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徐水良文集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徐水良

2009-2-1日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为维护他们的权利而努力。

   目前国内一些维权人士,非常忙碌,方圆几百里的城乡居民都去找他们。忙得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有的地方老百姓出钱供养这些维权人士。中国异议人士就应该向这些维权朋友那样,到老百姓中去,才是正路。

   联署签名造势,有时也需要做,但过去很多年,很多很多人,海内外异议人士的多数,把主要精力放在签名造势出风头上,那种争出风头的情况,甚至搞得海内外媒体和异议朋友都很反感,就是走错了方向。

   为老百姓维权,看起来都是小事,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却都是关系生活甚至存亡的大事。下面农民田探虎先生文章,就是一个例子。

                 ——徐水良2009-2-1日

   

国家修公路,百姓无活路

   我叫田探虎,今年45岁,家住陕西省绥德县中角乡大庄里村,全家五口人。2003年农历正月十三,全村120多户开会,公开承包村里的一些土地。经过公平竞争,我承包了村里的52亩坝地,承包期为8年,承包费共21340元,当场签了合同,一次性缴清承包款。承包时我就盘算好了,利用承包地种饲料,从事肉牛养殖业。承包后我雇人平整、深翻了土地,种了洋芋、玉米,买了七头牛、两辆三轮运输车,一台铡草机,一台粉碎机,盖了牛棚,共投资约8万元。在承包后的两年里,我每年雇七八个人种地、喂牛,每年付工钱七八千元。

   2004年10月,村会计刘毅给我个书面通知,说国家要建太原至银川的高速公路,经过我们村,占我们村的地,要收回我承包的地。我问说:我8年承包期,只种了两年,投资那么多,占多少地?应补偿多少?会计没提补偿的事。

   到2004年12月底,建路单位来测量划线,占了我承包地的17亩,村干部根本不提补偿的事。2005年春天,我在没有占的地里种了蓖麻、玉米。到4月中旬,因高速公路占用了电话线路,移动公司要把电话线路移到我没有被征用的地里,共十七根线杆,连占地带施工,要毁坏不少青苗,我到现场阻拦,移动公司的人说:"不白占你的地毁你的苗,栽一根杆,拉一根拉线,给你补偿40元,钱已经给了村干部了。"我接着找到村长刘树旺问这件事。村长说:"人家给不给钱,我也不知道,这坝地都收回来了,去年冬天就已经通知你了,没你的事了。"我说:"村里没给任何补偿,说收就收了?"村长刘树旺说:"你承包地八年,已经种了两年,给你退6年的承包款和利息。"我说:"我买下牛、三轮车、铡草机,投资那么多怎么办?"村长说:"你买下飞机我也管不了!"

   我又找到村支部书记刘振峰,刘振峰说:"给钱不给钱,你叫人栽去。这事你找村长去。"我又到现场阻止栽电杆,施工队长说:"那你找人栽去,工钱也给你。"第二天我找了七个人到地里栽电杆,村长刘树旺也赶到地里,不许我栽,他说他已承包了栽杆,他要栽。我说你要栽在你地里栽,不要在我的地栽,不要糟蹋我的庄稼。

   他当场把我一胳膊扛开,让他带的两个弟弟、弟媳,五六个人栽,我爱人不让,他们的人打我爱人,刘树旺和他爱人把我老婆打得昏迷不醒,我与村长撕扯,他们几个人就打我,我跑了。后村民们赶来,把我老婆送到绥德职工医院,又送到西安医院。

   我在西安医院照料我爱人期间,乡长刘杰打电话给我,要我回到乡上解决问题。我回到绥德的第四天,中角乡派出所说,我把村长刘树旺打了,县公安局批准要拘留我七天。他们没有出具村长被打的医院证明,我向榆林市公安处申请复议,榆林市公安处让我找绥德县法院。法院民事庭法官黄波说:"你出上1000元,就不用拘留七天了。"我无奈被迫在公安局的治安处理书上签了字,缴了1000元。

   我接着开始上访,从绥德县到榆林市,从榆林市到省城西安。我到西安上访期间,施工单位青海路桥公司与村上签了合同,把我剩余下的30多亩地占了作料场和加工场,35亩地三年施工租赁费45万元。村里只要从这笔租赁费里支出十多万元,就可以补偿我承包这块地的投资,然而村干部分文不给我补偿。我回到村里,见已快成熟的庄稼全部被铲光。

   2005年7月,我把村委会告到了县法院,法院判决未被高速公路占用的地仍归我承包,被占用的17亩地,只给我赔偿承包费21640元的6年利息。我不接受,又起诉到榆林市中院,中院让绥德重判,绥德法院判决未被征用的土地全部收回村里。对承包费、被毁的青苗费、我的投资、利息共赔偿36000元。榆林中院维持绥德的判决。

   这样的判决我怎么能接受?2007年3月我又上诉到省高院,至今没有判决,连个回音也没有。在上诉高院期间,2008年7月,我到北京上访,国务院信访接待站让我回绥德,找在当地的巡视组反映解决。2008年12月,我找到住在绥德心康宾馆的中共陕西省委第六巡视组反映问题,与巡视组姓王的工作人员谈了三次话,最后他说:"我已经与绥德县委谈了,我的权力有限,解决了解决不了我也没更多的办法。你这案子走的法律渠道,看以后高院怎么判。"

   因修高速公路,村里原有的道路也要改,为此还占用了我坝地、菜地1.9亩,毁了5亩多青苗和我个人的600多米输水管道,这条输水管道连料带工花费四五千元。高速公路施工单位每亩给赔偿12000元,村里总共只给我赔2600元,我认为不合理,至今分文未领。

   据我知道的我们村的情况,建高速公路占用的坝地川地约占70%,山地约占30%。国家给我们这里补偿每亩坝地川地12000元,山地8000元,约为城市附近占地补偿额的五分之一。就这少得可怜的补偿费,经几级政府转下来,在我们村里,村民从村干部手里得到的补偿款每亩坝地只有2000元,山地6000元。其余的钱哪里去了?国家修高速公路,占了我们村30多户的土地、窑洞庄基等,没有一户不上访的,一直持续至今。周围几个村子也是这种情况。

   在我承包坝地的同时,村长刘树旺、第四小组组长刘香民承包了村里的40多亩果园,有600多棵苹果树,承包期10年,承包费共5000元。他们承包果园后,刘树旺当年三四月间,就把苹果树砍掉,树枝卖了,地种庄稼。有三十多个村民向乡政府反映这种毁林种地行为,乡里没人管,村民又告到县政府,林业局派人下来录了相,了解了情况,让村长和小组长缴了2000元押金,说公开处理,至今没有处理。村干部上下勾结,弄虚作假,贪污侵吞集体资产,侵害村民利益,打骂村民的事,在这里就不必一一说了。

   我承包坝地从事种植、养殖业,连承包费带雇工、购置设备等共有十万多元,这都是我借贷下的。我才种了两年,村干部就借修高速公路之机单方面毁约,全部收回,对我的投资一分钱都不给补偿。改道路还占用了我1.9亩坝地、菜地等,补偿极不合理。法院竟然判决连未被占用的35亩承包地也全部收归村里,只给我总共补偿36000元。这承包合同还有用没有用?我一个农民怎能承受这样的损失?

   我感到共产党把人亏得无法活下去!

   田探虎

   电话:1399223913413108490737

   2009年1月3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