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湘灵
   
    “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云)这也不是江水,(唱)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关汉卿这首《关大王单刀赴会》里的唱词,显然脱胎于苏轼词《念奴娇•赤壁怀古》---“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但加入“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后,不禁使人血脉喷张,关大王的英雄豪迈之气,跃然而出。

   
    关汉卿所处时代,正是蒙古人统治中原的初期。和其他少数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一样,一方面改习汉制,一方面仇视汉人,非常矛盾。蒙古人为统治方便,将帝国内的臣民分为三六九等,儒居其九,成为“臭老九”的源头。同时,中断科举取士的汉文化传统,在蒙古达鲁花赤的监管下,以色目人(阿拉伯人)执行国家机器运转。汉人的儒生断了前途,被迫流落民间生色场所,混口饭吃。
   
    蒙元以前,文学主要形式为士大夫的诗词歌赋,其作者作为士大夫,生平大多载于史传。这一传统,从蒙元开始不传。一是蒙元贵族传习汉文需要一个准备阶段,二是汉文人无有功名,不入史册。这就造成元文学家生平难考。关汉卿不能例外。我们只能从其作品上推测他大概生于1229年-1241年,卒于1300年前后,籍贯说法不一,一说为元大都人。
   
    因为中断科举,汉文人的文化走向亦需寻找新的出路。这就造成元杂剧的兴起。文学形式由说书人的代言,过度到角色的直述,便有了戏剧的产生。戏剧产生何时,没有定论,一般认为起源于祭鬼,如傩祭。但杂剧兴于元朝,却是共识。
   
    古代的中国,是指中原之国,只是个地理概念。主要指黄河流域。四周民族不断问鼎中原,在自身被中原文化同化的同时,又为这同化文化输入新的血液。中原像是大海,四周像是源流,大海不断扩大,源流不断开拓。历史流到今天,今日的汉人,已不同于昨日的汉人,今日的中国文化,已不同于昨日的中国文化。无论从血源,还是文化,都在不断融合、演化。
   
    元杂剧的兴起和蒙古人的说唱艺术流入中原有很大关联。如倒喇舞的流行。倒喇舞为蒙古人的综合表演艺术,包括了歌曲、舞蹈、乐器、插科打诨等,已有了戏剧的初步形式。蒙古军队带有随军女伎四处扩张,横跨欧亚。文化随著军队,传播到天涯海角。如同二战后,美国文化,跟随美国大兵向全球扩张一样。
   
    文化融合的过程是痛苦的。如同光在两个不同介质传播的情况,产生光折射和光反射。文化传播亦有折射和反射。尤其蒙古人以少兵临大国,采取屠城等恐怖手段,甚至将城市踏平,变成牧场,便于蒙古马的驰骋。这无疑加重了汉人的反抗。汉人知识精英的反抗,就是创作伟大的作品。关汉卿的《关大王单刀赴会》,借用往日汉民族英雄关羽的豪迈英气,鼓舞今天汉民族仁人志士的志气。关汉卿的《窦娥冤》,将民族压迫下草民阶层的血海深冤,无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激发人民的反抗。这就是关汉卿的伟大之处。
   
    元杂剧融合宋、金杂剧的成果,在帝国蒙古统治阶层的支持下,飞速发展,成为一崭新文学形式。元杂剧一般为四折加一个楔子构成。楔子像个引子,为正戏前的小段,为凑齐剧场观众做准备。剧的表现形式为唱、白(道白)、科(动作)。剧中角色,旦(女角)、末(男角)、净(笑星)、杂(配角)。角色上、下场分走不同出口,所谓走过场,为中国戏剧独创,与西方戏剧不同。
   
