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
魏紫丹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上接第25期:《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一)》) 。。。。。。
   
   二、對事又對人,就人論理別善惡

   
   (一) 時也命也,誰不“活該”?
   劍芒 的評論:劉少奇:“做黨的馴服工具”這句話說得也夠沒人性的;讓人做工具!造神運動就是劉少奇發動的。他往毛澤東頭上拉屎?我想劉少奇是自作聰明,想給毛澤東當醫生。毛澤東回頭一口咬下他的腦袋。你說我是應該可憐劉呢,還是應該啐口唾沫,說一聲;活該。
   
   
   我黨的歷史是一部政治鬥爭史,在這樣的歷史背景前提之下,誰人都被整,誰人都整人,這是一個慣例,也是一個事實,但是,不能簡單的說,凡是整過人的人都活該以後被整,用封建迷信中的因果報應來解讀歷史顯然是十分滑稽的,也是不科學的。如果用這樣的觀點,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那麼林彪以後的案子還有什麼可翻的?他不也是活該被整嗎? (溫相:《再談一點給林彪翻案的問題》)
   
   
   對於劉少奇、鄧小平等中共領導人,在文革中被打倒,我們深表同情理解的同時,也表示不能同情和理解?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等中共領袖人物在1957年緊跟毛澤東取消律師制度。文革中劉少奇、鄧小平被迫害,沒有一個律師站出來為他們辯護,僅憑《人民日報》等幾篇社論、照片和所謂的“證據”就可以將劉少奇、鄧小平整倒。這是他們參與制造的人禍,最終害了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真有點活該的味道。(鄭恩寵: 誰是陳良宇和打砸搶後臺 ,) 本文網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3/30/n2064213.htm
   
   
   老彭與林彪 都與高崗關係不錯,也都不同程度地捲入了高饒事件,原因是他們都是真刀真槍出 身,看不上劉少奇的空手道與拍馬屁,有共同語言。劉僅靠拍老毛的馬屁而坐上了第 二把交椅,彭林高自然不服。劉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死得活該,大快人心,不過 是黑手黨內部老大老二之爭罷了,狗咬狗!(風瀟瀟《彭德懷其人》北大未名站)
   
   
   如果大家坐了江山後過份宣傳抗日的正義性,過份抬高了百團大戰和平型關的歷史地位,就等於否定了他老毛“讓日本多占地”的漢奸戰略的必要性和正當性,也就損害了毛的英明性。因此,林彪在此處主動貶低平型關,意在打彭之外再額外地向老毛輸誠獻媚。他的聰明才智,就是這樣發揮的。巧意逢迎惡棍主子,竟連自己的光榮歷史也可以隨便出賣,林彪的卑下人格暴露無疑。我讀到此處,不禁大叫一聲“無恥!”,然後連叫幾聲“活該!”,“活該!”。這卑鄙的小人日後自己也挨了整,真是現世現報。(《林彪的卑下人格》,http://www.9999cn.com 海外中文網 發表日期:2002-09-21 )
   
   
   按照「革命者」的階級感情,劉少奇既然反對人民的「大救星」,那他就「死有餘辜」,張志新既然替死有餘辜的劉少奇翻案,她就「活該」被獄警輪奸,被割斷喉管,被處決就是「罪有應得」──雷鋒的「對敵人的殘酷無情」在這裏有了最真實的寫照。 北京「紅八月」裏那些被自己教過的學生親手打死的老師,也許沒有想到,正是自己按照「黨」的要求教學生們「對敵人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奪過鞭子抽敵人」的時候,告訴學生對階級敵人怎麽做都不過分的時候,埋下了自己滅頂的種子。
   
