞机到北京,根据实际情况,那者为好的问题。牛车就像温和缓进、火车和飞机就像革命或者改良。牛车比较安全,火车和飞机就不一定安全。

   这时,出来一个冒充聪明人的蠢货杨连宁说:这简单,用到北京居住的办法,就把乘火车飞机这些不安全因素(雷管)排除了。

   于是,一大批同样的蠢货高兴得对这个聪明的蠢货鼓掌欢呼:好主意!好思想!好文章!真高明!

   其实,你既然已经到了北京居住,不仅革命不需要了,改良也不需要了,连温和缓进的牛车,也过去了。但只要你还没有到北京,你就必然有乘什么到北京这个问题。

   而乘什么这个问题,由实际情况决定,一条路走不通,你就不能非要在这条路上栽死。例如统治者不愿改良,不愿实现民主,不愿让你到北京,改良的路走不通,那你就只能采用另一条路,反对统治者,走革命的道路。

   我们之所以把革命和改良放在一起讲,是因为革命和改良的区别,不在速度,两者区别在于:

   1、改良是得到最高统治者赞同推动的,革命则是最高统治者不同意,由老百姓推翻最高统治者及其阻力才能进行的;

   2、革命有时比较全面彻底,改良则往往不一定全面彻底。革命本身往往速度较快,改良有时速度较慢。但这一条不是必然的,有时改良,尤其是暴力改良,往往比和平革命更加彻底。在速度上,如果把革命本身、和革命以前的革命准备时间、以及革命后的恢复时间加起来,则革命速度往往还不如改良。

   因此,我们要走向未来目标,一定要从实际情况出发,采取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的方针。实际情况允许改良并且适合改良,就走改良道路。实际情况不允许改良,最高统治者不同意,或者实际情况不适合改良,就走革命道路。

   实际上,革命和改良,都是激进道路。除革命和改良激进道路以外,我们还有一条路,就是温和缓进的道路,慢慢走的道路。我们也要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激进和缓进两条腿走路的方针。该缓进就缓进,该激进就激进。

   革命与改良之间,改良与温和缓进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革命,总是有革命前的温和缓进做准备,有革命后的大量改良和进步作补充,这样,革命,才真正完成。而稍微大一点的改良,也往往有局部的革命作改良整体的组成部分。

   我们一定要反对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类蠢货。

   马列主义无限推崇革命、无限推崇激进、无限贬低改良,无限贬低缓进,推崇革命万能论,一定要把改良这一条腿、一只手,缓进这一条腿、这一只手砍掉,只用革命这一条腿、一只手做做事。就像他们无限推崇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拼命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一样。

   而自由主义则相反,他们无限推崇改良、无限推崇缓进。无限贬低革命,推崇改良万能论,缓进万能论,一定要砍掉革命这一只手,一条腿,或者砍掉包括激进改良在内的激进这一条腿,只留下慢慢缓进这一条腿走路。就像他们无限推崇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主张完全自由放任没有任何监控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要消灭公共领域的公有化、消灭一切计划经济,消灭政府及社会对各类经济的必要管控一样。

   这两类蠢货,都是不懂基本理论和实践,甚至不懂人类基本常识,只会死抱马列主义教条或者自由主义教条的蠢货。

   下面请大家欣赏杨连宁的《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开开心。因篇幅所限,后面鼓掌欢呼的大批跟帖,就省略了。请读者上《猫眼看人》自行阅读。

   附:

[原创]杨连宁: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文章提交者:杨连宁加帖在猫眼看人【凯迪网络】http://www。kdnet。net

   杨连宁:(题)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过年我爱听“万象更新”,不爱听“一元复始”,为啥?“一元复始”是中国人原地踏步的闭合循环历史观,好像说去年我们白遭了那么多灾,记吃不记打地又回到原点,从头再来似的。罗素说传统的中国人没有西方民族那种占支配地位的进步观念,“进步是我们西方一个非常现代的观念,部分地归功于科学和工业主义。”当然,现代中国人没有钻进时光机器返回原点,反倒乘坐资本这架“自我增长机器”万象更新了,只是进步的主要是经济不是政治。我不爱听“一元复始”,是怕政治上一元复始,又“复始”回清末——本该走向共和的,却误入了革命。我这话听着像杞人忧天:政治制度不更新,老是一元复始,我们又白遭了那么多年灾,记吃不记打地回到百年前?又试错、犯错?又走进革命?

   俞可平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没说到点上;说民主是个防错、纠错工具,才算说到了点上。人类除了理性,就是错误。中国人理性低下,试错、犯错颇多,更需要民主这个防错、纠错工具。当下中国最可能重犯的,就是暴力革命这个大错特错。民主呢,恰是个能拆除革命引信的工具——中国人最讲实用。民主这东西能避免暴力革命,实用吧?是个好东西吧?

