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徐水良文集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徐水良

2009-2-2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杨连宁发表在《猫眼看人》上的《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那么愚蠢的一篇自由主义文章,竟然赢得一大批自由主义者的一片赞扬之声。

   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等策略问题,争论了多少年,实际上只是争论实现民主这个未来目标的策略。民主这个未来目标,是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个策略都共同承认的。这篇文章作者这个蠢货出来说:你们用实现民主(这个目标)的办法,革命这个雷管(策略)就拆除了。于是,一大批自由主义的蠢货立即出来大赞:好思想!好文章!说得好!简直让人笑痛肚子。

   我们这里不讲思想革命、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信息革命、工业革命、农业革命、教育革命,经济革命、文化革命,等等等等。这些革命,人类历史上永远需要。对这些革命而言,自由主义者拼命鼓吹告别革命,完全是一派胡言。

   我们这里仅仅讲政治革命,并且仅仅谈论当前的民主革命。

   政治上的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者,仅仅是人们达到政治目标的不同策略,这些策略,包括路线、方针、政策和方法等等。

   因此,人们谈论政治上的温和缓进、革命、和改良三者时,就像一批人研究坐牛车、火车还是飞机到北京,根据实际情况,那者为好的问题。牛车就像温和缓进、火车和飞机就像革命或者改良。牛车比较安全,火车和飞机就不一定安全。

   这时,出来一个冒充聪明人的蠢货杨连宁说:这简单,用到北京居住的办法,就把乘火车飞机这些不安全因素(雷管)排除了。

   于是,一大批同样的蠢货高兴得对这个聪明的蠢货鼓掌欢呼:好主意!好思想!好文章!真高明!

   其实,你既然已经到了北京居住,不仅革命不需要了,改良也不需要了,连温和缓进的牛车,也过去了。但只要你还没有到北京,你就必然有乘什么到北京这个问题。

   而乘什么这个问题,由实际情况决定,一条路走不通,你就不能非要在这条路上栽死。例如统治者不愿改良,不愿实现民主,不愿让你到北京,改良的路走不通,那你就只能采用另一条路,反对统治者,走革命的道路。

   我们之所以把革命和改良放在一起讲,是因为革命和改良的区别,不在速度,两者区别在于:

   1、改良是得到最高统治者赞同推动的,革命则是最高统治者不同意,由老百姓推翻最高统治者及其阻力才能进行的;

   2、革命有时比较全面彻底,改良则往往不一定全面彻底。革命本身往往速度较快,改良有时速度较慢。但这一条不是必然的,有时改良,尤其是暴力改良,往往比和平革命更加彻底。在速度上,如果把革命本身、和革命以前的革命准备时间、以及革命后的恢复时间加起来,则革命速度往往还不如改良。

   因此,我们要走向未来目标,一定要从实际情况出发,采取革命和改良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的方针。实际情况允许改良并且适合改良,就走改良道路。实际情况不允许改良,最高统治者不同意,或者实际情况不适合改良,就走革命道路。

   实际上,革命和改良,都是激进道路。除革命和改良激进道路以外,我们还有一条路,就是温和缓进的道路,慢慢走的道路。我们也要根据实际情况,采取激进和缓进两条腿走路的方针。该缓进就缓进,该激进就激进。

   革命与改良之间,改良与温和缓进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革命,总是有革命前的温和缓进做准备,有革命后的大量改良和进步作补充,这样,革命,才真正完成。而稍微大一点的改良,也往往有局部的革命作改良整体的组成部分。

   我们一定要反对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两类蠢货。

   马列主义无限推崇革命、无限推崇激进、无限贬低改良,无限贬低缓进,推崇革命万能论,一定要把改良这一条腿、一只手,缓进这一条腿、这一只手砍掉,只用革命这一条腿、一只手做做事。就像他们无限推崇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拼命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一样。