   
   人們,包括我,對中共大佬的去世,一般採取三種態度。一是聽到這個大佬去世,大家忍不住打從心眼裏高興,這個混帳東西終於死了,該死!例如,1975年康生去世,1976年毛澤東去世。連林彪劉少奇去世我都長長籲了一口氣,這倆人死得活該,誰叫他們如此賣力去拍毛澤東的馬屁,喜歡拍馬屁的是小人,卑鄙無恥毫無人格可言,就是應該這樣去死,死了萬民幸甚,國家幸甚!二是無動於衷,死與不死,與我何干?例如鄧小平去世,朱德去世,陳雲去世等等。
   
   在鄧小平追悼大會上,江澤民念悼詞時擠出了幾滴眼淚,在電視上看到此情景,我心中憎惡萬分。鄧小平晚年的昏聵愚鈍,例如無端提拔江澤民,忘恩負義無情打擊胡耀邦趙紫陽,六四屠城血債累累,從而我對他毫無好感,只是厭惡而已。三是聽到這個大佬去世,忍不住淚流滿面。(瀟湘浪人《不死的趙紫陽精神!》©Boxun News )
   
   
   文革專家宋永毅說: “唯一和文革交叉的大的政治運動是什麼?那是‘四清’。這個四清是誰組織的?是劉少奇組織的。現在國內不少的學者,包括党的系統的學者研究四清的結論是,四清是文化大革命的一次預演。那麼你就可以想到,有的時候受害者他也是害人者。而受害者他恰恰是為害人者提供了害他的依據,害他的手段,害他的方法。這個就是劉少奇的悲劇。劉少奇在四清運動中搞得比老毛還要左。”
   
   
   劉少奇在這三個月中間,6月到8月,他主持的中央批轉、批發了大概15、6個檔,這15、6個文件大概點了近兩百個黨內的重要幹部。比較大的,比如說,象彭、羅、陸、楊,彭真第一個也是劉少奇點的。而且彭真還是他的戰友,劉少奇把他背叛了。那麼,另外點的象內蒙第一書記烏蘭夫,是給他搞出來的。大學校長差不多有50個,比較有名的象武漢大學校長李達,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上海音樂學院的院長賀綠汀。清華大學校長蔣南翔也是被劉少奇的工作組王光美親自去把他揪出來的。” 當時“揪出”的彭、羅、陸、楊指的是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彭真、副總理兼軍隊總參謀長羅瑞卿、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副總理兼文化部部長陸定一和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劉少奇在1966年6月27號說,彭真“反對周總理,也反對陳毅、小平同志,也反對我。彭真是長期隱藏在我們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徹頭徹尾的修正主義者……這次彭、羅、陸、楊來不及搞政變,就被揭露了……” 宋永毅說:“他不是不搞走資派,他也搞走資派。他和老毛的最大區別是,老毛的意圖就是,最大的走資派是你劉少奇;老劉的意思是說,我不是走資派,下面的人是走資派。如果劉少奇不被毛澤東打倒的話,迫害的人絕對不會少。(《回首文革(3):極左派劉少奇》美國之音記者: 李肅)
   
   
   魏紫丹評說:
   接著宋永毅的話往下說,朱德對批彭羅陸楊持消極態度,毛澤東要劉少奇主持批判會批他。林彪說:“朱德你是有野心的。。。。。。陳毅批評他的並不過分。”陳毅“批評他的”是什麼呢?
   
   
   陳毅:朱德我要問你:你是不是要搞政變? 朱德:搞政變我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這個膽量。
   
   陳毅:我看你是要黃袍加身,當皇帝。你還大力讚揚赫魯雪夫。你野心非常大。 烏蘭夫:更奇怪的是他(指朱德)還說,人蓋棺了是不能定論的。我們講赫魯雪夫反對史達林是錯誤的,是修正主義的。他說,咱們同蘇聯還是要搞好,他也離不開我們。
   
   
   薄一波:朱老總經常講蘭花。他說,自古以來,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種蘭花。 朱德:說到現在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我對於我們這個班子總是愛護的,總是希望它永遠支持下去。(送交者: 大陸人 主題:內幕:劉少奇主持的朱德批判會 )
   