   真正说到点上的不是我,是米瑟斯。他认为民主是内战、革命和暴动的灭火剂,“它可以保证在不使用暴力的前提下使政府符合被统治者的意愿。”民主宪政“使政府的更迭得以平稳、无磨擦、不用武力以及不流血地加以完成。”米瑟斯对民主的这一社会功能的肯定,不是逻辑推论,而是史实认证:“一旦经济的和平发展进程被内部斗争所打断,持久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便无法保障。假如英国再次发生玫瑰战争,现代化的英国会在短短几年内跌入最可怕的深渊。”“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消耗了巨大的社会财富,付出了血的代价,现代经济再也承受不了如此之大的社会震荡。”其实,最能背书米瑟斯这些话的是中国。我们当年没走进共和而跌进革命,虚掷的生命、资源和机遇无法估量。由此,我断定民主是革命的灭火器,它专司此职: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作为始作俑者,为什么革命反倒早早在西方消声匿迹?作为拜师学艺者,为什么中国人反倒被暴烈革命摧残的快休克?原因很简单,人家有民主这个工具,能拆除革命的引信。我们两手空空,没有民主,只能眼睁睁看着药捻子燃尽,坐等社会冲突的火药桶爆炸。这么好用的工具,一向急功近利的中国人却总也握不到手中,为什么?我们怕。怕什么?怕它不但不是灭火剂,反倒是助燃剂;怕它不但不能拆卸引信,反倒引爆动乱。

   革命与民主,本来是有你没我的一对冤家,却被中国人误读、误判地看走了眼。谁搅昏了我们的头脑?毛主席。他老人家先把革命说成是民主,后来又把民主说成是反革命,引致了我们的误读、误判。要不,我们能不怕革命怕民主?

   民主与革命本来不难分辨。“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东西。革命是一部分居民用刀枪大炮,即用非常有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居民接受其意志的动作。”(恩格斯语)权威、强制是革命的同义词。而“民主是联合中的个体主权,”(霍布斯语)避免权威、避免强制才是民主的本义。如果说,革命是人类不得不喝下的罚酒,那民主就是人类赢得智慧、尊严的敬酒。敬酒不喝喝罚酒,是中国人不堪回首的一页。

   革命导师擅长把灭火剂当助燃剂用,把拆弹工具当炸弹用。此话怎讲?此话是说他们擅长以“自由、平等、民主、解放”的大旗煽动革命。虽然追随者错把革命当民主,导师自己倒蛮清醒。米瑟斯说列宁是称自由为“资产阶级偏见”的第一人。毛泽东走得更远,他是写出《反对自由主义》一文,把一切个人权利列为不听话、不服管的“自由主义”而痛加挞伐的第一人。他俩为啥反民主尚集权?因为“革命的真正历史功能是更新和加强权力。”(朱维内尔语)误把革命当民主的中国人,都是“出水才见两腿泥”。革命退潮,露出黄袍,才知道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捧出了新皇帝。

   80年代因职业原因,我常到少管所、劳教队讲话,每次台下都整整齐齐坐着一大片半大小子。阳光下,个个光头,剃得跟他们的年龄一样,青白参半。一问,大多是因为打死、打伤了人进来的。愣小子们全都认错,但都晚了,全得交试错的学费,被拘到台下听训。我一直坚持认为,当时青少年的严重暴力倾向得追究到毛主席,为什么?他老人家鼓吹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鼓吹暴力夺权等于鼓吹“谁拳头硬谁称王”,有样学样的孩子们成了动辄开打的红卫兵、红小兵。就像不习惯读书、却习惯在加沙街上抛石块的孩子被以军误伤一样,这些毛主席的卫兵、小兵们也被“严打”误伤:我讲话时少管所、劳教队爆满,一大片光头令人恻隐。

   回想自己当红卫兵时,所能犯下的最大过错,无非和那群“青头仔”一样挥舞拳头。暴力是野蛮、愚蠢的动物界生存准则,是对人类理性、人格尊严的亵渎。“人类之所以是人类,人类比动物高明,就是因为人类具有理智的思维。为什么他们在政治上放弃了自己的理智,反而相信晦暗不明的感觉和冲动呢?”(米瑟斯语)要民主不要革命,就是人类在寻求高明一些的工具来解决争端。在这个意义上,消弥了暴力革命的英、美、日,比曾跌进暴力的法、俄聪明;已与革命做了彻底切割的俄、东欧,又比还在鼓吹革命历史的中国、北朝鲜、古巴聪明。

   中国的改革已在告别革命,但藕断丝连。半吊子变革既没斩断革命,又没引进民主,像车子抛锚在半路上。举最易模仿西方的楼高车快为例。技术性地修高速路、造省油车好学,撤掉横征暴敛的收费站太难。于是,只学技术不学制度的高速公路,减速在层层设防的收费站前。公寓楼可以盖成巴洛克或包豪斯,但治安不良,各家各户的防盗窗让它像个监狱。小区装灯、装探头的技术简单,管理人借此吃回扣却不简单。同样的道理,改革停摆,失衡加剧,要解未解的死结成了民怨的靶子。物质福利的改善,赶不上被剥夺、被侵权群体的抗争。资本创造财富容易,资本被国家垄断独占也容易。政府与民争利、赋敛过多,但钱花在纳税人身上太少。官员可支配的资源扩大,制度缺失、潜规则与黑箱也扩大。资源资本化、人力资本化的速度,赶不上权力转化为资本的速度。市场对信息开放、法治公正的追求,碰碎在亲缘化、裙带风、内部人和徇私枉法前——靠民主解困?还是任革命回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