   而自由主义则相反,他们无限推崇改良、无限推崇缓进。无限贬低革命,推崇改良万能论,缓进万能论,一定要砍掉革命这一只手,一条腿,或者砍掉包括激进改良在内的激进这一条腿,只留下慢慢缓进这一条腿走路。就像他们无限推崇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主张完全自由放任没有任何监控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要消灭公共领域的公有化、消灭一切计划经济,消灭政府及社会对各类经济的必要管控一样。

   这两类蠢货,都是不懂基本理论和实践,甚至不懂人类基本常识,只会死抱马列主义教条或者自由主义教条的蠢货。

   下面请大家欣赏杨连宁的《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开开心。因篇幅所限,后面鼓掌欢呼的大批跟帖,就省略了。请读者上《猫眼看人》自行阅读。

   附:

[原创]杨连宁: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文章提交者:杨连宁加帖在猫眼看人【凯迪网络】http://www。kdnet。net

   杨连宁:(题)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过年我爱听“万象更新”,不爱听“一元复始”,为啥?“一元复始”是中国人原地踏步的闭合循环历史观,好像说去年我们白遭了那么多灾,记吃不记打地又回到原点,从头再来似的。罗素说传统的中国人没有西方民族那种占支配地位的进步观念,“进步是我们西方一个非常现代的观念,部分地归功于科学和工业主义。”当然,现代中国人没有钻进时光机器返回原点,反倒乘坐资本这架“自我增长机器”万象更新了,只是进步的主要是经济不是政治。我不爱听“一元复始”,是怕政治上一元复始,又“复始”回清末——本该走向共和的,却误入了革命。我这话听着像杞人忧天:政治制度不更新,老是一元复始,我们又白遭了那么多年灾,记吃不记打地回到百年前?又试错、犯错?又走进革命?

   俞可平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没说到点上;说民主是个防错、纠错工具,才算说到了点上。人类除了理性,就是错误。中国人理性低下,试错、犯错颇多,更需要民主这个防错、纠错工具。当下中国最可能重犯的,就是暴力革命这个大错特错。民主呢,恰是个能拆除革命引信的工具——中国人最讲实用。民主这东西能避免暴力革命,实用吧?是个好东西吧?

   真正说到点上的不是我,是米瑟斯。他认为民主是内战、革命和暴动的灭火剂,“它可以保证在不使用暴力的前提下使政府符合被统治者的意愿。”民主宪政“使政府的更迭得以平稳、无磨擦、不用武力以及不流血地加以完成。”米瑟斯对民主的这一社会功能的肯定,不是逻辑推论,而是史实认证:“一旦经济的和平发展进程被内部斗争所打断,持久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便无法保障。假如英国再次发生玫瑰战争,现代化的英国会在短短几年内跌入最可怕的深渊。”“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消耗了巨大的社会财富,付出了血的代价,现代经济再也承受不了如此之大的社会震荡。”其实,最能背书米瑟斯这些话的是中国。我们当年没走进共和而跌进革命,虚掷的生命、资源和机遇无法估量。由此,我断定民主是革命的灭火器,它专司此职:拆除引爆革命的雷管。

   作为始作俑者,为什么革命反倒早早在西方消声匿迹?作为拜师学艺者,为什么中国人反倒被暴烈革命摧残的快休克?原因很简单,人家有民主这个工具,能拆除革命的引信。我们两手空空,没有民主,只能眼睁睁看着药捻子燃尽,坐等社会冲突的火药桶爆炸。这么好用的工具,一向急功近利的中国人却总也握不到手中,为什么?我们怕。怕什么?怕它不但不是灭火剂,反倒是助燃剂;怕它不但不能拆卸引信,反倒引爆动乱。

   革命与民主,本来是有你没我的一对冤家,却被中国人误读、误判地看走了眼。谁搅昏了我们的头脑?毛主席。他老人家先把革命说成是民主,后来又把民主说成是反革命,引致了我们的误读、误判。要不,我们能不怕革命怕民主?

