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青山依旧在]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山依旧在

  湘灵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杨慎(1488--1559)的这首《临江仙》,本是为其所著的《二十一史》弹词第三章《说秦汉》的开场词,被毛纶、毛宗岗父子在改编《三国演义》时,借来用做开篇词,却有天衣无缝之妙。
   
    《三国演义》由史书《三国志》演义而来,故又称为《三国志通俗演义》。《三国志》由西晋史家陈寿(233-297)完成。又由南朝史家裴松之(372-451)旁征博引,引许多杂书作为注释。叙述由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到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九十七年的中国史。百年战乱,百年兴衰。“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兴亡之道,因于人事。消长之路,因用贤愚。得贤才,天下兴,亲奸党,家国亡。当事者不察,而后人察之,当事者不明,而后人明之。读史使来者事后分明。每一读者都成为事后诸葛,好生惬意!这也就成为历史吸引人的地方。
   
    三国的历史,英雄辈出,各方为争夺天下,绞尽脑汁。胡适之在《三国演义•序》一文,指出三国故事流行原因,颇为中肯。胡适在分析中国七个分裂时期后,抛开有胡、夏嫌疑之争的南北朝、宋金对峙,剩下春秋战国、楚汉、三国、隋唐、五代十国。春秋战国因时代久远,资料偏少。楚汉、隋唐分裂时间太短,故事不够热闹。五代十国人物过于复杂。而三国人物、情节,相对易记,加上陈寿的记史,裴松之的作注,丰富翔实的史料,故此,成为演义家绝好的选材,三国故事在民间广泛流传。
   
    裴松之注中引《曹瞒传》,出自三国吴人之手。所记曹操故事,颇为风趣,引人入胜,已有小说家笔意。注引《江表传》出于西晋虞溥之手,所记孙吴旧事,多为史家不屑于顾的详尽见微之趣闻。而所引干宝的《搜神记》,更被后人归之为小说类。这些情节,无疑为《三国演义》的形成提供多家佐料,剩下只是后辈作家的眼光和取舍。颇像日本电影《罗生门》,同一事件,不同人有不同人解读。
   
    三国故事经过五百年演义后,由一位高手罗贯中集大成为《三国志通俗演义》一书。罗之后,又有零星变化,现流行版本为毛纶、毛宗岗父子最后改定。
   
    《三国演义》正是基于《三国志》的事实,而加演义,为增添戏剧效果,或添枝、或加叶、或张冠李戴,此皆为作品人物描写之需要。如将正史中刘备怒杖督邮变成小说“张飞怒鞭督邮”,正史中孙坚杀死华雄变成小说“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为突出正史的刘备与关羽、张飞的亲密关系,小说中添加“桃园三结义”一节。为突出正史中的虎将关羽,小说添加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的情节。为说明吕布英雄,小说添加“虎牢关三英战吕布”一节。为说明董、吕之间残杀原因,小说添加王允用美人貂蝉离间董卓、吕布一节。所有这些,全为文学铺垫,为小说增添色彩服务。因为正史确记董卓为王允、吕布所杀。正史确记关羽为曹操俘获,后又不避艰险寻找刘备的事迹。小说虚构情节的加入,使正史人物更加鲜明突出,不像史书,人物记录缺少生动,个个像道德符号。小说中有时竟大段节录正史《三国志》。如孙策临死传位孙权。《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呼权佩以印绶,谓曰:‘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三国演义》第29回写孙策“乃取印绶与孙权曰:‘若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使各尽力以保江东,我不如卿。卿宜念父兄创业之艰难,善自图之!’”。因此,正因为小说中的这种虚虚实实,给许多后来之人,造成错觉,误将《三国演义》作正史,因而忘记小说戏说之谈,这也是《三国演义》成功的地方,戏说压倒正说,野史颠倒正史。
   
    《三国演义》对《三国志》最大颠倒是将刘备偏安的蜀汉作为正统,而将雄居中原、人口最多、版图最大、人才辈出的曹魏,归于叛逆。此观点最早源于东晋史家习凿齿(328-413)的《汉晋春秋》。基于此点,《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所采史料,偏颇明显,史料不足之处,又以演义发挥。如曹操杀吕伯奢一节,曹操杀杨修一节,假假真真,真假全有。无非凸现曹操“奸诈”一面。如采用《汉晋春秋》之说,极利诋毁东吴周瑜、鲁肃。无非认为周瑜、鲁肃在汉室未亡之际,谋佐孙氏,分裂天下。其实,客观评述,当世之时,曹操、孙权、刘备三人,又有谁忠于汉室?只不过刘备姓刘而已,才成正统。鲁肃见孙权,使孙权完成称霸江东战略。曹操南来,鲁肃力排众议,说服孙权抗曹。赤壁之战胜利后,鲁肃又力劝孙权借荆州之地与刘备,以抗曹操。终使刘备有立锥之地,为其入川奠定基础。此与诸葛孔明三分之计殊途而同归。诸葛英雄,鲁肃亦豪杰矣!然在刘氏正统的成见之下,诸葛升天,鲁肃入地,诚不公也!
   