   
   劉少奇一生最大的罪惡是把毛澤東捧到無以復加的高度,是對毛造神運動的始作俑者。他在七大會上說:“我們偉大領袖毛澤東已經用他的思想把我們全民族的思想提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這就是毛澤東思想!”林彪也只是東施效顰、拾其餘唾,表面上咋唬,實質上也並未增添多少新貨色。
   
   
   劉一生助紂為虐,在廬山會議上,當毛澤東發出進攻令“事是人做的,對事,也要對人。要劃清界限.問題要講清楚,不能含糊。”(《廬山會議實錄》,頁196)時,他就昧著良心顛倒黑白、助毛倒彭,說:“兩個歌子,反對唱<<東方紅>>.認為中國也有個人崇拜.中國很需要反對個人崇拜。黨章中毛澤東思想領導一條,七大有,八大沒有。原起草時,就不贊成寫毛澤東思想領導那一條.八大決定不要,又反對。” (同上,頁253)
   
   
   在全會閉幕的第二天,還開了一個中央工作會議,劉少奇作了主要發言: “我們中國黨,中國黨中央的領導,毛澤東的領導,是不是最好的領導,最正確的領導?我看是可以這麼說的。”
   
   
   劉說:在蘇共20大以後,我們黨內也有人要在中國也反對個人崇拜,彭德懷同志是有這個意見的,在西樓開會的時候,幾次提議不要唱《東方紅》,反對喊 “毛主席萬歲”,這次又講什麼 “史達林晚年”,什麼沒有“集體領導”,毛主席沒有自我批評,把一切功勞都歸於自己,等等。實際上,20大以後,他就一貫在中國搞反 “個人崇拜”的運動。我想,我是積極地搞 “個人崇拜”的,積極地提高某些個人的威信的。在七大以前,我就宣傳毛澤東同志的威信,在七大的黨章上就寫上以毛澤東思想為指導思想這一條。党要有領袖,領袖就要有威信。劉少奇引用了恩格斯<<論權威>>的文章,恩格斯說了 “革命無疑問就是天下最有權威的東西”,而反對權威的, “要麼是散佈糊塗觀念,要麼是背叛無產階級的事業”。劉少奇說:反對史達林 “個人崇拜”的運動,赫魯雪夫搞這一手,我看也有很多不正確的地方,不應該那樣搞。所以20大以後有人要反對毛澤東同志的 “個人崇拜”,我想是完全不正確的,實際上是對黨,對無產階級事業,對人民事業的一種破壞活動。(同上,頁359-360)特別是他1月27日在七千人大會上講話,竟能夠說:“彭德懷的錯誤不只是寫了那封信,一個政治局委員向中央主席寫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見是不對的,也並不算犯錯誤。”“廬山會議之所以要展開反對彭德懷同志的反黨集團的鬥爭,是由於長期以來彭德懷同志在黨內有一個小集團。他參加了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更主要的不是高崗利用彭德懷,而是彭德懷利用高崗,他們兩個人都有國際背景,他們的反黨活動,同某些外國人在中國搞顛覆活動有關”。因而,“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懷同志不能平反”。”
   
   
   劉少奇順從毛澤東的意圖,極力頌揚個人崇拜,使毛反右傾的陰謀得逞,這就鑄成了一個自掘墳墓的歷史上的大錯,使得個人崇拜,從延安整風、反右派、大躍進、反右傾,四清,直至文化大革命,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達到登峰造極。而這個 “自掘”和 “他掘”的墳墓,埋葬了從國家主席到平頭百姓,成千上億的生命和財產,以及留下慘不忍睹的良知廢墟。
   
   
   在廬山會議上,表現最積極的要數林彪,說彭德懷“這回是來招兵買馬的”,“想當大英雄”,扣在了彭德懷頭上最惡毒的三頂帽子,說他“是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林彪給自己復製了一條後來居上的劉少奇的道路和命運。不過,“數風流人物”,誰又是好東西和下場不“活該”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