    关汉卿创作勤奋,据元末成书的《录鬼簿》记载,关汉卿创作剧本63个。今存17个,其中全本12个,其余为残本。关汉卿像后世英伦的莎士比亚,不仅仅是剧作家,而且自己粉墨登场。英伦伊丽萨白时代的开疆扩土,伴随著莎士比亚的产生。同样,忽必烈汗的蒙元帝国,催生了关汉卿。因为蒙帝国和英帝国都是历史上最大疆域的帝国,元大都和英伦敦成为世界舞台的中心。在这个世界舞台的中心,各种文化的交流,各种势力的磨合与冲突,交杂起来,纵横激荡。这就需要一个伟大剧作上演,需要一个伟大作家来完成这一使命,关汉卿和莎士比亚应时而生。《窦娥冤》和《哈姆雷特》成为伟大帝国中心舞台上演的不朽剧,垂名万世。当元世祖盛时,全国人口已达六千四百多万,俨然为超级大国。大量的人口消费,为戏剧舞台提供了广阔空间。
   
    《窦娥冤》的剧情并不复杂。出场人物,主要为六人:窦娥,婆婆、赛卢医、张驴儿父子、昏官太守桃杌。窦娥一出场,便饱含悲剧色彩。三岁遭母丧,七岁遭父弃。父为穷苦的书生,为赶考筹资,将七岁的窦娥卖为童养媳。从此,窦娥小小年纪,成为半仆半主的劳力。更可怜的是:成婚不到两年,丈夫病亡。窦娥与婆婆,两个寡妇,相依为命。窦娥的婆婆,靠放高利贷为生。高利贷为色目人带到中原的恶习,耶律楚材为窝阔台汗相时,曾力止。忽必烈汗以色目人为相时,此风又帜。婆婆既是生活中的被压迫者,又挣扎著去压迫别人。先是乘窦父之危,还贷不能,收窦娥为媳。继尔,放高利贷又盘剥他人。终于尝到苦果。婆婆向赛卢医讨债,几被勒死。恰好无赖张驴儿父子经过,婆婆才得以幸免。张驴儿父子以救命恩人的身份,要霸占窦娥婆媳,登堂入室,冠冕堂皇地入住。婆婆被逼同意这无理要求,但遭到倔强的窦娥反对。窦娥从逆来顺受,变为向命运挑战。张驴儿耍出流氓手段,以告官相威胁,从赛卢医处讨来砒霜,想将婆婆毒死,逼窦娥就范。但阴错阳差,反尔将自己父亲毒死。张驴儿嫁祸窦娥,逼窦娥私了,被窦娥严词拒绝。窦娥天真地认为官府可还其清白,要求公断。从此步步走向毁灭。
   
    昏官太守,见民来告,心里的第一反应----反跪上告。货上门了,银子来了,十分滑稽。官场成了商场。戏刚出场,已知下场。善良的窦娥,为不牵连年迈的婆婆受刑,被屈打成招,宁可就死,也不就范,以生命维护做人的最后尊严。
   
    刑前,窦娥向封建礼法的最高代表----天地,进行无情的控诉。
   
    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著生死权。
    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
    地也,你不分好歹难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哎,只落得两泪涟涟。(【[正宫]滚绣球】)
   
    接著,窦娥立下三个毒誓,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血溅白练。二)六月飞雪。三)三年大旱。随著剧情,毒誓一一展开。先是彤云密布,下起六月雪。行刑后,窦娥的血飞溅白练而不落地。以实际行动向天地做最后反抗。再下来,楚州大旱三年,对这苦难的人世进行惩罚。
   
    窦娥的形象,从此成为不屈反抗强暴的代名词。《窦娥冤》的悲剧历代上演不衰,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舞台下。曾有人回忆北京大学的才女右派林昭。林昭被划为右派后,一直反抗,直至入狱,文革中被处死。狱中的林昭,袭一用床单缝制的白衣,长长的黑发,系一长长的白绦,上书一大大的冤字,完全一个舞台下的《窦娥冤》。现实里的林昭命运不及舞台上的窦娥。经过二十多年,林昭的冤案才得羞羞答答的了结,林昭的亲人依然战战兢兢生活在阴影之下。悲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