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魏紫丹
·大跃进是践踏人权的产物
·大跃进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大跃进
·论反右派与反右倾
·毛泽东与猴
·不堪回首忆往年——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一)
·还原反右真相——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二)
·让历史记住这一年:1957——读《反右研究文集》有感(之三)
·尤甚于“莫须有”——读《苦难的历程》有感
·壮哉奉孝!——读《梦断未名湖》
·毛泽东“引蛇出洞”考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说明:由于作者对电脑的知识太差,所以,不知怎的, 在《复杨逢时女士 》的题目下,竟是其它的内容。现在才发现,故用此题目改正过来,以恢复原来的内容。 歉甚! )
   
   

   
   
   
    复杨逢时女士
   
    魏紫丹
   
   
   a sharing with you all.
   
   EMW
   show details 5:02 AM (9 hours ago) Reply
   
   
   敬請批評指教!
   Any critics are loved!
   Thanks!
    Y
   
   3 attachments — Download all attachments
   823speech_yangall.jpg
   224K View Download
   823speech_yang_08.NJX
   15K Download
   823speech_yang_wordfile.docx
   19K View as HTML Download
   
   逢时女士你好!
   
   看到你的来信,就放下手头的写作,把你的演讲一口气读完。真是精彩极了!你这是艺术家论政,良心家论政,感人至深。不管台湾政治家们听不听得进去,该说还是要说,听众心里有杆秤。他们起劲地在散布“和平共榮的中華”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却放弃“民主燈塔” 的现实效应。你的演讲切中肯綮。具体论及“現在有一些比較流行的說法,比如‘政經分离’,‘擱置分歧’,‘善意和解’,‘兩岸雙贏’”,更是说的情通理顺,言之有物,有的放矢,句句中的。优点是“对症下药”,缺点是“剂量轻”,没有大喝一声:“再讳疾忌医,就病入膏肓了!”
   
   政经不但不能分离,而且中共一贯的主张是,“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的生命线”。难道他会让你危及他的生命吗?只能说明,你不是痴心妄想就是自欺欺人。
   
   
   国民党主张“一中各表”,现在又和共产党一唱一和:“擱置分歧”,“求同存异”。“同”是什么?“一中”。“异”即“分歧”又是什么?“各表”。马总统如果向世界宣称“搁置”“各表” ,但“求”“一中”;这是释放出一个什么信息呢?就是亡党亡国。国民党的全称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党;叨共产党宣称的 “爱国不分先后“原则的光,国民党反动派堪与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共存共荣,共同充当美丽的花瓶。而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将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去见孙中山先生和两位蒋总统。
   
   至于“善意和解”,“兩岸雙贏”;实在是太过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了。共产党的原定方针是“一定要解放台湾”,“一定”不成,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二定”谈判桌上屈人之兵。共产党什么时候讲过“双赢”?耳熟能详的是“你死我活”,即便在哲学上,毛泽东也说过:“综合就是吃掉”。好像上面的这两个词语以及最近的两岸作为;提到哲学上,统统都是在搞“综合”。
   