   民主与革命本来不难分辨。“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东西。革命是一部分居民用刀枪大炮,即用非常有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居民接受其意志的动作。”(恩格斯语)权威、强制是革命的同义词。而“民主是联合中的个体主权,”(霍布斯语)避免权威、避免强制才是民主的本义。如果说,革命是人类不得不喝下的罚酒,那民主就是人类赢得智慧、尊严的敬酒。敬酒不喝喝罚酒,是中国人不堪回首的一页。

   革命导师擅长把灭火剂当助燃剂用,把拆弹工具当炸弹用。此话怎讲?此话是说他们擅长以“自由、平等、民主、解放”的大旗煽动革命。虽然追随者错把革命当民主,导师自己倒蛮清醒。米瑟斯说列宁是称自由为“资产阶级偏见”的第一人。毛泽东走得更远,他是写出《反对自由主义》一文,把一切个人权利列为不听话、不服管的“自由主义”而痛加挞伐的第一人。他俩为啥反民主尚集权?因为“革命的真正历史功能是更新和加强权力。”(朱维内尔语)误把革命当民主的中国人,都是“出水才见两腿泥”。革命退潮,露出黄袍,才知道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捧出了新皇帝。

   80年代因职业原因,我常到少管所、劳教队讲话,每次台下都整整齐齐坐着一大片半大小子。阳光下,个个光头,剃得跟他们的年龄一样,青白参半。一问,大多是因为打死、打伤了人进来的。愣小子们全都认错,但都晚了,全得交试错的学费,被拘到台下听训。我一直坚持认为,当时青少年的严重暴力倾向得追究到毛主席,为什么?他老人家鼓吹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鼓吹暴力夺权等于鼓吹“谁拳头硬谁称王”,有样学样的孩子们成了动辄开打的红卫兵、红小兵。就像不习惯读书、却习惯在加沙街上抛石块的孩子被以军误伤一样,这些毛主席的卫兵、小兵们也被“严打”误伤:我讲话时少管所、劳教队爆满,一大片光头令人恻隐。

   回想自己当红卫兵时,所能犯下的最大过错,无非和那群“青头仔”一样挥舞拳头。暴力是野蛮、愚蠢的动物界生存准则,是对人类理性、人格尊严的亵渎。“人类之所以是人类,人类比动物高明,就是因为人类具有理智的思维。为什么他们在政治上放弃了自己的理智,反而相信晦暗不明的感觉和冲动呢?”(米瑟斯语)要民主不要革命,就是人类在寻求高明一些的工具来解决争端。在这个意义上,消弥了暴力革命的英、美、日,比曾跌进暴力的法、俄聪明;已与革命做了彻底切割的俄、东欧,又比还在鼓吹革命历史的中国、北朝鲜、古巴聪明。

   中国的改革已在告别革命,但藕断丝连。半吊子变革既没斩断革命,又没引进民主,像车子抛锚在半路上。举最易模仿西方的楼高车快为例。技术性地修高速路、造省油车好学,撤掉横征暴敛的收费站太难。于是,只学技术不学制度的高速公路,减速在层层设防的收费站前。公寓楼可以盖成巴洛克或包豪斯,但治安不良,各家各户的防盗窗让它像个监狱。小区装灯、装探头的技术简单,管理人借此吃回扣却不简单。同样的道理,改革停摆,失衡加剧,要解未解的死结成了民怨的靶子。物质福利的改善,赶不上被剥夺、被侵权群体的抗争。资本创造财富容易,资本被国家垄断独占也容易。政府与民争利、赋敛过多,但钱花在纳税人身上太少。官员可支配的资源扩大,制度缺失、潜规则与黑箱也扩大。资源资本化、人力资本化的速度,赶不上权力转化为资本的速度。市场对信息开放、法治公正的追求,碰碎在亲缘化、裙带风、内部人和徇私枉法前——靠民主解困?还是任革命回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