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湘灵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陆游这首《书愤》作于1186年,为晚年忆旧之作。“早岁那知世事艰”道出多少无奈。宋开国后,吸取晚唐蕃镇割据的教训,收了将军们的兵权。为防他们造反,采取主要两项政策:一使民、兵分治,分原唐朝宰相之权于中书、枢密两省,大致相当今天美国的State Department和 Defense Department。二使将、兵分属。战争来时,临时抽将主兵,使军队成为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天生侏儒。加上前人石敬塘割去燕云十六州与契丹,失掉北方屏障,宋人时时生活在北方游牧政权铁蹄阴影之下。北朝步步强大,逐渐南移,接著汉化。汉化的结果是僵化,失去游牧军事组织的灵活。由此形成金、辽、宋向南走向,政权组织逐步变弱的情景。最北方金人崛起,南来灭了辽国。接著攻宋,俘虏北宋徽宗、钦宗北归,追杀南宋高宗一度海上逃亡,南宋几无招架之力。最后南宋能保东南半壁实属不易,更遑论收复北方失地。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出生于北宋消亡、南宋初立、中原板荡的多事之秋。两岁时,发生徽宗、钦宗成为俘虏的靖康之变。这国破主辱的阴影,笼罩陆游一生。陆游以光复中原为志向,直至生命尽头,着实难能可贵。
   
   陆游的青壮年时代,正当主和的秦桧为高宗的宰相。陆游原本高中进士第一,排名在秦桧孙子之前,又因陆游主张抗金,遭秦桧忌恨,被除名。1163年孝宗继位,启用主战派,赐陆游同进士出身。几年后,陆游作为抗金名将王炎的幕僚,深入到川陕抗战前线。壮怀激烈的军旅生活,热情鼓荡著诗人的心。“铁马秋风大散关”,正是诗人真实生活写照。大散关位于今宝鸡市南郊,秦岭北麓,向来为川陕咽喉。金国要吞南宋,以出陕攻川为战略。故金、宋在此进行多次生死决战,互有胜负,宋军终占上风,得保四川全境。1131年,吴玠、吴璘兄弟曾大破金兀术于此。“楼船夜雪瓜洲渡”,为当年宋、金两国扬州决战的壮观场面。瓜洲在今扬州南面,长江北岸,与镇江隔江相对。1161年,金废帝完颜亮曾入侵于此。后来辛弃疾过扬州,曾记有“落日塞尘起,胡骑猎清秋。汉家组练十万,列舰耸层楼”词句,回忆当年激战。《高宗本纪》亦记宋水、陆两军于此大胜金兵。
   
    陆游《书愤》的格调,“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与辛弃疾“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同出一辙。陆放翁自许“塞上长城”,同等刘宋大将檀道济。辛弃疾设问“廉颇老矣”,比肩赵国名将廉颇。陆游、辛弃疾几乎同时,陆游大辛弃疾十五岁,比辛弃疾晚死三年。陆、辛两人,同为主战派,在南宋文坛,吹奏出一曲曲激励人心的战歌。
   
   陆游一生,勤奋创作,经历坎坷却安于生活。留诗近万首,活命八十五,可谓高产又高寿。其创作生涯可分三期,46岁以前,存诗200首。46岁 至64岁致仕,存诗2400余首。64岁至85岁,因不及删节,存诗约近6500首。
   
   陆游仕途不畅,时隐时宦。归隐时,效法陶渊明、孟浩然,田园、家居、农家乐,反映出诗人随遇而安、乐观达命的性情。
   
    《游山西村》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此诗作于1167年。3年前,诗人鼓动伐金,不久竟是北伐军兵败符离,主和派回潮。诗人作为替罪羔羊,被罢官回家。田家的古朴生活,给诗人解除无穷烦恼。农人的质朴好客,给诗人留下深刻印象。陆游以深情的笔调,回忆这次出行。
   
   村酒虽浑,却为自酿。家宴虽缺山珍,鸡豚仍可足客。这里山重水复,风景宜人。这里柳暗花明,村无杂尘。萧鼓已经敲响,社戏就要开场。山民古道又热肠。欢乐的场景,邀请朋友来观赏。从今以后,便成熟客。也许夜来敲门,同赏山间月色。
   
   陆游的笔法,刻意模仿孟浩然的《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同样的山青水绿,同样的江南水乡。同样的鸡黍田家,同样的浑酒家酿。
   
   1170年,陆游隐居5年后,在多方奔走下,终于复出,远任四川夔州通判。1171年,入四川宣抚使王炎幕,深入到南郑抗战前线。从军的生活,使诗人眼界大开。北望神州,常有得蜀望陇之想。频频向王炎献计献策。和所有的边塞诗人一样,认为只要战争机器一开,就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但形势比人强。处于守势的南宋,能够阻挡金人进攻已为万幸。吴璘(1100-1166)这样的猛将,临死前都曾上书孝宗,不要轻易出兵。书生陆游的笑谈,也就被人置若罔闻了。
   