   我们还是向历史请教吧!毛泽东在庐山批彭德怀时,说: “孔子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是在同一阶级朋友之间适用,对立集团不适用。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己所不欲,要施于人,互相消灭,军阀混战一场,有什么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一资本集团与那一资本集团之间,也是你我要互相整垮,这一公司与那一公司之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无不如此。同蒋介石抗日联合,是暂时的,同国民党两次合作(第一次是同孙中山)是暂时的,互相利用,暂时同盟.原则恰恰相反: 己所不欲,要施于人。求生存,扩大,这是己之所欲,难道要资产阶级也扩大?恰恰相反,……不愿国民党扩大,准备条件消灭之。”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页235)抗战胜利后,斯大林不要他们打内战,他们硬要打,但他们又知道人民厌战,自己也需要布置战场等备战工作,所以就来个假和平谈判、真抓紧备战。贼不打、三年自招。请看周恩来在文革中是怎样不打自招的:“毛主席那个时候到重庆去,完全是要证明中国共产党敢于到重庆去和蒋介石谈判。中国共产党要争取和平,要暴露(周恩来谎称的“暴露”、“假”、“真”,实际的意思实得其反,一律对应读作:“捏造”、“真”、“假”,下同—魏紫丹)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面目,以后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因为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在人民中的威望是有假象的。他是假抗战,你如果说他不是抗战的人物,有人会不信,所以需要这样一个暴露。但是当时刘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相信民主可以实现,和平也可以实现。当时蒋介石还不放弃军权。但是刘少奇九月在党校作报告,然后第二年一月发表了一个正式报告,就讲这个问题。我参加了旧政协开会以后,回到延安向毛主席汇报,刘少奇也在场,毛主席说的很清楚。毛主席说:这个和平,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要训练军队,一方面要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改,准备战争,准备战场。这个精神就把问题说穿了嘛。毛主席还指示,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但是刘少奇对党校报告讲的那些东西(今后会印出来)完全是另一种说法。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亲自可以证明的。”(周恩来:《为什么要集中火力批判刘少奇——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八日在广州驻军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转引自华夏文摘增刊第399期)这里,政治上圆熟的周恩来却把娘偷养汉子的事,通了出来。如果别人说,你可以不信,如果周恩来说“我亲自可以证明的”:共产党是假和谈,“毛主席还指示,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是真内战,“毛主席说:这个和平,我们是拖延时间,便于我们积蓄力量,便于我们训练军队。我们一方面要训练军队,一方面要搞好生产,第三方面要加紧土改,准备战争,准备战场。”当时中国人,特别是青年学生被蒙在鼓里,把“反内战”的矛头指向国民政府,为内战的罪魁祸首“火中取栗”。当然,借此你还可以对土改得到另一种认识:中共发动土改的本质是什么?真是向他们宣传的那样,为了农民、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提出的“耕者有其田”吗?全然不是。真正的是:“打土豪,分田地,筹兵饷,赚炮灰。”周恩来已经明白无误地说明,毛泽东(共产党)搞土改既是内战的手段,又是目不斜视地盯着内战的需要而随时改变政策的。
   
   这里我要提醒国民党诸君: “同国民党两次合作(第一次是同孙中山)”,就打着 “不愿国民党扩大,准备条件消灭之”的主意;第二次合作是他借日本人的手消灭你们;日降后,他借着与你党搞政治协商会议,把你们消灭得只剩下“残余”。现在你们热衷于搞所谓 的“第三次国共合作”,是否要帮着共产党全部、干脆、彻底地消灭你们 “国民党反动残余”呢?或者是,你们得到了他们的保证:“保证你们偏安台湾,永远‘残余’下去”呢?你们别忘了历史,即便有保证,也难免是故技重施:“可以(在政协会议上)签字,表面上说这个(政协)决定不错。”台商不知亡国恨;台湾的政治家too???
   
   “你说的这,全是毛泽东思想作指导的时代,现在讲的是邓小平理论,时代变了嘛!”且不说胡锦涛在大力坚持毛泽东思想(无可厚非,邓提出四个坚持嘛),我们就“观其行”吧!马上就是“六四”20周年,学生举行的是绝对的和平的游行示威,然而邓小平却用机枪射出开花的子弹,坦克的履带卷着血肉之躯,这样来对付青年学子。虎毒不吃子,他们竟这样残杀幼小的“骨肉同胞”!而现在不放弃对台湾动武时,却振振有词地宣称,不是对付“台湾骨肉同胞”;你们仍然相信吗?不毛骨悚然吗?你们现在不是有国共谈判平台么,何不问一下:为什么你们不跟幼小的“骨肉同胞”——孩子们来个“善意和解”,“兩岸(边)雙贏”,偏偏只对我们“台湾骨肉同胞”宠爱有加呢?
   
   你们津津乐道的“休兵”云云,又是什么玩意呢?好了!上课的铃声响了,你们的共产党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谁不好好听讲就不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2008年8月28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
   问:瑙鲁、冈比亚等极少数所谓台湾“邦交国”日前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题为“台湾参与联合国专门机构活动”的提案,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众所周知,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瑙鲁、冈比亚等国提出所谓“台湾参与联合国专门机构活动”的提案,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坚决反对。
     当前,两岸关系出现了改善和发展的良好势头。在国际上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任何动作,都将对上述良好势头产生消极影响。中方敦促瑙鲁、冈比亚等少数国家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不要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制造障碍。中国政府呼吁各国继续恪守一个中国原则,理解和支持中国政府为维护和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所做的努力。
     中共政府高度重视2300万台湾同胞的福祉。台湾同胞参与国际活动的问题应由两岸中国人协商解决。我们坚信,两岸双方只要本着“建立互信、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共创双赢”的精神,共同努力,创造条件,就能够通过协商找到妥善解决的方法。
   下课了。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根据孔夫子的教学原则,“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好好地想想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