    罗贯中(约1330—约1400)名本,字贯中,号湖海散人。元末明初著名小说家、戏曲家。事迹淹没不可知。据明人无名氏《录鬼簿续编》,该文作者在至正甲辰(1364年)曾见过罗贯中,且为罗贯中忘年之交。由此可以判断罗贯中活动时代为元末明初。当时的乱象,各路豪杰蜂起,情形颇似东汉末年。有战争便思将士,“得人者得天下”,罗贯中借《三国演义》一书,对此论尤其着重发挥,远甚于正史的《三国志》。如《《三国志•周瑜鲁肃吕蒙传》写孙权见鲁肃一节,“权即见肃,与语甚悦之。众宾罢退,肃亦辞出,乃独引肃还,合榻对饮。因密议曰:‘今汉室倾危,四方云扰,孤承父兄余业,思有桓、文之功。君既惠顾,何以佐之?’。《三国演义》将正史改动数字:“肃从其言,遂同周瑜来见孙权。权甚敬之,与之谈论,终日不倦。一日,众官皆散,权留鲁肃共饮,至晚同榻抵足而卧。夜半,权问肃曰:‘方今汉室倾危,四方纷扰;孤承父兄余业,思为桓、文之事,君将何以教我?’”。“悦之” 升成“敬之”,“合榻对饮”改为“同榻抵足而卧”,“何以佐之”变为“君将何以教我”,““悦” 升“敬”,“佐”迁“教”,一字之差,意思相差千里。“佐”者,辅臣,“教”者,帝师。岂可同日而语!凭三寸舌为帝王师,筹帷幄中而天下平,此难道不是乱世之下不遇明主的才子罗贯中所想?士择明主、主思能臣,在刘备、诸葛亮的君臣关系上最能体现。罗贯中抓住此点,居于史实,在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舌战群儒、周公瑾火烧赤壁等章节,做足文章,真乃大家风范,小说楷模。
   
    《三国志•诸葛亮传》记,因为徐庶推荐,“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仅此数言。来到小书家笔下,竟成为长达六千余字长篇。诸葛亮的《隆中对》乃名垂千古的妙计,如不经心诚志坚之途而轻易许人,不足弥珍贵。刘备不“三次枉屈”,不足显赤诚。作家正是抓住“珍贵赤诚”之意,大做文章。得之不易,惜之亦坚。合于常理。
   
    刘备一顾,足未出门,听报一人“峨冠博带,道貌非常”来见。刘备大喜过望,以为诸葛亮亲至。刘备整衣出迎,乃熟客司马徽。通过司马徽之口道出崔州平、石广元、孟公威、徐元直等名士,皆诸葛亮密友。诸葛亮独出其右,每自比管仲、乐毅。关羽、张飞惊叹,司马徽又道“可比兴周八百年之姜子牙、旺汉四百年之张子房也”。逐促使刘备一顾茅庐。路上,又听人歌“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观世界如观棋局,真乃“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出此意境,非卧龙莫属。问之,果然。刘备再见诸葛亮住处卧龙冈,“果然清景异常”。作者意犹未尽,又加古诗一首,赞叹卧龙冈风水。“襄阳城西二十里,一带高冈枕流水;高冈屈曲压云根,流水潺湲飞石髓;势若困龙石上蟠,形如单凤松阴里;柴门半掩闭茅庐,中有高人卧不起。修竹交加列翠屏,四时篱落野花馨;床头堆积皆黄卷,座上往来无白丁;叩户苍猿时献果,守门老鹤夜听经;囊里名琴藏古锦,壁间宝剑挂七星。庐中先生独幽雅,闲来亲自勤耕稼:专待春雷惊梦回,一声长啸安天下”。刘备来到宅前,通过门前小童,报上一堆官名“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小童一句“我记不得许多名字”加与回绝。世俗之物,在此不起作用。潜移默化之下,连门童也如此清雅,岂非人间仙境。孔明不在,刘备扑空。回程,刘备依依不舍,对冈上景色,又做一番观察。“果然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俨然有刘禹锡《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之意。刘备正犹豫间,望见一人“容貌轩昂,丰姿俊爽”,以为孔明降至,急忙做揖以待。问之,孔明友崔州平来也!刘备盛情邀崔州平入幕,被崔婉拒。
   
    刘备二顾,却是冬天。“天气严寒,彤云密布”,纷纷扬扬,下起大雪。张飞生出退意。被刘备阻止。将近茅舍,却听路旁酒店有人引亢高歌。作者故意改动李白的《梁甫吟》“壮士功名尚未成,呜呼久不遇阳春!君不见东海老叟辞荆榛,石桥壮士谁能伸?广施三百六十钧,风雅遂与文王亲;八百诸侯不期会,黄鱼负舟涉孟津;牧野一战血流杵,朝歌一旦诛纣君。又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揖山中隆准公;高谈王霸惊人耳,二女濯足何贤逢;入关驰骋夸雄辨,指麾众将如转蓬。东下齐城七十二,天下无人能继踪。二人功迹尚如此,至今谁肯论英雄”。诗中引述姜太公垂钓渭水得遇周文王,后佐周武王灭商事迹。汉高祖礼贤下士,重用狂生郦食其。郦食其凭三寸之舌,说服齐七十二城归汉故事。再次强调文士治乱之谋远胜武夫制暴之勇。刘备趋前一问,歌者二人,为孔明友人石广元、孟公威。通过作者巧妙安排,正史记载的诸葛亮的密友全部出现。而“卧龙”却仍未现身。卧龙仍然深藏不露,刘备胃口已经吊足。来到堂前,刘备终可入门,一幅字画先入眼帘“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此句原本出自诸葛亮写给儿子的家训。小说作者加以剪裁,用在此处,恰到自然。接下,听到歌声:“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歌中依然表达贤士择明主而依的情操。刘备等到歌毕,趋前施礼,又认错人。歌者为诸葛均,与诸葛亮差一字。诸葛亮外游未归,“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用句颇为模仿陶潜《归去来辞》中“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刘备又扑空,只得留书一封,连杯茶亦不得,悻悻而归,张飞愤怒。回程,远见一人,狐裘暖帽,“骑着一驴,后随一青衣小童,携一葫芦酒”,踏雪赏梅,吟诗而来。刘备“滚鞍下马,向前施礼”,又拜错了。来人为诸葛亮岳父黄承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