   这时期,王炎府幕阶段纵横激荡的战斗生活,大大丰富了诗人的想象空间,为他的创作积累了不可磨灭的素材。归隐后, 经过多年沉淀,当年金戈铁马的生活再一次活跃于诗人笔端。
   
   一年后,王炎返临安,陆游亦去职,军旅之梦结束。陆游怀著失落的心情赴成都新任所。微雨朦胧,路过剑门。心中苦闷,借《剑门道中遇微雨》一 诗,合盘道出。
   
    《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何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迁人骚客,对景神伤。诗人与驴,天生一对。富人骑马,穷人靠腿。唯有文人,居于中间。诗人里的贾岛、词人里的苏轼,落魄时,都有骑驴的故事。当此时,陆游年近半百,功业未就,理想破灭。骑著毛驴,又踏征程。风尘仆仆,前途未卜。酒入愁肠,黯然心伤---难道自身仅止于诗人?难道没有照到我的太阳!
   
   后来,时来运转。范成大(1126-1193)出任四川最高长官。聘陆游为幕僚。因范成大也是著名诗人,陆游与范过往从密,不拘礼节,且沉湎酒色。陆游因此受到同僚非议,并被挂职,逐自号“放翁”。
   
   陆游居川达8年之久。巴山蜀水的灵气,成就了陆游的才华。李白杜甫的遗迹,激发著陆游的才思。文人常落魄,古来多如此。进取无捷路,归隐时不甘。这种心灵的煎熬,陆游从李白诗中讨来灵感。飘逸之情,直追诗仙而来。从这首《登灌口庙东大楼观岷江雪山》,可见一斑。
   
    我生不识柏梁建章之宫殿,安得峨冠侍游宴;
    又不及身在荥阳京索间,擐(音换,穿)甲横戈夜酣战。
    胸中迫隘思远游,溯江来倚旻(音岷)山楼。
    千年雪岭阑边出,万里云涛坐上浮。
   禹迹茫茫始江汉,疏凿功当九州半。
   丈夫生世要如此,赍(音机,持有)志空死能无叹!
   白发萧条吹北风,手持卮(音治,酒器)酒酹(音泪,撒酒祭典)江中。
    姓名未死终磊磊,要与此江东注海。
   
    起始的两长句大势磅礴。理想的翅膀,冲破现实的樊笼。心中的沉闷,火山一般的发喷。
   
   建章宫、柏梁台,汉时武帝建起来。
    气势伟,极奢华,宫中仙山有蓬莱。
    武帝曾登台,豪情满胸怀。
    将军卫青辈,高官一起来。
    宴饮其间联珠句,世间留下柏梁台体诗。
    荥阳古战场,楚、汉生死往。
    三万铁骑破刘邦,力拔山兮楚霸王。
    重温历史日,颇憾不逢时。
    胸中有块垒,寄兴来赏美。
    千年雪山万里云,波澜又起诗人魂。
    ---会稽我故乡,大禹来安葬。
    大禹治水事,儿时已能详。
    空怀壮志啊,岂止是悲伤。
    白发稀疏北风凉,万般无奈祭大江。
    ---壮心不渝生同在,宏愿随江入东海。
   
    1178年,陆游沿江东返。四川归来后,陆游诗名大盛。1187年,《剑南诗稿》于福建严州任所问世,陆游经过精心删节,选诗2500首。
   
   1189年,陆游致仕,回家归隐。与邻里相处愉快,毫无大诗人的架子。有时亲自务农。受祖父影响,陆游懂得医术,用种植的草药,为乡里看病。身虽归隐,心悬朝廷。一些金人真的假的坏消息,往往要诗人激动不已。这时期的诗作反映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豪气。《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作于1192年。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
    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陆游天真地以自己的心态,揣摩北方人民的心理。此时,北宋已亡65年。北人早已归附金国,如同今日海峡两岸草民的归属一样,泾渭分明。如真像陆游想象那样,当地北人箪食壶浆,以迎南师,那也用不著打仗。然而,诗人的可贵之处,正在于此,犹如堂吉珂德的风车大战。
   
    《十一月四日 风雨大作》,作于同年。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轮台,远在今新疆境内。为汉武、盛唐所有,安史乱后既无。何论北宋、南宋。好比今日国人要守边贝加尔湖。但诗人不是政客,做梦不限时空。正因为现实的虚枉,更增添精神上的向往。此诗成为鼓舞仁人志士战斗的无穷力量。
   
   陆游仕途如此多艰,个人生活亦是痛苦万分。陆游与唐琬的幸福婚姻,被陆母无情拆散。几年后,陆游与唐琬在沈园偶遇,陆游题壁《钗头凤》一词,成流传不朽之作。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古代的婚姻,对于男人,只是部份,而对于女人,竟是全部。陆游还有事业,唐琬不会。“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会面不久,唐琬郁郁而终。这次相遇,成为诱因。这成为陆游终身的长痛。直到死前一年,仍然有诗怀念,不能释怀。作于1199年的《沈园 其一》,较它诗著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